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老牛吃嫩草
    “铁掌神剑”张不平说道:“这些人剑法诡异,长剑指东打西,令人防不胜防,这家百花楼就是他们的一个落脚点,至于这些人的身份张某之前也不清楚,直到昨日申时在天龙山下偶遇到赫连大哥,见赫连大哥好像受制于人,趁他们疏忽的时候,张某将赫连大哥救了出来。“

    ”一番交谈下来,张某才知道他们的身份,更令人惊讶的是追杀赫连大哥的人竟然和追杀张某的人是同一伙人。”

    其实在张不平说出这伙人的剑法诡异之处后,刀无垢知道了追杀两人的是同一伙人。

    若是说这伙神秘剑客追杀赫连问情是为了拿回海图,追杀张不平又是为了什么?

    刀无垢沉思了一会,说道:“照张大侠所言,难道这伙神秘剑客是极乐岛主的人?”

    张不平说道:“就算不是,张某相信他们之间也必定有某种联系。”

    赫连问情沉声说道:“极乐岛主布局二十年,终于按捺不住要出手了。”

    张不平接口说道:“只要咱们今晚擒住那伙神秘剑客,定能打探出极乐岛主的真实身份,到时候,昭告武林,定让极乐岛主万劫不复。”

    赫连问情也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

    武林中无人知道极乐岛主的真实身份,若是让他们打探出来,确实也值得得意一番。

    刀无垢叹气说道:“只怕让两位失望了。”

    听刀无垢如此一说,两人心中陡然一惊,暗自戒备的看着刀无垢。

    刀无垢见两人戒备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说道:“我是说咱们就算将这伙神秘剑客擒住,也问不出有用的消息。”

    张不平尴尬的笑了笑,不解的说道:“为何?”

    “因为不久前刀某擒拿住了那日追杀赫连大哥的年轻剑客,最后他服毒自绝了,而且他口中藏的是化骨丹,死后全身化为一滩脓水,连一点线索都不会留下。”刀无垢说道。

    赫连问情和张不平听的面面相觑。

    张不平郁闷的说道:“还有这事?”

    刀无垢叹道:“对手之狡猾、狠毒,实乃平生仅见。”

    赫连问情说道:“既然捉又捉不得,咱们何不来一招“打草惊蛇”?”

    张不平和刀无垢一愣,有人欢喜有人愁。

    张不平欢喜的说道:“赫连大哥言之有理,咱们端了他这处落脚点,故意放走为首的几人,然后小弟一路暗中跟踪他们,总能找到幕后的主使者。”

    刀无垢说道:“咱们才三个人,里面人多,何况还有机关暗道,若是让姓赵的趁乱溜走,想要跟踪他只怕不是那么容易了。”

    张不平说道:“那怎么办?”

    刀无垢心有不解,说道:“既然咱们有去极乐岛的海图,何必这样费劲?”

    赫连问情苦笑道:“刀老弟有所不知,那海图根本就看不懂,为今之计,只有这样。”

    刀无垢说道:“既然这样,小弟先进去把姓赵的盯牢,然后张大侠放火烧了这家青楼,端了他们的老窝,到时候也不至于让姓赵的趁乱溜走。”

    说话

    间,远处有几道人影在夜色中穿梭,没有多久就到了附近。

    三人顿时止住声音。

    借着月色看去,来人是陈如花等黄泉宗的弟子。

    赫连问情悄声说道:“我去引开他们。”

    临走之际,赫连问情说道:“刀老弟,咱们以后见面先对个接头暗号,暗号是“客从何处来,我往海上去”,记住。”

    话音未绝,赫连问情一个掠身已经出了拐角,迎着陈如花走了过去。

    赫连问情一伙人刚走,刀无垢和张不平商量了一会,刀无垢将衣服反穿,两人溜进了百花楼。

    两人都是顶尖高手,轻功之高,也属顶尖之流,两人在百花楼中穿梭,悄无声息。

    此时已经到了寅时四刻,何况之前刀无垢他们一闹,百花楼的生意比平常要冷淡了许多。

    除了大厅灯火通明外,楼上才几个房间还亮着灯。

    刀无垢刚飞身上楼,就听见好几间房里响起一阵女子娇媚的喘息声和男子低沉的声音,至于他们在里面在做什么事情已不言而喻。

    自己好歹也是江湖榜上鼎鼎有名的高手,若是被人看到自己在青楼偷看别人亲热,传出去只怕会成为江湖上的笑柄,一念及此,刀无垢连忙拿出一方手巾将脸蒙住,一个掠身,上了屋顶。

    一连偷看了好几个房间,都没有看到赵志的身影。

    正当刀无垢郁闷之际,一句“好宝贝”突然传进刀无垢的耳中,刀无垢听出了是赵志的声音,精神一振,轻手轻脚的来到了赵志所在的房间外。

    双脚勾住屋檐,施展了一个“倒卷珠帘”的身法,食指上沾了点口水点破窗纸,眼睛朝里面看去。

    俗话说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这一看,差点把刀无垢惊的从屋檐上掉了下来。

    只见赵志搂着老鸨,两人浑身上下皆是不着一缕。

    要知道老鸨已有五十来岁,当赵志的娘都有些嫌大,她和赵志在一起可以说得上是老牛吃嫩草,赵志不但不嫌弃,还格外的亲热。

    刀无垢看的有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就在刀无垢准备吓一吓赵志的时候,只听老鸨娇声说道:“小冤家,今天刀无垢都欺负到奴家头上了,你也不给奴家出气。”

    老鸨说着拿起赵志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媚声说道:“你摸摸看,奴家的心都碎了。”

    刀无垢忍不住浑身都机伶伶的打了个冷颤,好奇的偷听了起来。

    赵志放荡的笑了笑,说道:“小宝贝,乖,刀无垢在咱们眼中算个屁,但是如今时机不对,你也不是不知道,最近令主吩咐咱们不要遭惹别人,全力查找极乐岛主的身份,所以呀,这口气你先忍一忍,等对付完了极乐岛主,咱们再对付刀无垢,到时候,让他给你**指头。”

    老鸨娇媚的说道:“不,奴家要他舔这里。”

    “这里我来。”赵志笑嘻嘻的说道。

    两人可谓是无耻到了极点,刀无垢看不下去了,也听不下去了,故作阴阳怪气的笑道:“纵然春光无限好,无耻老牛吃嫩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