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斗智斗力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夜幕仿佛洪荒凶兽吞噬着大地,大地一片茫然,只有凄凄寒风在哀嚎。

    刀无垢和丑道人岿然不动,脚底好似生了根一般的定在地上。

    两人身上的衣袍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

    厅堂外的白骨和积雪混在一起,在夜色中隐约可见,刀无垢与丑道人置身其中,一动不动,更平添了一种阴森恐怖之意。

    两人目光如炬,脸色却是越来越为凝重,在这天寒地冻的夜晚,两人的额头竟沁出了冷汗,可见两人心中的压力俱是不小。

    两人的功夫、眼力和应变能力无一不是江湖翘楚。

    此时,两人的精气神业已到了巅峰。

    丑道人年长刀无垢三十余岁,精力定然不如刀无垢,若是继续对峙下去,年老力衰的他就处在了下风。

    高手相争,哪里容的了半分疏忽,身处下风,可能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这个道理丑道人自然明白,心中不由暗自叫苦,但是他身为前辈高人,江湖榜上的排名又在刀无垢之上,自己若是先出手,岂不是弱了自己名头?

    要知道江湖豪客把这些虚名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刀无垢也懂这个道理,若是还等上一时半刻,等丑道人的精气神跌落的时候,到时候自己动手,赢的把握无疑更大。

    但刀无垢见丑道人不肯先出手,心中对丑道人不禁多了份敬佩,自己若是等下去的话,纵然赢了,也有种乘人之危的意味。

    刀无垢开口说道:“既然道长不愿出手,那在下得罪了。”

    话音未绝,断魂刀陡然出鞘,没有任何花哨,断魂刀迅雷一般的劈向丑道人。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用来形容此时的刀无垢恰到好处。

    在一边的崔青衣和张追风看的心猛的陡然一颤,心中俱是暗道:“好快的刀。”

    丑道人见刀无垢来势凶猛,势不可挡,脚下错步间已后退两步,右臂一振,施展出一招“横扫千军”,拂尘朝断魂刀席卷而去。

    虽然断魂刀削铁如泥,但丑道人的这一支拂尘也不是凡物,乃是用天蚕丝所做而成,天蚕丝柔然无比,且坚韧异常,刀剑难伤,对敌的时候,拂尘可刚可柔,端的是厉害非凡。

    当头一刀被拂尘挡下后,刀无垢随即用力朝下一斩,却感觉断魂刀好像斩在空气上一般,竟然毫无着力之感,丑道人的这手功夫,令刀无垢都忍不住暗自为他喝了声彩。

    丑道人一招得手,拂尘画了个半圈,往左手边一拉,施展的正是“青龙入海”,同时左掌一翻,一道劈空掌袭向刀无垢的胸口。

    刀无垢见断魂刀被对方的拂尘缠住,身子被一股巨力牵引着不由自主的往丑道人怀里撞去,脚下刚迈出一步,又见一道雄厚的掌力汹涌而来。

    刀无垢暴喝一声,硬生生的止住去势,汹涌的内力澎湃而出,左手也发出一道劈空掌,断魂刀随着佛尘往前一送,紧接着刀锋猛的朝左一转,一招“寻龙探穴”斩向丑道人的左边腰间软肋。

    两道劈空掌力陡然相遇,发出“嘭”的一声响。

    丑道人手持拂尘一抖,“铛”的一声,震开断魂刀。

    两人各自往后退出三步。

    刚一交手,两人不相上下,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刀无垢心中一惊,想不到丑道人手中的拂尘竟如此厉害,刚柔并济,非同一般。

    殊不知丑道人心中的惊讶更甚,他想不到刀无垢年纪轻轻内力却如此雄厚,刀法也凌厉异常,声势骇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高明。

    两人稍微一怔,随即扑向对方。

    黑夜中,只见两道人影在雪地上时分时合,以快打快,周围飞沙走石,铛铛声不绝于耳。

    张追风功力弱,聚精会神的凝目望去,把眼睛瞧的生疼也看不出两人到底斗的如何了,只能暗自着急,崔青衣虽然比张追风厉害,但是刀无垢和丑道人的身法实在是太快,崔青衣也只能在一边干瞪着眼。

    四周一片漆黑,但刀无垢和丑道人都是绝顶高手,听声辩位,夜中视物对他们来讲轻松异常,是以两人在黑夜中打斗到是没有什么影响。

    丑道人不愧为江湖榜排名第三的高手,一支拂尘在他手中舞动起来恍如一把枪、一柄剑、一把刀,一条鞭,或扫、或刺、或劈、或缠,招式如天马行空,变化多端,连绵不绝,令人防不胜防。

    刀无垢从容淡定,脸上毫无惧色,见招拆招,有时候连消带打,断魂刀施展起来每每挟带着一阵骇人的风声,如鬼哭、如狼嚎。

    一时间,场中人影闪烁,风声呼啸,两人有攻有守,斗的是旗鼓相当。

    两人心中都明白,双方没有尽全力,都在试探对方的招数,各自留了几分余力以防对方的奇招、杀招。

    一盏茶的工夫一晃而过,两人交手已经不下于八十招。

    丑道人越打越心惊,他毕竟上了年纪,此时胸口起伏不定,呼吸也不似平时那般悠长,稍微有些急促了起来,反观刀无垢,仍旧是精神抖擞,锐不可当。

    刀无垢胜在年轻气盛,精力充沛。

    丑道人知道再这样试探下去,最后吃亏的反而会是自己,拂尘一扫一缠,故意卖了个破绽。

    刀无垢身为绝顶高手,眼力非寻常人可比,岂会看不出来?

    刀无垢见丑道人故意卖出个破绽引诱自己上钩,脑海中灵光闪现,将计就计,连忙深吸一口气,接连劈出七八刀抢攻了过去,刀刀要命,断魂刀陡然一震,刀锋一转,袭向丑道人的破绽。

    丑道人心中暗喜,暗道:“毕竟还是年轻人,沉不住气。”手中的拂尘一抖,拂尘前端的天蚕丝根根直立了起来,恍如一根根尖锐的钢针,哗的一声散开,刺向刀无垢周身七八处要害。

    刀无垢心中冷笑不已,虚晃一招,断魂刀陡然变招,一招“平沙落雁”拦腰斩了过去。

    丑道人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脸上露出一抹狐狸般狡黠的得意神色。

    拂尘再次一抖,刚刚硬如钢针的天蚕丝瞬间软了下来,一招“回头探星”施展出来,拂尘立马缠住了断魂刀,同时身子一拧一侧,左手成爪,抓向刀无垢的“肩井”。

    原来丑道人故意卖了个破绽,料定了刀无垢会看出来,见刀无垢将计就计,丑道人就来了个计中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