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暗处的凶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大变。

    有毒!

    德川樱子美眸中闪烁着惊恐之色,当场就惊呼了一声。

    刀无垢暗自运功,发现真气在体内畅行无阻,自己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只见周大忠的脸色由红润转为铁青,又由铁青转为惨白,最后由惨白变为乌黑色,嘴角都渗出了黑色的污血。

    中毒,而且还是剧毒。

    周大忠左手捂着肚子,满脸的痛苦之色,双眼中充满了怨恨,右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张追风,惊怒交加的说道:“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刀无垢连忙开口说道:“先别说话,快运功护住心脉,说不定还有救。”

    周大忠凄惨的说道:“没用的......”

    话音未绝,人往前一扑,顿时气绝身亡。

    “爹,爹,你快醒醒。”宝儿摇着周大忠的尸体,眼泪横流,伤心的模样令人心碎。

    听到宝儿悲伤的哭泣声,老婆婆和老头跑了过来,见周大忠横尸火堆旁,看了一眼现场,两个老人也是大惊失色,吓的浑身颤抖个不停,好像在打摆子一样。

    张追风的脸早已吓的惨白,惊魂未定的说道:“我没有下毒。”

    除了宝儿外,在场的五人都喝了酒,要是酒中有毒的话,不会只有周大忠一人中毒。

    既然毒不是下在酒中,那么就可能是下在菜中,但是三碟小菜大家都吃了,唯独只有周大忠中毒,其他人都好好的,实在是说不过去。

    毒到底是下在哪里?

    为什么偏偏只有周大忠一个人会中毒?

    总不可能是周大忠自己毒死的自己,诡异,实在是诡异至极,令人感到一阵不安,在场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樱子,将发簪借我一用。”刀无垢沉声说道。

    德川樱子的发簪是一根白银发簪。

    刀无垢拿着发簪在酒中一试,银簪没有一点变化,显然酒中是没有毒的,接着又在每一道菜中都试了一遍,银簪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样的结果,令人感到惊讶又觉得理所当然。

    宝儿早已哭的声音都嘶哑了,年纪轻轻的就失去了父亲,对宝儿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想到宝儿以后的日子,大家都感到一阵痛心。

    周大忠为人豪爽,又很会说话,能给人带来欢声笑语,可惜这样的一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中毒死了,死在张追风的面前,让张追风也很难受。

    更令张追风难受的是,周大忠死前还冤枉他。

    被人冤枉有时候是最可怕的一种毒,这种毒虽然不能立刻致人死亡,但是却时时刻刻折磨着人的心身,简直令人生不如死。

    张追风现在深有体会,他恨那个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他,也恨周大忠为什么要冤枉自己,此时此刻,张追风满脸恍惚,嘴里一个劲的呢喃自语道:“我没有下毒,毒不是我下的......”

    刀无垢也相信毒绝对不会是张追风下的,张追风没有下毒杀人的动机,他不是疯子,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杀人。

    凶手为什么要毒杀周大

    忠?

    他的动机是什么?

    周大忠死前为什么要冤枉张追风?

    这些疑问好像是一团乱麻,不理还好,越理越乱。

    虽然不知道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但是下毒的人,刀无垢心中有数。

    在场的人包括死者周大忠一共才八个人,刀无垢四人是不会下毒的,周大忠也不可能下毒害自己,宝儿一个十岁大的孩子更不会毒害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毒的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

    刀无垢盯着两个老人,冷冷的说道:“两位为何要下毒害人?”

    老头战战兢兢的说道:“老朽世代住在这尹家村,与他素不相识,和他更是无冤无仇,实在是没有要下毒害人的理由,好汉不要冤枉老朽。”

    这番话说的极为有理,让刀无垢无言以对,周大忠是来借宿的,之前和两位老人根本就不认识,两位老人确实也没有要毒杀周大忠的动机。

    难道下毒的人真的不是两个老人?若不是他们的话,下毒的人到底是谁?刀无垢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一时间,愣在原地沉思了起来。

    德川樱子黛眉微蹙,不满的说道:“照你这样说,是咱们下的毒咯?”

    老头苦着一张脸,小心的说道:“姑娘莫要误会,老朽也没有说下毒的是你们啊。”

    “下毒的人既不是你们,也不是我们,难道见鬼了不成?”德川樱子没声好气的说道,顿了顿,德川樱子接着说道:“总不可能是他自己服毒自杀吧?”

    老婆婆结结巴巴的说道:“会不会他......他根本......本就不是中......中毒死的?”

    德川樱子美眸一瞪,冷声说道:“不是中毒?你当咱们是瞎子吗?”

    刀无垢脑海中陡然闪过一道亮光。

    周大忠死的太离奇了,虽然看上去是中毒身死的模样,但是大家都没有去确定周大忠是不是真的是中毒死的。

    要知道,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相。

    刀无垢走到周大忠的尸体前,蹲下身子准备检查周大忠的尸体。

    宝儿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刀无垢,哭哭啼啼的说道:“别碰我爹爹,你们都不是好人。”

    刀无垢一愣,看着尸体前方不远处的一滩黑血。

    这是周大忠喷出来的毒血,由于是在冬天,毒血喷在离火堆较远的位置,此时毒血还没有干。

    刀无垢将银簪往沾有毒血的地面上一点,银簪转眼变的乌黑。

    由此可见,周大忠确实是中毒死的。

    刀无垢感觉太不可思议了,和自己刚才想的完全相反,开口说道:“各位看到了吧,他是中毒而死,这一点大家不用怀疑了。”

    黑牙一声不吭的坐着,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看得出来,他也很好奇,目光时不时的在每个人的身上不断扫过。

    德川樱子盯着两个老人,说道:“说......你们为什么要毒死他?”

    老头似乎豁出去了,身子也不颤抖了,大声说道:“姑娘,你别含血喷人,要说下毒的话,在场的人都有嫌疑,老朽还说下毒的人是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