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横生变故
    老婆婆深邃的目光在刀无垢几人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最后看着刀无垢笑道:“这位公子长得器宇轩昂,乃人中龙凤,咱们这小村子好久都没有来像公子这样神采的人物了。”

    刀无垢施了一礼,说道:“老人家谬赞。”

    “老婆子虽然是要入土的人了,但是眼睛亮着了。”老婆婆笑道:“人老了,就喜欢唠叨,几位随老婆子进来吧。”

    领着刀无垢四人来到正堂,屋里面热浪翻滚,和外面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地上果真生有一堆火,火堆旁坐着一个驼背老者,老者穿着一身洗的快发白的灰布袄子。

    老婆婆一进房间,冲着老头子大喊道:“老头子,快去拿酒出来,家里来客人啦。”

    “好,好。”老头连声说好,站起身子走向里屋。

    “几位随便坐,老婆子去给几位准备点下酒菜。”老婆婆倒是显得蛮热情。

    山里人本就淳朴好客,几人各自搬来凳子坐在火堆旁,舒服的伸展着腰肢。

    刀无垢嗅了嗅,脸色微微一变。

    女人心细,德川樱子看到了刀无垢脸上的变化,开口说道:“怎么啦?”

    “好像有股血腥味,你们没有闻到吗?”刀无垢低声说道。

    三人闻言,连忙皱着鼻子嗅了嗅,房间里面还真有一股血腥味。

    三人不禁面面相觑,而且血腥味越来越刺鼻,这个时候,后院响起一阵砰砰砰的闷响,好像是有人在拿刀剁肉的声音。

    “我去看看。”德川樱子说着转身走向后院。

    黑牙一声不吭的跟了过去。

    原来老头在后院的地窖中取了半边羊肉出来,而且羊肉新鲜的很,似乎是在白天的时候宰的,上面还有股浓郁的血腥味。

    只听见老头的声音陡然响起:“这地方冷,你们俩过来做什么?快回去烤火,小伙子,顺便把这坛酒拿去热一热,等下好暖暖身子。”

    后面那两句话显然是对黑牙说的。

    德川樱子满脸笑意的走了回来,黑牙的手中多了一坛酒。

    刚坐下,德川樱子终于忍不住了,“噗嗤”一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刀无垢虽然没有出去看,但是稍微一想,似乎也明白了过来,自己都觉的好笑。

    德川樱子故意讥笑道:“不管走到哪里,别人一说起刀公子的名字,还没有不变色的,今天小女子总算长见识了,原来刀公子的胆子竟然这般大,咯咯......”

    说着,还故意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

    刀无垢笑道:“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在江湖上行走,小心点不会错。”

    德川樱子得意极了,笑的花枝乱颤,说道:“是,是,刀公子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

    刀无垢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傻子,要不然怎么会和一个女人去争辩。

    男人若是和女人去争辩,无疑是自讨苦吃,她们能把没有道理的事情说的极为的有道理,你还不能不服气,若不然,她们总能变着法子让你服气。

    最后,你就会发现女人的话就是“道理”,尤其是漂亮女人的话更是所谓的“至理名言”。

    刀无垢闭上了嘴巴,不去和德川樱子争论。

    “你怎么不说话啦?”德川樱子说道。

    刀无垢说道:“累。”

    德川樱子自讨没趣,恨恨的瞪了刀无垢一眼,但是心中却有点小得意。

    别看老婆婆年纪大了,但是做起饭菜来倒是挺麻利。

    此时,端着三碟小菜走过来,说道:“你们先将就下,等下老婆子给你们炖羊肉汤。”

    四人纷纷道了句谢。

    突然,外面响起一道粗犷的声音。

    “有人在家吗?”

    房间里的人都为之一愣,想不到还有人来投宿。

    “来啦,来啦。”老婆婆一边应着一边拿着拐杖走了出去。

    没有多久,老婆婆领着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和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见房间里坐着好几个人,明显愣了愣,说道:“老人家好福气。”中年男子显然把刀无垢四人误认为了老婆婆的家人。

    老婆婆笑的合不拢嘴,说道:“老婆子要是有这样的福气就好咯,他们和你一样,都是来投宿的。”

    中年男子“哦”了一声,说道:“这样啊。”

    老婆婆说道:“咱们尹家村地处偏僻,离最近的镇子都有好几十里的路,时常有南来北往的人在咱们尹家村借宿,咱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叹了口气,老婆婆接着说道:“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能帮就帮衬点。”

    “老人家倒是菩萨心肠。”中年人是个自来熟,看着刀无垢四人,说道:“在下周大忠,这是犬子宝儿,不知四位高姓大名?”

    周大忠一身江湖豪客的装扮,刀无垢四人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追风长的其貌不扬,但是为人却极为的豪爽,当下开口说道:“在下张追风见过周兄,这三位......”

    一路上很少说话的黑牙此时却突然开口说道:“我不认识你。”

    黑牙如此一说只不过是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而已。

    张追风尴尬了。

    德川樱子白了黑牙一眼,说道:“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周大忠说道:“周某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哩。”

    宝儿和他爸周大忠一样,一点也不认生,笑道:“你叫追风,难道你真的能追得上风?”

    一屋子的人听的一愣,原本尴尬的气氛也缓和了下来,德川樱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追风轻功之高,说能追风也不为过,但是对于一个小孩的话,张追风也只能讪讪一笑。

    “宝儿,不得无礼。”周大忠歉意的说道:“犬子无知,还望张兄弟莫要见怪。”随后板着脸对宝儿说道:“还不快给张叔叔道歉。”

    张追风笑道:“不用,童言无忌。”

    宝儿立马接口说道:“你看,不是我不道歉,是他自己不要宝儿道歉,不能怪宝儿。”

    周大忠无奈的说道:“都是兄弟平时疏于管教,让大家见笑啦。”

    说话间,老头子提着好几斤羊肉走了进来,说道:“老太婆,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做汤。”

    “来了,来了。”老婆婆看着众人满脸笑意的说道:“老婆子给几位煮羊肉汤去。”

    此时,黑牙从酒坛中倒出的半坛的酒已经热好,张追风又舀出来五杯。

    几人烤着火,喝着小酒,张追风和周大忠两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好不快活。

    突然,周大忠面色大变,一口黑血“噗”的一下喷了出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