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丑道人
    刀无垢挡住这要命的一剑后,施了一个“粘”字诀,手臂一振,断魂刀往斜上一撩。

    刀无垢连消带打,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其中对时机的把握,无不恰到好处,妙到巅毫,若是慢上一分,喉咙上铁定多了个透明窟窿,若是快上一分,对手变招,断魂刀也粘不上去。

    崔青衣一击不中想要抽身而退,刀无垢哪里会让他如愿以偿,脚下错步,欺身而上,就这样,一个退,一个进,两人始终保持着那点距离。

    一时间,崔青衣摆脱不了刀无垢,感觉自己的剑好像粘在了断魂刀上一样,挣脱不开,这一惊非同小可。

    虽然崔青衣心中大惊,但是他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

    这样的敌人无疑是可怕的,因为你永远也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可惜他碰到的是刀无垢。

    断魂刀牵引着崔青衣手中的剑跟着往斜上一撩,紧接着刀无垢反手一削,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只见断魂刀顺着剑身削向崔青衣的手腕。

    刀无垢的这一招无疑是逼崔青衣放弃手中的古剑。

    若是崔青衣不扔掉手中古剑的话,手腕只怕不保。

    这是一个“壮士断腕”的选择。

    可崔青衣是一个剑客,一个剑客又怎么能丢弃自己手中的剑?没有剑的剑客还叫剑客吗?

    崔青衣有他的原则,那就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要他丢下手中的剑,除非他死了。

    刀无垢没有下杀手,不是他可怜崔青衣,只是他要留几分余地应变躲在暗处的丑道人,一旦自己招式用老,若是丑道人趁机偷袭,后果不敢想象。

    如他们这般的高手,若让对方抓住一丝一毫的破绽,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死亡。

    至于丑道人在不在暗处,刀无垢也不知道。

    刀无垢不敢大意,可是他却没有料到崔青衣竟然是一个死心眼的人,可以说是“冥顽不灵”,情愿被削掉一只手也不愿意丢下手中的古剑。

    看来崔青衣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崔青衣原本在不断的往后退,眼看自己的手腕就要断在刀下,崔青衣把心一横,止住退势,古剑奋力往下一按,左手成爪抓向刀背。

    崔青衣的这一招无疑是兵行险着,刀无垢至少有三种方法置崔青衣于死地。

    说时迟、那时快!

    一道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

    “痴儿!”

    声音中夹杂着叹息、疼爱,听声音几乎可以想象的出说话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声音不大,落在刀无垢的耳中不啻于一声炸雷。

    刀无垢持刀一震,逼退崔青衣,抽身后退。

    只见一个身着灰色道袍,手持拂尘的老道士从厅堂旁的走廊深处缓缓走来,老道士走的看似缓慢,可是举手抬足间便到了厅堂外面的空地,最后在刀无垢跟前一丈之外站定。

    好高明的轻功!

    刀无垢看着跟前的老道士,心神俱震。

    虽然先前从张追风的嘴里知道了丑道人的样貌,但听别人说是一回事,自己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这哪里是一张人的脸,只怕就是地狱恶鬼的脸也不过如此吧?

    没有眉毛,脸上更没有一块好肉,好像被大火给焚烧过了一样,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伤痕,犹如一条条暗红色的蚯蚓在蠕动,恐怖、惊悚也不足以形容其可怕,其可怕之处难以用世间的言语所能形容。

    这就是江湖榜排名第三的丑道人。

    丑,简直丑到了极点,也凶恶到了极点,但是这一张又丑又恶的面容下或许掩盖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心酸与痛苦,这心酸和痛苦又有几人能体会?

    胆子稍微小一点的人,只要看到这张脸或许就会腿脚发软。

    张追风的胆子不小,但是此刻他却有点乏力,他是真的害怕了。

    天底下不惧丑道人的或许也没有多少人吧?

    刀无垢按捺住心中的震惊,一字一句的说道:“丑——道——人。”

    丑道人也不恼怒,点头“嗯”了一声,咧嘴一笑,他不笑还好,他的笑简直比哭还难看,但是他笑的很真诚。

    刀无垢感受的到丑道人对自己竟然没有恶意。

    刀无垢有些捉摸不透了。

    “无量天尊!”丑道人打了个稽首,笑道:“施主好身手,难得还如此年轻,若是老道没有老眼昏发的话,施主就是江湖盛传的孤星魔刀的主人刀无垢吧?”

    “道长好眼力,正是在下。”刀无垢笑着说道。

    丑道人左手捋了捋早已发白的长须,赞赏的说道:“施主年纪轻轻,不骄不躁,将来必成大器,也是我辈武林之幸。”

    刀无垢自嘲的说道:“可惜,我是一个大魔头,若让我成了大器,将来武林岂不是要多生祸事?”

    “哈哈......”丑道人放声大笑,说道:“魔头?老道却不这样认为,江湖愚人之见,刀施主何必挂怀心中,岂不是自寻烦恼?”

    丑道人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不但武功盖世,他也是一个智者。

    刀无垢更加捉摸不透了,心中暗道:“他何必要如此吹捧我,实在是没有道理,难道他真的中了奇毒,自知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才故意讨好我?”

    刀无垢不经意的看了眼地上的森森白骨,那些累累白骨好像在提醒自己,心中又想道:“有道是大奸似忠,千万不能让他给蒙蔽了。”

    丑道人好像看透了刀无垢的心思,说道:“这些人虽不是老道所杀,但他们的死确实和老道脱不了干系。”

    “要知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刀无垢说道。

    刀无垢还没有说完,丑道人插嘴说道:“此乃天经地义。”顿了顿,丑道人笑吟吟的说道:“难道刀施主打算除魔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