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天下第一神偷
    刀无垢得知武林四宝之一的玉如意在济南曾经的首富罗金玉的府上,按照自己心中的猜想,刀无垢决定碰一碰运气,于是和王二呆分别后,刀无垢马不停蹄的赶往济南。

    这一日,外面正下着鹅毛般的大雪。

    冷风哀嚎,吹的呜呜作响,恍如来自地狱的号角,大地早已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一眼望去,白雪皑皑,路上没有几个过往的行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房子里烤着火炉,显然没有几个人愿意出来挨冻。

    一匹骏马由南面而来,在雪地里疾驰,马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样子累的够呛。

    马上的男子头戴毡帽儿,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单衣,路人看到了都感觉一阵冷意,可是黑衣男子却丝毫不怕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急急赶往济南的刀无垢。

    马蹄飞扬,所过之处,冰雪四溅,马蹄踏碎了冰雪,却踏不碎刀无垢心中的疑惑。

    此时,马儿已经进入了仲宫镇。

    仲宫镇离济南城只有二十里的路程,就算不骑马,以刀无垢的脚力也不需要一个时辰就可以赶到。????接连赶路,早已让马儿筋疲力尽,刀无垢放慢速度,准备找家酒楼客栈暂做休息。

    举目四望,“四海酒楼”四个大字跃入了刀无垢的眼帘,刀无垢微微一喜,驱马上前。

    一个贼头贼脑的短小汉子正掀开酒楼厚厚的挡风门帘,从酒楼走了出来,刚走出来,便见到驱马而来的刀无垢。

    汉子仰头一望,看了一眼刀无垢,随即立马低下了脑袋,也不知道是不是外面太冷,汉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中暗道:“咦,这魔头怎么来了。”

    原本准备出去的他又重新退回了酒楼。

    刀无垢自然也看清楚了汉子的面貌,恰巧也认识他,不禁笑了笑。

    别看这个汉子长的其貌不扬,甚至有些猥琐,在江湖上却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乃天下第一神偷张追风,江湖人称“空空妙手”,轻功之高,足可以排进天下前五。

    飞雪漫天,道路堵塞,商人旅客不得已只能暂留等待天晴,所以酒楼的生意特别的好。

    刀无垢用手压了压头顶的毡帽,信步走了进去。

    外面天寒地冻,四海酒楼里却热浪掀天,喧哗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常,虽然只是隔了一道门帘,却好像是两个世界。

    刀无垢的目光在大厅中一扫,发现张追风一个人坐在大厅的角落里,正偷偷的望着自己,刀无垢嘴角含笑,抬腿走了过去,坐在桌边。

    张追风有些不自然了,感觉身子有些僵直,心中忐忑不安,强装笑脸的说道:“前辈,我没有得罪你吧?”

    刀无垢笑道:“你比我还大,我可不敢当前辈。”

    张追风无言以对,不由干笑了几声,心中暗道:“你以为我喜欢喊你前辈,今天也太倒霉了,撞上这个煞星,出门没看黄历啊。”

    “你别紧张,我不会害你,只是找你打听个事。”刀无垢笑吟吟的说道。

    刀无垢原本的打算是到了济南后,打听下罗金玉的府邸在哪里,如今见到了天下第一神偷张追风,便起了向他打听的念头。

    一听不会害自己性命,刀无垢这样的高手一言九鼎,张追风信得过,心中松了一口气,给刀无垢倒了一杯酒,说道:“只要是小弟我知道的,小弟一定如实相告。”

    刀无垢点了点头,却听见大厅中陡然爆出一阵喝彩声,两人不约而同的朝大厅中间望了过去。

    只见大厅最中间的那张桌旁坐满了人,一个红光满面的老者说的眉飞色舞,唾沫四溅,另外七人听的津津有味,刚才的喝彩声就是这七人喊出的。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张家助拳的“怪力老叟”方忠友。

    原来刚才方忠友说到秦东来一手隔空摄物的本领,身边的人听了不由高声叫好,江湖中人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

    只听有人问道:“方老英雄,泰山派有这样厉害的高手,张家的人岂不是要吃大亏,后来怎么样啦?”

    泰山派和张家约斗的事情,闹的山东地面上是人尽皆知,但是大多数人却不知道约斗当天发生的事情,方忠友刚好参加了约斗,见别人向自己打听,老头子不禁得意万分,有些飘飘然。

    “你们是没有去看,要知道泰山派有三十多位高手,而张家这边才五人而已,这要是打起来,那还不死人?”方忠友指手画脚的说道,其实泰山派那边只来了二十多人,他偏偏夸大,用意不言而喻。

    喝了一大口酒,方忠友接着说道:““飞燕仙子”郭春燕的脾气想必各位都有所耳闻,那叫一个暴躁,连男人都自愧不如。”

    身边的几人都点了点头。

    “眼看双方一样就要打起来,老夫知道不出面是不行了,连忙从暗处走出来,说道:“各位仗着人多势众,未免有失江湖公允。”秦东来见老夫阻拦,板着一张脸,不悦的问我是何人。”

    旁边的人听的哈哈大笑,有人说道:“他连方老前辈都不认识,还有什么脸在江湖上混。”

    方忠友听的很是受用,摆摆手说道:“老夫哪里会和他一般计较,这个时候,泰山派石掌门站出来说道:“这位是名震天下的方老英雄。”秦东来听了老夫的名号后,仗着功力高深,要和老夫对一掌,谁要是输了谁就退出约斗。”

    “结果呢?”

    方忠友捋了捋下巴白花花的长须,得意的说道:“咱们对了一掌,老夫纹丝不动,他却后退了五六步,孰高孰低,还用说吗?”

    “好!”大厅中又是一阵喝彩声。

    听到此处,刀无垢刚好往嘴里倒酒,实在是忍不住了,噗的一声,喷了张追风满脸。

    求推荐、打赏、收藏!!!!!!谢谢各位好心滴大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