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瞎掺和
    掌柜讪讪的说道:“这位大爷说什么,小人听不懂。”

    刀无垢冷冷的盯着掌柜,讥笑道:“你们不但将人都换了个干净,想不到连柜台都换了,这......难道还不算好手段吗?”

    掌柜都要哭了,满是肥肉的脸上不经意的抖动了几下,说道:“小人真听不明白大爷在说什么。”

    天龙大师从三人的言语中,总算是听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眉头一皱,脸上满是不解之色,对方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设计刀无垢?为什么还要栽赃自己?

    “不明白是吧,等大爷揍你一顿,想必你就会明白。”张追风恶狠狠的说道,抡起衣袖,就准备揍人。

    掌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的说道:“好汉饶命,好汉若是求财,柜台里面的钱,好汉尽管拿走,还请好汉高抬贵手,饶过小的。”

    张追风把柜台拍的砰砰作响,怒道:“你把咱们当什么啦?”

    “好汉饶命呐......”

    掌柜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嘴里一个劲的求饶。

    张追风走过去,一把抓着掌柜的衣领,厉声说道:“老实交代,之前的伙计到底去了哪里?你们又是哪条道上的人?”

    掌柜战战兢兢的说道:“好汉,小人就是一个正经商人,实在是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好汉......”

    话还未说完,张追风左右开弓,赏了掌柜两记大耳巴子。

    啪!啪!

    打的掌柜嘴角都渗出了血迹,张追风怒道:“你这杂碎,今日不给点颜色你瞧瞧,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

    一顿胖揍,掌柜惨叫连连,立刻被打成了一个猪头,好在张追风下手也极有分寸,并没有要掌柜的命。

    “现在可以说了吧?”张追风说道。

    掌柜惨哼了几声,虚弱的说道:“小的听不懂,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张追风动了真怒,气的额头都冒出了汗珠,说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大爷的拳头硬。”

    “哼!”

    一道冷哼陡然在大厅中响起,一个中等身材的蓝袍汉子站了起来。

    蓝袍汉子正气凛然的说道:“阁下,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为难一个正经商人,传出去,岂不是让江湖同道笑话?”

    张追风扭头看着出头的汉子,说道:“哈......你以为他是个好人?”

    蓝袍汉子说道:“就算不是好人,阁下打了他一顿,也算是给了他教训,可以住手啦。”

    这一番话说的有情有理,令大厅中的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一双双赞许的目光落在蓝袍汉子的身上。

    “这位朋友说的对。”一个五官精致的妙龄女子此刻开口说道,女子身边坐着一位翩翩佳公子,两人正是风无悔和司马彩蝶。

    风无悔却扯了扯司马彩蝶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多管闲事,反而遭来司马彩蝶一顿白眼,令风无悔自讨没趣。

    蓝袍汉子见司马彩蝶这样漂亮的女人都附和自

    己,心中不免有些得意,热血沸腾,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连腰杆都挺直了不少。

    “阿弥陀佛。”天龙大师不想把其他人牵扯进来,说道:“各位施主一身正气,乃我正道之楷模,奈何此事复杂诡异,绝不是各位施主能想象的,莫要被红尘表象蒙蔽了慧眼。”

    这句话无疑是让在场的人不要掺和进来。

    司马彩蝶不悦的说道:“大和尚,你是说本姑娘见识浅咯?”

    “阿弥陀佛,贫僧绝无此意。”天龙大师说道。

    司马彩蝶自以为是的说道:“本姑娘闯荡江湖多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有见过?好好的一个客栈,你们偏说又是换了人又是换了柜台,哼......依我看,你们无非是在故意找茬,现在人也打了,我劝你们还是见好就收,莫要太过分。”

    蓝袍汉子点头说道:“这位姑娘说的极是,三位莫要把事情做的太绝,朗朗乾坤,岂容魍魉横行?”

    被蓝袍汉子一捧,司马彩蝶不禁得意了起来。

    “胡说八道。”张追风冷冷的说道:“你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可知道我有四个朋友落在了他们的手中,现在生死不知,若是你的朋友身处险地,不知道你还能不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番话?”

    蓝袍汉子一愣,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尴尬的说道:“竟然还有这等事,在下不知其中内情......”

    张追风打断蓝袍汉子的话,奚落道:“既然不知道就莫要乱出头,自作聪明,真是可笑至极。”

    “冤枉啊,小的冤枉。”掌柜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冤屈,说道:“小的手无缚鸡之力,哪里能做掳人的勾当。”

    司马彩蝶从小就被“逍遥神君”司马仁义宠惯了,何时受到过别人的冷嘲热讽,“噌”的一下站起来,满脸通红的怒道:“我自作聪明?你们可亲眼看见他们掳走了你朋友,若没有看见,就不要说的这样肯定,依我看,自作聪明的人是你吧。”

    司马彩蝶的话有点胡搅蛮缠了,大厅中看热闹的人都怪异的看着司马彩蝶。

    天龙大师双手合十,高宣了一句佛号,说道:“女施主息怒,别人说的话贫僧或许不会信。”话音一顿,指着刀无垢说道:“但是这位施主说的话,绝不会骗人。”

    司马彩蝶冷哼一声,说道:“他是你朋友,你自然替他说话咯。”

    “非也,贫僧也是一个时辰前才认识的这位施主。”天龙大师说道。

    蓝袍汉子好奇的说道:“在下眼拙,不知这位朋友高姓大名?”

    刀无垢说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刀无垢就是在下。”

    人的名,树的影。

    一听眼前的人就是刀无垢,蓝袍汉子的喉咙好像被东西给堵住了一样,说不出一句话,畏惧的看着刀无垢,一声不吭的坐了下去。

    风无悔站起来,抱拳说道:“原来是天下第一刀——刀公子,久仰大名,在下师妹年幼无知,还请刀公子大人大量,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刀无垢早就认出了两人的身份,冷声说道:“刀某没有那闲工夫与她计较。”

    话音未绝,突然,刀光乍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