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见风使舵真小人
    “铁老哥说的对。”大厅中十来人不约而同的附和道,其他人则是冷眼旁观,一副看热闹的神情。

    “花黄蜂”沈三浪如今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他如果不给个交代,估计很难走出四通客栈的大门。

    刀无垢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人的嘴脸,他们的用意,刀无垢也明白,无非是为了讨好自己。

    沈三浪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显苍白了,他知道铁心等人对自己落井下石,是为了讨好刀无垢,如今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四通客栈的大门,也要看刀无垢的态度。

    可偏偏这个时候刀无垢根本就没有要站出来说一句话的意思。

    豆大的汗从沈三浪的额头滚落,此时的沈三浪感受到了之前崔玉儿的无助与绝望。

    世事无常,每每令人所料不及,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好......好,要交代是吧。”沈三浪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锵”的一声将佩刀抽了出来,走到刀无垢的跟前。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铁心冷冷的看着沈三浪,嘴角不由浮现出了一缕得意的笑意。

    “我这就给你们交代。”沈三浪凄惨的笑了笑。

    手起刀落,一只血淋淋的左手掌掉在了地上。

    沈三浪强忍着痛楚,嘎声道:“刀公子,不知道你可满意。”

    沈三浪不问铁心反问刀无垢,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死活全在刀无垢的一念之间,铁心之辈只不过是阿谀奉承,刻意讨好刀无垢。

    刀无垢皱了皱眉头,不悦之色浮现在眉宇间。

    崔玉儿心思剔透,聪慧过人,明白刀无垢有些恼怒了,随即怒道:“本姑娘说了让他滚,你们当本姑娘说的话是放屁吗,真是恶心到人了。”

    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大厅中的人面面相觑。

    铁心暗道:“老子替你出气,你还怪老子,真是不知好歹。”这话他也就在心中想想,让他说出来是万万不敢。

    沈三浪感激的看了崔玉儿一眼,心中对铁心是怨恨至极,抱着左臂,踉跄的离开了四通客栈。

    沈三浪一走,铁心等人端着酒杯来到了刀无垢的身边,人多的将刀无垢那一桌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只有“黄梅老怪”韩通几人没有过来。

    刀无垢身为刀魔一脉的传人,又是江湖榜上的绝顶高手,众人巴结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一幕,张追风腰杆挺的笔直,也觉得大有面子。

    铁心笑吟吟的说道:“在下铁心,久闻刀公子之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刀公子之风采更甚传闻呐。”

    “那是!”

    “见过刀公子。”

    “刀公子威名盖世,断魂刀所过之处,无不折服。”

    ......

    阿谀奉承之语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刀无垢虽然讨厌铁心这样的阿谀奉承之辈,但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刀无垢笑着冲在场的诸位点了点头。

    在场的人见刀无垢冲他们点头致意,心中高兴之至,以后见了人不免又有了吹嘘的资本。

    铁心笑道:“刀公子身居皇宫大内,已有几年不曾出入江湖,在下给刀公子引见几位朋友。”

    刀无垢被吵的头昏脑涨,早想离开,可是却被人围在中间,脱身不得,只好笑着又点了点头。

    <

    br />

    铁心指着一位身材如矮冬瓜的大汉,说道:“这位是“拳掌双绝”汤成业。”

    “这位兄弟是“神腿无敌”石一郎。”

    “这是“威震三山”姜亮。”

    ......

    铁心一口气介绍了十来位黑道上的人物,这些人无一不是“无敌”、“一绝”、“神剑”之类的称号。

    刀无垢三人听着这些响亮的字号,再看着眼前这一个个长的如歪瓜裂枣的人,简直快要笑掉大牙了。

    张追风忍着笑意说道:“久仰久仰,我大哥已经将诸位记在心里了,诸位散了吧。”

    “你是何人?”铁心不悦的说道。

    刀无垢笑道:“他是我的好朋友......”

    话还没有说完,猛的咳嗽了几声,脸色显的有些苍白无力。

    崔玉儿看的大惊,关切的说道:“刀大哥,你受伤啦?”

    刀无垢摆手说道:“不碍事。”说完又是几声咳嗽。

    一听刀无垢受了伤,在场的人眼睛俱是一亮,齐齐的盯着刀无垢。

    在场的人都是会家子,见刀无垢脸色有些病态,眉宇间隐隐有一股郁结之气,果然是受了伤的症状,其中有些人的心思不禁活络了起来。

    崔玉儿见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扭头看去,只见有些人的眼光闪烁不定,明显是不怀好意,这才知道自己关切之下言语有失,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心中不免极为的自责。

    崔玉儿弱弱地说道:“刀大哥,咱们还是走吧。”

    刀无垢看着崔玉儿自责的模样,笑道:“看你憔悴了许多,想必这几天没吃好,没睡好,咱们还是吃了饭再走不迟,是吧,张兄弟?”

    崔玉儿听的心中一暖,有呜呜呜的哽咽了起来。

    张追风附和的说道:“刀老哥说的不错,不差这一顿饭的工夫。”随即站起身子大声喊道:“小二,怎滴还不见上菜?”

    客栈伙计端着一盘子的饭菜站在人群外面,苦着脸说道:“大爷,饭菜早已备妥,小人进不去啊。”

    哗啦一声,人群散开,伙计端着盘子走了进来,见场中气氛不对劲,将盘子中的饭菜放在桌上后,心惊胆战的退了出去。

    石一郎站出来,一本正经的说道:“在下石一郎,请刀公子指点一二,还望刀公子成全。”

    刀无垢盯着石一郎笑道:“若是不成全你,只怕你是不会放过刀某。”

    石一郎说道:“刀公子说笑了,在下岂敢强求刀公子。”

    石一郎心中得意至极,刀无垢若是不敢应战,一旦传出去,自己几句话吓退了名震江湖的刀无垢,自己岂不是声威大震,若是刀无垢敢应战,石一郎还真不信自己打不过一个病猫。

    不管怎样,石一郎似乎稳操胜券,这又岂能不得意?

    刀无垢笑嘻嘻的说道:“既然这样,那等刀某养好伤后再来指点你吧。”

    “笑面虎”铁心笑道:“有道是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既然遇上刀公子,还请刀公子指点一下咱们这些晚学后进,望刀公子万勿推辞。”

    “铁老哥说的极是。”有几个想捡便宜的人附和了起来。

    崔玉儿寒着脸说道:“乘人之危,非英雄好汉所为,你们还要不要脸?”

    张追风奚落道:“他们算哪门子英雄,又算哪门子好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