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诡异剑法
    赫连问情乃江湖榜排名第九的高手,黄泉鬼爪这门功夫阴狠毒辣,赫连问情已经练的十个指头含有剧毒,一旦被他抓破皮肤,剧毒入体,几乎很难在赫连问情的手下逃的性命。

    刀无垢笑着说道:“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赫连问情已经身受重伤,一身本领只怕不及平时十之二三。”

    张追风尴尬的笑了笑,心中还是不信打斗中的老头会是赫连问情,要知道黄泉宗远在苗疆,身为一派之主的赫连问情又怎么会独自一人出现在山东,而且还身受重伤,被人追杀。

    突然,年轻人手中的长剑一震,刚逼退赫连问情,随即施展出“寻花问柳”,“寻花问柳”一招两式,可攻可守,长剑笼罩向赫连问情胸前三处要害。

    赫连问情虽然身受重伤,但是眼力还在,只见他脚下错步,左手弹向长剑,右手一招“鬼爪夺命”抓向年轻人的脉门。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长剑居然指东打西,明明是攻赫连问情胸前的三处要害,可是剑尖一转,指东打西,封住了赫连问情的右手,继而刺中了赫连问情的左肩。

    赫连问情闷哼一声,左肩一片殷红。

    “好诡异的剑法。”刀无垢忍不住惊讶的说道,换做自己的话,只怕也会中招。

    年轻人刺中了赫连问情后,随即轻轻往后一跃,游走在赫连问情的身边,看架势好像是猫戏老鼠。

    张追风纳闷的说道:“他为什么不下杀手?”

    刀无垢说道:“他是忌惮赫连问情的黄泉鬼爪。”

    没有多久,年轻人再次施展出诡异的剑招,长剑指南打北,又刺中了赫连问情的后背。

    赫连问情身受重伤,身上又添新伤,动作越来越慢。

    突然,赫连问情怒吼一声,双手接连攻出五六爪,逼退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说道:“好汉,咱们无冤无仇,你何必要赶尽杀绝,要知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哈,你还有以后吗?”年轻人讥笑道。

    见没有回旋的余地,赫连问情感慨的说道:“有道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要不是身受重伤,老夫顷刻间就可以取你狗命,如何能让你这般嚣张。”

    听老者的口气如此之大,张追风惊讶的说道:“难道他真的是赫连问情?”

    刀无垢笑道:“应该不会错。”

    “安心上路吧。”年轻人满脸残忍的笑意,长剑一展,剑光乍现,一招“长虹贯日”直取赫连问情的咽喉,剑光快逾闪电。

    赫连问情刚抢攻了五六爪,已经差不多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哪里还接的下如今迅猛的一招。

    见年轻人剑势如虹,恍如一道匹练激射而来,赫连问情往后闪退,他实在是没有多少力气了,脚下踉跄,竟然一下跌倒在了雪地上。

    生死关头,赫连问情的脸上没有一点惊慌之色,心中暗道:“自己纵横天下,岂能死在一个鼠辈手中?”

    一念及此,赫连问情伸出右手抓向自己的咽喉,要是抓实,必死无疑,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自绝,他身为一派之主,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说时迟,那时快。

    两点银光乍现,恍如流星。

    一点射向赫连问情的右手,另外一点射向年轻人手中的长剑。

    啪,铛两声几乎同时响起,两道银光也随即掉在地上,原来是两块碎银子。

    “何方鼠辈!”年轻人往后一跃,退开一丈多远,暗自戒备的看向周围的林子。

    赫连问情也是一愣,想不到暗中有人出手相助,随即打消了自绝的念头。

    刀无垢和张追风走了过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刀无垢淡淡的说道。

    眼看就要得手,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年轻人一脸恼怒的看着刀无垢,威胁道:“阁下还是少管闲事,莫要惹祸上身,烦恼皆因强出头,阁下何必自寻烦恼。”

    刀无垢纵声一笑,说道:“江湖人管江湖事,今天这事我管定了。”

    “找死。”年轻人讥笑道。

    话音未落,年轻人举剑扑了上来。

    “小心。”赫连问情忍不住提醒道。

    “何苦来哉!”刀无垢叹气道。

    年轻人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陡然施展出指东打西的诡异剑法,表面上刺的是刀无垢胸前的“期门”和“将台”两处要害,谁知道长剑一抖,竟然刺到了刀无垢的后面。

    这种剑法可谓真是诡异至极,令人防不胜防,长剑绕到刀无垢的背后,嗖的一下刺向“筋缩”和“灵台”。

    要是这两处要害被刺中,半边身子都会麻木,使不出一点力气,后果可想而知。

    刀无垢似乎早就料到了对方会施展这样诡异的剑法,腰身一拧,身子微微一侧,右手朝前一探,恍如闪电,施展出擒拿手中极为厉害的一招“云龙探爪”,瞬间扣住了对方脉门。

    可别小看了刀无垢的一拧、一侧、一探,这其中对时机的把握可谓是妙到巅毫,尤其是腰身的拧转,若是功夫不到家,这个时候只怕背上多了两个窟窿,擒拿手更是又快又准。

    年轻人脉门被扣,顿时脸色大变,整条手臂都麻了,使不上一点力气,长剑“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刀无垢左手一掌拍出,将年轻人拍的往后倒退一丈多远,最后跌倒在地。

    年轻人哪里会不知道是刀无垢手下留情,脑中灵光闪现,站起来说道:“阁下好快的身手,在下佩服,你可知道你救的是个什么人?”

    刀无垢嬉笑道:“什么人,你说说看?”

    “他是一个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的大魔头,我观阁下一身正气,气度不凡,理应铲奸除恶,怎么能不辨忠奸,出手救这魔头,实在是大大的不该。”年轻人说的振振有词。

    他既捧了刀无垢,又贬了赫连问情,在他看来,或许不要自己出手,刀无垢就会铲奸除恶,要了赫连问情的老命。

    刀无垢莞尔一笑,对张追风说道:“你跟他说说,我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