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真假赫连
    张追风见赫连问情几人走远,纳闷的说道:“刀老哥,你说赫连宗主为什么要将那么重要的令牌交给你?”

    “我也不知道。”刀无垢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明明是认识咱们的,可是转眼间又装作不认识咱们,依我看,他真的是练功出了岔,导致走火入魔了。”张追风说道。

    刀无垢说道:“我先前也是这样认为,但是转念一想,要真是走火入魔的话,他早死了,哪里能抵挡的住之前的年轻剑客。”

    “这事还真邪门。”张追风百思不得其解,仰着脖子准备喝口酒,解解闷。

    谁知道酒葫芦刚到嘴边,便被刀无垢一巴掌拍的飞了出去,酒葫芦砰的一声,斜斜的靠着墙角。

    张追风吓了一跳,感到莫名其妙,心有不悦的说道:“你干什么?”

    刀无垢笑道:“这酒喝不得,是要......”

    话音未绝,一道魁梧的身影从风雪中激射而来,速度之快,令刀无垢两人都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好”。

    来者竟然是去而复返的赫连问情。

    张追风一阵恍然,原来这酒是要留给赫连问情喝,笑道:“赫......”

    刀无垢连忙打断了张追风的话,怒气冲冲的说道:“呵,你还有脸笑,好你个张小二,竟然和我抢酒喝,这下好了,酒洒地上了,咱们谁都没得喝。”

    张追风听的目瞪口呆,心中暗道:“我什么时候和你抢酒喝啦?酒葫芦也是被你拍到地上去的,你还怪我,真是莫名其妙。”

    赫连问情见状,脸上的肉不可察觉的抖动了一下,开口笑道:“不就是一葫芦酒吗,老夫请你们去本地最好的酒楼,让你们喝个痛快。”

    刀无垢冷冷的说道:“你是谁,多管闲事。”

    赫连问情一愣,惊讶的说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刚才咱们三人在这里还有说有笑的,你这样快就忘记了?”

    刀无垢瞪着赫连问情,冷声说道:“谁和你有说有笑,真是不知所谓。”

    见刀无垢转眼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张追风被震惊的无以复加,他今天遇到惊讶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的他现在都已麻木了。

    难道是那块黄泉鬼令在作祟?

    要不然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会变成这样?

    这未免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张追风的心中闪过诸多念头,仍旧是一头雾水,外面冷风吹来,他只感觉阴风阵阵,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

    赫连问情满脸怒气,沉声说道:“哼,你们把老夫刚才交给你们的东西还给老夫,老夫立马走人,老夫还不愿意理你们了。”

    “什么东西?”刀无垢纳闷的说道。

    “刚才交给你们,让你们替老夫保管的,你们可别耍赖,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哼。”赫连问情真的是气的不行,眼珠子转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刀无垢冷声说道:“老头你脑袋有毛病吧,你何时给过我们东西?”

    张追风冷冷的看着刀无垢,心中暗自叫骂道:“好你个刀无垢,亏我还把你当成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想不到你却是这样一个小人,伪君子,我真是瞎了眼。”

    张追风看不下去了,他要揭发刀无垢这个小人的丑恶面目,他噌的一下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道:“我......”

    “我”字刚说出口,张追风惊恐的发现自己说不了话,连动都不能动了,心中是又气又急,急的脸都涨得通红。

    原来刚才刀无垢不动声色的出手点了张追风的哑穴,还有背后好几处大穴,刀无垢扶着张追风重新坐下,笑道:“虽然这个老头可恶,但你也不要这样生气。”

    “我生他的气做什么?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张追风在心中暗骂道。

    “老夫真是瞎了眼,竟然让你们替老夫保管东西,既然你们想死,老夫大发慈悲成全你们。”赫连问情冷冷的说道,声音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冷。

    “莫名其妙的老东西,看谁成全谁。”刀无垢讥笑道。

    赫连问情暴喝一声,双手成爪,朝刀无垢当胸袭来,双手挥动间挟带着呼呼风声,声势好不骇人。

    外面漫天飞雪,苍穹一片银白。

    刀光乍现,恍如一道闪电,令天地都为之失色。

    这突如其来的刀光比白雪还白,比闪电还疾。

    赫连问情攻的急,退的快。

    只听他惊怒交加的暴喝道:“刀无垢!”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整个人倒飞出山神庙,几个起落不见了踪影。

    山神庙门口有几滴猩红的血迹,在白雪中映衬下,更是异常醒目。

    若不是门口的这几滴血迹,又有谁会想到这安静的山神庙中刚才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刀无垢还刀入鞘,脸上浮现出沉思之色。

    张追风的脸莫名的变得惨白了起来,就像临刑前的死囚,他暗恨不已:“张追风啊张追风,马上就要轮到你了,亏你还阅人无数,这次真是瞎了眼,错把小人当君子,这世上的人啊,有时候真的比鬼还要可怕。”

    刀无垢沉吟了一会后,来到张追风的身边,伸手在他身上拍了拍。

    张追风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不杀我?”

    刀无垢忍住笑意,说道:“我杀你做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罗金玉的事了。”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半个字,算我瞎了眼,竟然把你当做好人。”张追风厉声说道。

    刀无垢纵声一笑,说道:“亏你还是一个老江湖,难道你没有发现刚才那个赫连宗主不是之前的那个赫连宗主了吗?”

    张追风半信半疑的说道:“不是一个人吗?”

    他有些糊涂了,明明是赫连问情,怎么会不是同一个人?若不是同一个人,这个赫连问情又怎么会知道黄泉鬼令在刀无垢身上?

    刀无垢笑道:“赫连大哥身受重伤,你亲眼所见吧。”

    “不错。”张追风点头说道。

    “刚才那人进来的时候,身法之敏捷,你看像一个身受重伤的人吗?”刀无垢笑道:“刀某孤陋寡闻,从来没有听说过世上有一种灵丹妙药能在一炷香的工夫令重伤的人恢复如初,不知道张兄弟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灵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