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赫连问情的请求
    张追风看着年轻人,暗道:“这人笨的可以,刀无垢有意放他一条性命,他却不知好歹,要是惹恼了刀无垢,枉死城中又要多一条冤魂咯。”

    张追风心中还在叹息不已,耳边响起了刀无垢的话,不由看着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你听好咯,这位便是名震江湖的刀无垢刀......大侠。”

    他原本是顺口想说“刀老魔”的,江湖上的人都是这样称呼刀无垢,可是张追风和刀无垢相处后,发现刀无垢并不是江湖传闻那样动不动就大开杀戒,相反有些正道中人只怕都不如刀无垢,于是张追风到了嘴边的话改成了“大侠”,至少他认为刀无垢当得起这两个字。

    赫连问情听了后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早该想到,我早该想到是你。”年轻人的脸色变的极为的难看,心中恍然,难怪对方一出手就制服了自己,原来是刀无垢。

    “还不快滚,难道要我请你吗?”刀无垢放声一笑,故意摆出一副嚣张的样子,右脚一踢,将掉在雪地上的长剑踢向年轻人。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年轻人捡起地上的配剑,搁下句场面话转身就走。

    赫连问情见刀无垢放走年轻人,不由焦急的说道:“刀兄弟,别让这贼子走了。”

    年轻人身形微微一震,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依旧不疾不徐的走着,他知道若是刀无垢想要自己的性命,自己绝逃不了,他在赌,赌刀无垢自持身份不会对自己动手。

    所以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自己一旦慌张,说不定会引起刀无垢的好奇心,人一旦有了好奇心,就会忍不住出手了。

    刀无垢笑道:“让他走吧,一个小卒子而已,不足为虑。”

    赫连问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懊恼、惊恐、不甘心、茫然、犹豫的神情在脸上交替闪现,他的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事情,竟然让他脸上出现如此复杂的神情?

    张追风见赫连问**言又止的模样,不禁好奇了起来,他老于世故,明白若是直接问赫连问情,赫连问情绝不会告诉自己,要不然也不会犹豫不决,于是感慨的说道:“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他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落在刀无垢和赫连问情的耳中却不同。

    这些天,刀无垢整日奔波,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这两句话无疑道出了刀无垢的心声,赫连问情从苗疆辗转千里来到山东,这段时间,他过的比刀无垢还要惨,被人追杀,没有一刻不是提心吊胆的。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又不约而同的说道:“是啊。”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

    两人刚说完,四目相接,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各自的无奈。

    突然,两人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不由惺惺相惜了起来。

    赫连问情舒了一口气,看着刀无垢说道:“我比你痴长几年,托大喊你声老弟,莫要怪罪才好,多谢刀老弟仗义相助,要不然我这条老命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刀无垢笑道:“赫连大哥说的哪里话,小弟哪敢怪罪哟。”

    两人一句老弟,一句大哥,关系顿时亲近了许多。

    张追风心中暗道:“他们被人称之为魔头,但是行事光明磊落,为人也极为豪爽,这样的魔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害怕,此时,我和两大魔头待在一起,说出去只怕都没有人会相信。”

    别说别人不会相信,他自己现在都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在一个时辰前,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一个时辰后他会和两大魔头待在一起。

    世事无常,谁又能说得清?

    “外面风雪大,不远处有个山神庙,咱们去那避一避。”张追风建议道。

    山神庙离之前打斗的地方确实不远,三人走了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就到了。

    张追风手中有两个酒葫芦,一个递给了刀无垢,一个递给了赫连问情,说道:“两位前辈,天寒地冻,喝口酒,暖暖身子。”

    刀无垢也不客气,喝了一口,又递给了张追风,说道:“你也喝点。”

    赫连问情接过酒葫芦后,一直往嘴里灌酒,好像只有喝酒才能让这位名震江湖的大魔头的胆子变大,他到底有什么秘密?

    过了好一会,赫连问情才开口说道:“刀老弟,咱们两人以前只是久仰大名,从未见过面,可谓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日一见,老弟风采,更甚传闻呐。”

    顿了顿,随后自嘲道:“哪里像我......这般狼狈,到是令刀老弟见笑啦。”

    江湖榜上十大高手,各据一方,终年难得见上一面,他们相互之间几乎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刀无垢微微一笑,说道:“赫连大哥何必妄自菲薄,就说刚才大哥没有在背后暗算那年轻人,这份气度,天下间少有,小弟佩服的紧哩。”

    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张追风想笑,但是不敢笑,他做梦也想不到两个传闻中的大魔头一见面就各自吹嘘了起来,好像伪君子一般,但是转念一想,两人似乎都不是那样的人,这又是为何?

    赫连问情说道:“刀老弟,老哥想请你帮个忙。”

    刀无垢自己身上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哪里还能帮别人,不由踌躇了起来。

    张追风恍然了,难怪赫连问情要奉承刀无垢,原来是有求于人。

    这原本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但是张追风却没有想到,殊不知人有时候就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他哪里会料到身为江湖榜排名第九的高手,又是一宗之主的赫连问情,还会有求人的时候。

    赫连问情见刀无垢犹豫不决,自嘲的说道:“咱们刚认识,到是我唐突了。”

    “赫连大哥这样说,到是令小弟无地自容,只是因为最近我实在是抽不开身。”刀无垢说道,赫连问情出现在山东,又是身受重伤,刀无垢以为赫连问情是邀请他去报仇。

    赫连问情一怔,笑着说道:“我只是想求刀老弟帮我保管一样东西。”

    刀无垢笑道:“既然这样,这个忙小弟帮定了。”

    “多谢刀老弟。”赫连问情说完,脸上的笑意消退,一抹凝重浮现在脸上,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有喝醉,也没有发疯。”

    他只喝了半葫芦的酒,就算再喝十葫芦也未必会醉,他能成为一派之主,自然也不会是疯子。

    但是这莫名其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刀无垢和张追风听的为之一愣,两人很默契的没有插嘴,静静的等待赫连问情的下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