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天下第一巧匠
    刚挡下一波暗器,正是一个人松懈的时候,谁会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一柄剑飞过来?

    若是换了别人还真有可能着道。

    刀无垢冷哼一声,断魂刀一挑,将钢剑击落在地。

    两人在原地休息了片刻,见没有了动静,这才接着朝前走去。

    朝前走了百十步,地道前方的黑暗中隐约有一道人影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刀无垢提着油灯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见伏在地上的人身上的衣服很是眼熟,刀无垢为了以防不测,弯腰之际,连点了对方后背的“灵台”“风门”等好几处要害。

    对方没有一点反应,刀无垢将人翻开一看,果然是客栈的掌柜,只见他胸口插着一把匕首,整个匕首几乎完全没入到掌柜的身体中,显然掌柜已经毙命。

    刀无垢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惊讶。

    好笑的是掌柜已经身亡,自己还如此小心,未免有些小心过头了。

    惊讶的是到底是谁杀了掌柜?

    张追风挤过来一看,惊讶的说道:“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刀无垢说道:“我也不清楚,看来这个地道中不止咱们三个人。”

    刀无垢刚走了没有几步,张追风轻“咦”了一声,说道:“刀老哥,他还没有死透。”

    “真的?”刀无垢返回来,解开掌柜的穴道。

    原来刚才刀无垢点了掌柜后背几处穴道,反而留住了掌柜最后一口气,把昏迷的掌柜刺激的有了些许意识。

    张追风将掌柜扶起,运转内力,将自身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到掌柜的身体中。

    没有多久,掌柜的双眼勉强睁开了一条缝。

    张追风知道掌柜伤的太重,必死无疑,如今只是强提最后一口气,急忙问道:“朋友,是谁下的毒手?”

    掌柜似乎在盯着自己的手,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瞧......”

    “瞧”字刚从嘴里吐出来,掌柜头一歪,立刻气绝身亡。

    “他死了。”刀无垢郁闷的说道。

    张追风放下掌柜的尸体,纳闷的说道:“瞧什么,地道中有什么好瞧的?”

    灯光所及之处也不是很远,微弱的灯光将人影照在石壁上,让黑漆漆的地道更显阴森恐怖之意,令人有一种好像被人在暗处偷窥的错觉。

    纵然两人胆大,也感到浑身不自在。

    刀无垢提着油灯在附件的石壁、地板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仅仅只是限于“打量”而已,并没有出手在石壁上敲敲打打,经过了入口的一幕后,两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实在是不敢去碰触石壁,生怕触动了机关。

    刀无垢瞅了好一会,没有丝毫的发现,对掌柜的话是百思不得其解,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走吧。”

    又往前走了三十多步,眼前豁然开朗,一间石室出现在两人眼前。

    踏入石室,举灯四望,只见石室的一个角落里躺着一个人。

    一阵均匀的鼻息声响起,两人不由松了口气,还好这次碰见的是一个活人。

    只是这个大活人的双脚双手都被铁链给锁着,披头散发的躺在地上。

    此人是谁?

    为什么会

    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道石室之中?

    张追风蹲下身子,将此人的头发拨至两边,一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张追风的眼前。

    不但张追风认识此人,连刀无垢也认识此人。

    在看清此人的面目后,刀无垢是又惊又喜,自己来山西太原正是为了找他,想不到冥冥之中,居然在此处相遇,要不是自己让丁牛几人先来太原,若不是自己寻找丁牛几人的下落,又如何会遇到他?

    刀无垢的心中大呼天意。

    此人姓熊名潇潇,是当代鲁班门唯一的嫡系传人,一双巧手巧夺天工,擅于布置机关暗道、制造人皮面具......是当今天下第一的能工巧匠,江湖人称“巧手熊”。

    熊潇潇虽然是天下第一巧匠,但是和天下第一神偷张追风一样,在江湖中的地位并不高。

    江湖上地位的高低似乎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自身的武功,其他的艺伎似乎都显得有些旁门左道。

    “熊老弟,醒醒。”张追风拍了拍熊潇潇的脸。

    熊潇潇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张追风,恍如做梦一般,恍惚的说道:“难道我是在做梦?要不然怎么会在这鬼地方看见张大哥?”

    张追风笑道:“熊老弟,不是做梦。”

    熊潇潇惊讶的说道:“不是做梦,难道你也被他们给抓了进来?这可如何是好?”

    刀无垢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巧手熊”,你可还记得我?”

    顺着声音看去,熊潇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说道:“天呐,竟然是刀公子,看来我一定是没有睡醒还在做梦。”

    这回轮到张追风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看着刀无垢说道:“这么巧,你们也认识?”

    刀无垢点了点头,笑嘻嘻的说道:“貌似咱们还真认识。”

    熊潇潇晕乎乎的说道:“能在梦中和两位相见,也是一大喜事,只希望这梦不要醒来。”

    张追风“噗嗤”一声笑,使劲的掐了下熊潇潇的肥脸,说道:“疼不?”

    “废话,你这么使劲,我能不疼?”熊潇潇白了一眼张追风,顿了顿,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惊喜的说道:“我能感觉到疼,这不是做梦。”

    张追风笑道:“之前不是告诉你了吗,你没有做梦。”

    熊潇潇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说道:“真的,太好了,真的不是做梦。”

    “张兄弟,让开。”刀无垢说道。

    张追风让到一边,刀无垢挥动断魂刀,随着“铛”的四声响起,熊潇潇的手镣脚铐皆尽除去。

    熊潇潇活动了下手脚,感激的说道:“多谢刀公子的相救之恩。”

    刀无垢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张追风佯装生气的说道:“熊老弟,你也该谢谢我。”

    “呸。”熊潇潇笑道:“不是看不起你,要是没有刀公子,张大哥你就算找到了这里,也救不了我,这铁索乃精铁所铸,寻常刀剑难伤分毫。”

    顿了顿,熊潇潇拍了拍张追风的肩膀,笑道:“多谢张大哥的救命之恩,行了吧。”

    “看你不情愿的样子,我还真不稀罕。”张追风笑骂道。

    两人插诨打科了一阵子后,张追风疑惑的问道:“熊老弟,你怎么会被困在此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