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落井下石
    嗤的一声!

    竹筷将沈三浪的左手掌刺了个透明窟窿。

    沈三浪痛的惨叫一声,腋下的崔玉儿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崔玉儿虽然被摔的脑袋生疼,但是她反而一脸惊喜,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心中激动异常。

    沈三浪连忙在左手腕上连点两下,止住伤势,随即强忍着痛楚,将竹筷拔了出来,痛的倒吸了口凉气,右手抓着受伤的左手,鲜血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显得触目惊心。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大厅又一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刀无垢的身上。

    刀无垢对着张追风淡淡的说道:“把那女子带过来。”

    张追风原本就看不过沈三浪,只是看着满大厅的黑道人物,而刀无垢内伤未愈,他自然是不敢多管闲事,如今见刀无垢出手教训了沈三浪,他感觉心中痛快至极。

    张追风走过去,沈三浪哪里肯让到手的美人溜走,拦在张追风的身前,盯着刀无垢恨恨的说道:“阁下是谁,竟敢多管我“花黄蜂”的闲事?”

    张追风嗤笑道:“他呀,是你惹不起的人。”说完,绕开沈三浪,解开了崔玉儿的穴道。

    崔玉儿绝处逢生,乖乖的跟着张追风坐在桌旁,好奇的盯着刀无垢,可惜刀无垢低着头,崔玉儿也不知道坐在眼前的男子是谁。

    沈三浪来到刀无垢的身边,冷冷的说道:“阁下如今就想凭“惹不起”这三个字抢走我口中的肉,沈某心有不甘,特来领教阁下高招。”

    刀无垢抬头一笑,看着沈三浪说道:“嘿......和我交手,你还不配。”

    沈三浪见对方口出狂言,当着满大厅的江湖豪客侮辱自己,心头恼怒无比,恶向胆边生,正准备出手偷袭,以报对方伤左手之仇。

    就在沈三浪想出手而未出手之际,崔玉儿见救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刀无垢,心中既是甜蜜,又是委屈,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栽在刀无垢的怀中,“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

    崔玉儿边哭边用小手捶打着刀无垢的胸口,委屈的说道:“刀无垢,你这个大坏蛋,为什么不早点出手救我,是不是想看我出丑,呜呜呜......”

    这几日,她一直在逃避沈三浪的追击,整日都在担惊受怕,实在是委屈至极。

    人的名、树的影!

    “刀无垢”这三个字刚从崔玉儿的嘴里蹦出来,大厅骚乱了起来。

    沈三浪浑身一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出手,要不然,地上只怕要多了一具尸体,沈三浪想着感到一阵后怕,再也不敢有偷袭的念头了。

    张追风想不到刀无垢认识这样漂亮的女子,貌似两人关系还不一般,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心中羡慕的紧。

    美人在怀,刀无垢有些吃不消了,干咳了几声,拍了拍崔玉儿的后背,柔声说道:“这么大个人了还哭,也不怕别人笑话。”

    &n

    bsp;   崔玉儿这才想起还有一大厅的人,抬起头,嘟着小嘴说道:“他们爱笑话就笑话,我才不管。”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刀无垢的怀中。

    刀无垢看着梨花带雨的崔玉儿,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怜惜不已,不由看呆了。

    崔玉儿见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摆弄着衣角,心中美滋滋的,早已将这几日受的罪抛到了九霄云外。

    沈三浪走又不敢走,留在大厅中尴尬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刀无垢看着沈三浪调侃道:“怎么......想坐下来喝一杯?”

    沈三浪面红耳赤,恭敬的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她是刀公子的女人,实在是罪该万死,还请刀公子高抬贵手,饶小的一命。”

    崔玉儿听沈三浪说自己是刀无垢的女人,心中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原本想要了沈三浪的狗命,但是又怕让刀无垢觉得自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喝道:“滚,看着你本姑娘就觉得恶心。”

    沈三浪如获赦令,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往外走。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落井下石的事情可没少干。

    其中有几个之前眼红“花黄蜂”沈三浪的人,此刻站了出来。

    浓眉大汉铁心,人称“笑面虎”,一个箭步拦住了沈三浪的去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沈老弟,想走?”

    沈三浪看了一眼铁心,又回头扫视了一番大厅中的人,见有好几人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沈三浪心中暗道不妙,沉声说道:“铁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铁心冷笑道:“你冒犯了刀公子的女人,难道不应该给她一个交代?如今想一走了之,你问问在场的诸位兄弟,他们答不答应?”

    这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对!必须要有个交代。”大厅中有人附和道,恨不得把事情闹的越大越好。

    “说得对。”又有几人附和应道,似乎唯恐天下不乱。

    沈三浪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心思斗转间便有了计较,大声说道:“刀公子大人大量,不与小人计较,有意放小人一马,诸位这样做,岂不是让刀公子言而无信,置刀公子于不义之地。”

    沈三浪冷哼一声,接着意味深长的说道:“诸位其心可诛啊。”

    沈三浪的话说的漂亮,既奉承了刀无垢,又让在场的人心有顾忌,他的意思是你们对付我不要紧,只是不该陷刀无垢于不义,似乎处处都在为刀无垢着想。

    铁心哪里听不出沈三浪的言外之意,他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

    铁心笑着说道:“我倒不这样认为,你既然知道刀公子大人大量,就更应该自我了断,要不然传出去,岂不是有损刀公子的赫赫威名?”

    铁心不愧是“笑面虎”,谈笑间把沈三浪往绝路上逼,杀人不见血,端的是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