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故布疑阵
    在这生死存亡之际,张追风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陡然暴喝道:“住手!”

    黑衣人听背后响起一声暴喝,不禁微微一愣。

    正待转身的时候,刀无垢情急生智,冷冷的笑道:“阁下最好别轻举妄动,否则顷刻间让你粉身碎骨。”

    听刀无垢说的如此中肯,黑衣人果然不敢轻举妄动了,嘴上讥笑道:“我倒是很好奇,谁能让我粉身碎骨?若是你和丑道人完好无损的话,还真有可能。”

    刀无垢冷哼一声,笑道:“你不相信,是吧?那你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追风不是傻子,很快听出了刀无垢的言外之意,之前刀无垢提醒黑衣人不要轻举妄动,自然是为了让黑衣人背对着自己,看不到自己,如今却让黑衣人转过身来看,实则是提醒自己,千万别让黑衣人转身过去。

    因为若是让刀无垢一而再、再而三的恐吓黑衣人,黑衣人肯定不会信,所以刀无垢故布疑阵,虚虚实实,让黑衣人不敢轻举妄动。

    张追风大声说道:“你别动,我不想杀你。”

    “哈哈......你到是出手呀。”黑衣人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别逼我。”张追风依旧大声说道,但此时此刻,他的手心里着实捏了一把汗。

    刀无垢正色说道:“按下“幻影夺命针”的机括,杀了他,别管我们。”

    幻影夺命针,武林四宝之一,天下最厉害的暗器,一筒幻影夺命针,有七七四十九枚,一旦发射,铺天盖地,三丈之内,取人性命易如反掌,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人能从幻影夺命针下逃的性命。

    刀无垢和丑道人离黑衣人才三尺远,也在暗器的覆盖范围之内,一旦启动暗器,两人自然也免不了一死,所以刀无垢才如此一说。

    可是张追风两手空空,哪里有什么幻影夺命针,别说针,连根毛都没有。

    “他会有幻影夺命针?我不信,传闻幻影夺命针已有二十余年没有现身江湖,又怎么会这样巧的出现在他手上。”黑衣人说道,原本打算转身看一眼身后的人,这一迟疑,听说了幻影夺命针后,如今是真不敢动了,因为他心中也没有底。

    刀无垢的脸上掠过笑意,狭促的说道:“你可知道站在你身后的人是谁?”

    黑衣人瞪着刀无垢,揶揄的说道:“是谁?难道是天下第一的无忧神尊?”

    “若是无忧神尊,他杀你岂会用幻影夺命针?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刀无垢讥笑道,随即对着张追风说道:“张兄弟,你告诉他,你的大名。”

    张追风吞了口唾沫,大声的说道:“在下张追风,承蒙江湖朋友看得起,给在下起了个“空空妙手”的雅号。”

    话音未绝,黑衣人惊讶的说道:“原来是天下第一神偷,真是失敬。”

    黑衣人说着,身子微微一动。

    张追风激动的大声说道:“别动,若是再动一下,休怪我不客气。”

    刀无垢气定神闲的笑道:“这下你该相信了吧,天下第一神偷想要某样东西,只怕很少有得不到的。”

    “不错。”黑衣人竟然认同了刀无垢的话,顿了顿,接着说道:“刀无垢,你真是好运气,竟能交到这种朋友。”

    “谁说不是,他这个人对朋友还真的不错。”刀无垢随意的笑道。

    张追风的心都要快从胸膛蹦出来了,他实在是紧张到了极点,为了避免迟则生变,张追风大声的说道:“我和阁下无冤无仇,实在是不想要阁下的命,我只想救我的朋友。”

    黑衣人不动声色的苦笑道:“这着实令我为难,若是我一旦离开了你的朋友,而你趁机发难的话,我岂不是要冤死?”

    “虽然我是一个人见人恨的贼,但是我还从未做过言而无信的事情。”张追风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信,威震江湖的刀无垢自然不会和言而无信的小人做朋友。”黑衣人淡淡的说道:“这次,我也希望张兄弟能言而有信。”

    “那是自然,你慢慢朝前走,千万别耍花招,要不然,我手一抖,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张追风沉声说道。

    黑衣人有些迟疑不定,四人见状一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

    “告辞!”黑衣人说完,缓缓的朝前走去,等走了两丈远后,陡然朝前一掠,身影没入前方,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张追风这才松了一口气,陡然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何时早已湿透,刚才实在是有惊又险。

    “刀老哥,你没事吧?”张追风来到刀无垢的身边。

    刀无垢自嘲的笑道:“还好死不了。”

    “无量天尊。”丑道人看着刀无垢由衷的佩服道:“江湖传闻施主机智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老道佩服。”

    “情急生智罢了,不值一提。”刀无垢苦笑道。

    “刚才可把小弟吓死了,看老哥的模样,我还真以为我手中拿着天下第一的暗器哩。”张追风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次还多亏了你,要不然,我真去冤死城报道了。”刀无垢感激的说道。

    张追风会心的一笑,说道:“刀老哥,你是怎么肯定他不敢转身看我手中到底有没有幻影夺命针?”

    刀无垢笑道:“如他这般藏头露尾的人,一般把自己的性命看的比谁的都重要,自然是不敢去赌的,这有什么好奇怪,还好咱们赌赢了。”

    张追风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朝前方瞅了瞅,担忧的说道:“咱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免得那贼子杀个回马枪。”

    刀无垢沉思了一会,说道:“如今我身受重伤,跑也跑不远,天下又有哪里比此地更安全?他若是回来,绝对想不到咱们会留在罗府。”

    丑道人颔首说道:“刀施主所言甚是。”

    四人在罗府的后院找了间偏僻的房子,张追风又返回将地上的脚印清扫干净,然后才回到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