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罗府灭门惨案
    刀无垢回过神,冲着张追风说道:“接着说,我听着哩。”

    张追风点了点头,侃侃道来。

    “小弟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五年前的六月,淮河大水,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当时我正巧在淮河一带,于是就打算找个富贵人家去借点钱分发给受苦的百姓。”

    刀无垢听的不禁莞尔一笑,张追风明明是去偷人家的钱财,可是他却偏偏说成借,但是他“借钱”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受难的百姓,倒也称得上“侠盗”二字。

    “小弟走南闯北,对当时的有钱人可谓是了如指掌,那个时候,我在邹城,立马就想到了济南首富罗金玉,邹城到济南有三百余里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等小弟赶到罗金玉府邸的时候约莫是戌时初刻左右,要知道六月的时候,天黑的比较晚,戌时初刻太阳都还没有下山,小弟见时间尚早,就躺在罗府外的一棵大树上稍作休息。”

    刀无垢无语了,这扯的也太远了吧,可是看张追风说的口沫四溅,也不好打断他,只好耐着性子往下听。

    “小弟马不停蹄的赶了三百余里的路,说不累是假的,也正是因为累了后休息的时候睡过了头,让小弟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至今想起来,小弟都感觉头皮发麻,时常被吓醒。”

    张追风说着,脸上一脸后怕的神色,双眼中闪烁着惊恐,也不知道他当晚看到了什么,令他如此的心有余悸。

    刀无垢虽然知道凶手是号称“鸡犬不留”的冷血杀手崔青衣,但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张追风叹了一口气,说道:“等小弟醒来的时候,明月高悬,这才发现早已到了夜深人静,这个时候动手正是人不知鬼不觉,正合小弟心意。”

    “谁知道当小弟翻墙进入罗府后,却发现罗府的人竟然都没有去睡,他们好几十人都聚在前院,灯火通亮,照的恍如白昼,好像在等什么人,当时小弟也没有多想,还暗自欢喜,你们都聚在前院,正好方便我行动。”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小弟背了一大包金银珠宝,正准备离去,就在这个时候,罗府中陡然响起三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声,就好像是地狱中的鬼在嚎叫,吓的小弟手脚冰凉。”

    “小弟虽然心中有些害怕,但是也很好奇究竟是谁对罗府的人下此毒手,于是小弟壮着胆子摸了过去,躲在暗处偷看。”

    “只见一个道士坐在最前面,道士背对着小弟,当时小弟也不知道这个道士是谁,道士的身前站着罗金玉和一个身着青衫的年轻男子,好几个黑衣劲装汉子站在周围,将罗府上下围在中间,地上躺着三具尸体,看身上的装扮,好像是江湖中人,应该是罗金玉花钱请的护院武师。”

    “那个青衣男子从人群中拉出一人,看着罗金玉说道:“东西在哪里?”罗金玉没有说话,青衣人挥手一剑,砍了那人的手臂,接着又重复了一句,罗金玉还是没有回答,青衣人将那人另外的一条手臂也砍了下来,还是重复着之前的话,可罗金玉硬是不开口,青衣人这才杀了那人。”

    “杀人不过头点地,小弟想不到那青衣人如此残忍,他的嘴里一直重复着“东西在哪里”这句话,问一次,就砍掉一个人的一条手,问三次就杀一个人。”

    刀无垢插嘴说道:“那个青衣人是不是“鸡犬不留”崔青衣?”

    “正是那个杀胚,那个时候的崔青衣还未出名。”张追风说道。

    突然,张追风惊讶的说道:“刀老哥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当晚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是你?”刚说完,他又自问自答的说道:“不对,若是你的话,何必还要来问我。”

    这下轮到刀无垢惊讶了起来,刀无垢说道:“你说那天隐藏在暗处的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

    张追风点头说道:“不错,小弟也是之后才知道,你听小弟慢慢给你道来。”

    刀无垢忍不住插嘴说道:“你那晚上在罗府有没有看到凶手中有一个年轻女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鹅蛋脸,长的挺好看的。”

    “凶手全是男的,没有一个是女人。”张追风说道。

    刀无垢“哦”了一声,说道:“接着说。”

    张追风说道:“最后崔青衣把罗府上下全杀光了,罗金玉临死前说道:“你们这辈子也休想得到它。”后来那些人就在罗府翻箱倒柜,小弟也很好奇他们究竟想要找什么东西,竟然不惜将罗府血洗,但是那些人实在是不好惹,小弟只好先走为妙,谁知道,就在小弟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罗府中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惨叫声。”

    “暗中隐藏的人出手了,是不是?”刀无垢问道。

    “不错。”张追风说道:“也不知道是谁藏在暗处,先后杀了几个黑衣人,把那个道士都惊动了,道士飞身上了罗府最高的房顶,扫视着四周,你猜,那道士是谁?”

    “谁?”刀无垢说道。

    张追风舔了舔嘴唇,神秘兮兮的说道:“那个道士朝四周望的时候,小弟刚好看到他的脸,虽然在月光下看不太清楚,但那张脸实在是太特别了,不管是谁,只要瞅上一眼,绝不会忘记。”

    “那张脸仿佛根本就不是人的脸,那是恶魔的脸,不......只怕恶魔的脸都没有那么可怕,脸上好像没有皮一样,全是密密麻麻的伤痕,恍如一条条蠕动的蚯蚓,令人触目惊心。”

    张追风说到此处,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说道:“刀老哥,你应该猜得出这个道士是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