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绝望的玉儿
    马车刚停,客栈内的伙计眼尖,立刻迎了出来,见张追风一身江湖豪客的打扮,伙计笑意盎然的说道:“这位大爷,请问是打尖还是住店?”

    “打尖。”张追风说着跳下马车。

    刀无垢也从车厢内钻了出来,一袭黑衫,头戴毡帽,还披着一件黑色大氅。

    伙计满脸笑意,恭敬的说道:“两位大爷,里边请。”

    刀无垢往下拉了拉毡帽,走了过去。

    张追风从怀中摸出几两碎银子抛向伙计,吩咐道:“来几样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顺便再来一坛好酒。”

    “好勒。”伙计点头哈腰的应道。

    就在刀无垢两人进门的一刹那,原本喧哗不已的大厅陡然安静了下来,大厅中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两人,若是胆小的人,只怕会吓得立刻腿软的不敢走进去。

    两人旁若无人的走进大厅,发现客栈的生意到是不错,如今只剩下大门边的一张空桌,其余的已经是座无虚席。

    令人惊讶的是在场的食客竟然全部都是江湖武林人士,个个提刀配剑,凶神恶煞。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江湖豪客几乎都是绿林黑道上的人物。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黑道人物齐聚一堂?

    刀无垢和张追风在最后一张空桌坐了下来。

    大厅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场面。

    两人屁股还没有坐热,门外陡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骏马嘶鸣,马蹄声骤然而停,来人的骑术显然极为高明。

    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边跑边回头张望,好像被什么人追赶似的。

    刚一进门,女子看着满大厅的江湖豪客,明显为之一愣,当看清这些江湖豪客是绿林道上的人物时,女子更加的慌张了。

    大厅中有许多人不怀好意的盯着女子,更有甚者,目光中充满了猥琐淫邪之意,直愣愣的盯着女子,好像恨不得一口把眼前的女子吃进肚子里。

    女子刚想退出大厅,门外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

    “小美人,总算被小爷给逮到了,这次看你还往哪里逃?”话音未绝,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信步走进大厅。

    男子身材消瘦,脸色苍白无力,眼白发黄,脚步浮华,一看就知道是酒色过度。

    女子见逃无可逃,反而冷静了下来,看着来人讥笑道:“花黄蜂,你欺负我一个受了伤的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传出去,难道不怕天下英雄耻笑?”

    刀无垢听女子熟悉的声音,虽然背对着女子,但是也猜出了女子是何人,忍不住会心一笑,想不到居然会在此地碰到她,更是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

    原来这位女子正是崔玉儿。

    “花黄蜂”沈三浪乃是江湖中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为人又心狠手辣,若是得罪了他,他就会像黄蜂一样找机会蛰你一下,让你永无翻身之地。

    沈三浪没有说话,大厅中一个浓眉大汉却开口大笑道:“沈老弟他本来就不是英雄好汉,又怎么会怕别人耻笑?”

    沈三浪看了一眼说话的大汉,厚颜无耻的说道:“还是铁大哥了解小弟,若是能和姑娘快活一番,纵然是被天下人耻笑,又算得了什么?”

    大厅中响起一阵哄笑声,但是也有几位黑道高手面露不屑,显然是瞧不起这采花大盗。

    崔玉儿银牙咬的咯咯作响,俏脸气的通红,怒骂道:“臭不要脸。”

    沈三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双眼珠子盯着崔玉儿傲人的娇躯,阴测测的笑道:“小美人,别浪费力气了,等到了床上有你使劲的时候,嘿嘿......”

    大厅中又是一阵哄笑。

    “哼!”

    一声冷哼,声音不大,却把哄笑声全都压了下去,大厅中陡然安静了下来,这些桀骜不驯的黑道人物噤若寒蝉的齐齐看向大厅的一个角落。

    角落里坐着一位眉毛发黄的老者,老者淡淡的说道:“要丢人现眼去别处,别在这里扰了老夫喝酒的雅兴。”

    沈三浪干笑了两声,冲着老者恭敬的说道:“原来是韩前辈,晚辈捉了这女子就走,绝不会打扰前辈。”随即看着崔玉儿说道:“识相的,乖乖跟我走,若是让我出手,有你苦头吃。”

    沈三浪的言语不再像之前的放荡不堪,显然对黄眉老者极为的忌惮。

    崔玉儿见满大厅的人竟然无一人站出来替自己主持公道,感到一阵无助,看着“黄眉老怪”韩通说道:“前辈身为黑道成名高手,难道也眼睁睁的看着我一个弱女子受人欺负?”

    韩通冷声说道:“老夫生平最恨自命侠义之辈,如今没有要你的命,已经是对你天大的恩泽,还不快滚。”

    沈三浪得意的笑了笑,说道:“走吧。”

    崔玉儿不禁绝望了,怒道:“就算是死,本姑娘也不会让你得逞。”

    “嘿嘿,想不到还是个小辣椒。”沈三浪说着,脚下错步,身子如豹子一般弓着扑向崔玉儿,一招“双龙探穴”发出,双手朝崔玉儿的敏感处招呼,施展的尽是下流招数。

    崔玉儿重伤未愈,之前又急于逃命在马上颠簸了一段时间,此时一身功夫不及平时十之二三,见沈三浪扑到身前,娇躯一拧,双手朝前一封,施展的正是“沾衣十八跌”的“卸”字诀。

    招式是用对了,但是崔玉儿功力不济,并没有震退沈三浪,反而被对方一把抓住双手,朝前一拉,崔玉儿忍不住惊呼一声,一个跟斗狼狈的摔在地上,摔的头昏眼花。

    人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腰间一麻,就被沈三浪制住了穴道。

    崔玉儿面若死灰,悲恨交加,若是她没有重伤,区区一个采花大盗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奈何虎落平阳被犬欺,一想到自己将会被沈三浪糟蹋,泪珠自崔玉儿的眼角滑落,恨不得立刻死去。

    沈三浪得意的轻笑一声,目露淫邪之意,将崔玉儿夹在腋下,往外走去。

    大厅中有人叹息,有人眼红,可是谁都没有出手。

    眼看沈三浪就要走出大门,一根竹筷“嗖”的一声,奇快无比的射向沈三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