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黄泉鬼令
    赫连问情说完后,脸上的凝重之色更浓,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酒,他喝的很急,急的自己都被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后,赫连问情接着说道:“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不会信,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自己都不会信。”

    刀无垢和张追风这才一脸恍然,难怪他说自己没有喝醉,也没有发疯,原来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是令人匪夷所思,做梦也难以预料的到的,所以才郑重的先提个醒。

    他究竟要说什么?

    竟然会让人觉的他说的是醉话,要不就是疯话?

    可是刀无垢和张追风听赫连问情的口气,明白他接下来要说的既不是醉话,也不是疯话,而是实实在在的真话,两人都不由好奇了起来。

    赫连问情却突然不说了,直愣愣的看着张追风。

    刀无垢明白赫连问情不想让张追风在一边听,张追风何尝不知道,只好尴尬的起了身。

    刀无垢拉住张追风,看着赫连问情说道:“这位是天下第一神偷张兄弟,也不算外人,赫连老哥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原来是张兄弟,真是失敬。”赫连问情嘴上说着失敬,但是却没有一点失敬的神色,他身为一派之主,哪里看不起这种偷鸡摸狗的人。

    张追风听刀无垢把自己当做兄弟,心中激动异常,大声说道:“赫连宗主,在下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出卖朋友的事情,在下是万万不会做的,就算将我下油锅,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赫连问情“嗯”了一声。

    刀无垢让张追风留下来,只是因为外面正下着大雪,赫连问情无非只是让自己保管一样东西,他觉的没有必要搞的这样神秘。

    赫连问情的神情有些恍惚,过了一会,满脸后怕的神色,缓缓说道:“就在半年前,发生了一件古怪至极的事情,至今我都没有想通。”

    刀无垢忍不住问道:“什么事清?”

    赫连问情说道:“有一天,我竟然看到了自己。”

    刀无垢和张追风听的莫名其妙,看到自己不是很正常吗?

    洗脸的时候,脸盆里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照镜子的时候也可以看到自己,这又有什么奇怪的?

    见两人一脸茫然,赫连问情惊恐的说道:“我看到另外一个自己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还问我:“你是谁?为什么要假冒我?”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还有这样诡异的事情?

    这下,刀无垢和张追风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半晌后,张追风说道:“赫连宗主,那个人应该是易容装扮的吧?”

    刀无垢瞟了一眼张追风,说道:“若是易容的话,高手很容易看出破绽,岂能瞒的过赫连大哥。”

    “不错,那人绝对没有易容,这点我可以保证。”赫连问情说道。

    张追风若有所思的说道:“难道宗主有个双胞胎兄弟?”

    赫连问情不悦的说道:“废话,要是有双胞胎兄弟,老夫会不知道?”

    顿了顿,赫连问情接着说道:“令人惊奇的是那个人还会我的独门功夫——黄泉鬼爪。”

    刀无垢早已恍如泥雕木塑,他实在是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诡异的事情,要不是赫连问情之前说他没有喝醉,没有发疯的话,刀无垢简直都要怀疑是不是赫连问情在说醉话,在说疯话。

    张追风也差不多,目瞪口呆的愣在一边。

    刀无垢说道:“赫连大哥,你难道没有留下他?”

    赫连问情苦笑道:“我哪里留得下他,反而被他所伤,更要命的是等黄泉宗的其他人闻讯赶来的时候,他不见了,我将这件诡异的事告诉最亲近的人,他们非但不信,还说我练功走火入魔,出现了幻觉。”

    刀无垢和张追风听的是面面相觑,两人心中突然浮现出同一个念头:“他不会真的是练功练的走火入魔,出现了幻觉而不自知吧,要不然世上哪里有这样诡异的事情?”

    突然,两人一脸的恍然之色。

    喝酒的人都知道,喝醉的人有哪个会说自己喝醉了?纵然他们喝的烂醉如泥,也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醉,还可以喝,正如傻子,他们明明是傻子,可是傻子偏偏却说自己不傻,反而说正常人才是傻子。

    两人一念及此,不由一脸同情的看着赫连问情。

    见两人的神色,赫连问情好像知道两人心中所想,怒道:“刀老弟,你也不信我?”

    刀无垢尴尬了,嘎声说道:“不是我不信,实在是赫连大哥说的这件事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赫连问情的脸色好看了点,掏出一块青铜令牌,正面刻着一个獠牙鬼头,后面刻着“黄泉”二字。

    赫连问情郑重的将青铜令牌递给刀无垢,正色说道:“刀老弟,这是本宗至高无上的黄泉鬼令,但凡黄泉宗弟子,见令如见宗主,现在我将它交给你保管。”

    黄泉鬼令如此重要,赫连问情为什么不将它交给自己的至亲之人?

    刀无垢惊讶的说道:“这样珍贵的东西怎么能交给小弟保管?”

    “我自信老眼还没有昏花,不会看错人。”赫连问情将黄泉鬼令交给刀无垢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刀无垢感动的说道:“赫连大哥就不怕小弟包藏祸心,嘿嘿......”

    赫连问情说道:“有道是白首如新,倾盖如故,难道刀老弟没有听说过?黄泉鬼令交给你,我放心的很。”

    见赫连问情这样信任自己,刀无垢也不推辞了,收好黄泉鬼令,疑惑的说道:“赫连大哥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不但刀无垢疑惑,张追风也不解。

    赫连问情说道:“我原本是想将黄泉鬼令交给一位好友替我保管,谁知道他出了意外,还好遇见了刀老弟,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

    感慨了好一会,赫连问情说道:“若是哪一天我遇到了不测,老哥希望你能手持黄泉鬼令统御黄泉宗,千万不能让黄泉宗落到小人手中,否则我死不瞑目。”

    赫连问情好像是在交代后事,刀无垢开口劝慰道:“赫连大哥正值壮年,怎么能如此颓废。”

    赫连问情强作笑颜,只是这笑容中包含无尽的苦楚、不甘,谁又能体会的到?

    赫连问情苦笑道:“或许是我多想了,总之你替我保管好黄泉鬼令,千万不能有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