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赠药
    说话间,“清风剑”张奇峰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女婴从府内走了过来,脸色不是很好看。

    自己的老婆和一个自己不相熟的男子说话,任谁也没有好脸色,尤其是知道这个男子是邪道高手,张奇峰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可是一想到眼前的男子暗中出手化解了这次的危机,张奇峰也不好发作,生硬的说道:“春燕,孩子饿了,你去喂奶,我来招待你的朋友。”

    “你的朋友”这四个字说的特别的重,言外之意是你刀无垢不是我张奇峰的朋友。

    刀无垢没有恼怒,王二呆却听的不乐意了,别人出手相助,你非但没有一句谢谢,反而一开口就划清界限,王二呆有点瞧不起这样忘恩负义的人,大囔道:“走啦走啦,还不赶路,过年都会赶不回去。”

    郭春燕接过女婴夹在中间是左右为难。

    刀无垢好像没有听懂张奇峰的言外之意,瞪了王二呆一眼,看着郭春燕怀中的女婴,小家伙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竟然冲着刀无垢甜甜一笑,模样极为讨人喜欢。

    刀无垢掏出一个小瓷瓶,当初在天照神宫找到天玉圣膏后,刀无垢自己留下来三分之一的天玉圣膏,说道:“想不到你连小孩都有了,真是可喜可贺。”

    话音微微一顿,接着说道:“来的匆忙,没有带什么礼物,这个就当送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张奇峰哪肯接受一个邪道高手的礼物,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虽然咱们张家不是什么大门大户,但是小孩子的玩意还是有不少。”

    郭春燕也不知道小瓷瓶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瞪着张奇峰说道:“又不是给你的。”郭春燕接过小瓷瓶笑道:“你送的东西肯定不凡,我替倩儿谢过你了。”

    “这小家伙叫倩儿?”刀无垢说道。

    “嗯,她叫张倩。”郭春燕柔情的看着怀中的女婴。

    “好名字。”刀无垢说道:“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叨唠了,告辞。”

    “你不进去坐一坐。”郭春燕有些失望的说道。

    “改日吧。”刀无垢笑道,随即转身离去。

    郭春燕两夫妻刚进大门,就听见刀无垢的声音传来:“瓷瓶里面装的是续筋接骨的良药,切莫随便扔掉。”

    听到“续筋接骨”四个字,两人身形为之一顿,连忙回头朝外望去,可惜早已不见刀无垢的身影。

    郭春燕不悦的看着张奇峰,说道:“你这人的气量怎么这样小,哼......”

    张奇峰讪讪的说道:“咱们好歹是正道中人,和一个邪魔外道交往,总是不好。”

    “邪魔外道?”郭春燕听的怒火直冲,大声呵斥道:“要不是这个邪魔外道,今天的事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哩,那些正道中人有几个为了你的事情出头?这倒好了,他还送这样珍贵的灵药给你,这份情......”

    说着,郭春燕已是满眼雾水,哽咽的已经说出下去。

    张奇峰百感交集,羞愧的满脸通红,辩解道:“江湖传闻......”

    郭春燕打断道:“我和他认识多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江湖传闻......照这样说,难道我是一个是非不分的女人?”

    按下郭春燕和张奇峰两人的争论不表,咱们接着说刀无垢。

    刀无垢和王二呆离开张府后,两人走在乡间小路上,王二呆说着刀无垢走后张府发生的事情。

    原来当时在场的人听到刀无垢隐藏在暗处后,都不敢轻举妄动,郭春燕自知想要为丈夫讨回公道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约斗不了了之。

    这次约斗王二呆大出风头,到如今都笑的合不拢嘴,过了好一会,王二呆轻“咦”了一声,说道:“不对呀,咱们往北走做什么?回家的路在南边。”

    “我自然是有要事。”刀无垢说道。

    一听刀无垢有要事,王二呆眉头微微一皱,停下了脚步,说道:“不走了,不走了。”一屁股坐在路边,抽着大烟杆。

    刀无垢纳闷的说道:“好好的,怎么像个女人一样生什么闷气。”

    王二呆吧嗒吧嗒了两口烟,说道:“刀八坨,不是我说你。”

    “说。”刀无垢也坐了下来。

    王二呆说道:“你的倒霉皇帝都死了,你还去北边干什么?难道要为他报仇?”

    抽了两口烟,接着说道:“听兄弟一句劝,别去了,如今天下已定,你还和当今的皇帝老儿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刀无垢沉默了一会,说道:“建文帝并没有死。”

    王二呆也忍不住“啊”了一声,小声说道:“不是说被大火烧死了吗?怎么回事?”

    “一言难尽。”刀无垢说道:“当初娘大病,危在旦夕,幸亏你昼夜赶过来给我报信,也幸亏他派御医,娘才捡回了一条命,我欠他一条命,纵然是要我去死,我也无怨无悔。”

    说起往事,刀无垢仍旧一脸的后怕。

    王二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江湖人讲的就是一个“义”字,他又能说什么了?

    “你娘、你的师傅,还有吴玉他们都盼望你回去,要是有空的话,你还是回去看看他们吧。”王二呆说道。

    王二呆说的话,每个字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刀刀刺在刀无垢的心头,令他极为的难受。

    “为人子,我没能尽孝,为人臣,我没能尽忠,我心中的苦,你懂不?”刀无垢说着,眼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湿润。

    “唉,你小心点。”王二呆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我一切安好,叫他们不要记挂。”刀无垢说道。

    “要不要我帮忙?”王二呆说道。

    刀无垢知道自己办的事情危险万分,怎么会让自己的朋友陪自己犯险,笑道:“你能帮什么忙?”

    “吓,小看我。”王二呆嬉笑道。

    “行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就此分别,保重。”刀无垢站起身,朝前走去。

    他不敢继续说下去,怕自己忍不住跟着回去,他还不能回去,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只听身后传来王二呆的声音。

    “刀八坨,你可千万别死了。”

    刀无垢头也不回,只是挥了挥手,那道修长的身形在王二呆的眼中显得是那么的寂寞与孤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