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仗义相救
    秦东来正弯腰准备擒拿女子,并不是没有提防对方用暗器伤人,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女子射出来的不是暗器,而是一团黑色烟雾。

    若是暗器还好对付,秦东来有把握接住,但烟雾是无形之物,如何去接?

    秦东来当下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往后倒滑出去,但还是吸进去了一些毒雾,顿时感觉心慌气闷,秦东来着了道,怒不可遏的道:“妖女,死。”

    女子冷哼一声,说道:“我死了不要紧,有你陪葬我怕什么。”

    “区区小毒,能奈我何?”秦东来不屑的说道,嘴上这样说,但是手中的动作却停了下来,他刚学的一身本领,还没有名震江湖,若是陪这女子死了,岂不是太过冤枉?

    “哈,小毒?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知道你中的什么毒吗?”女子强装镇定的说道:“你运功到脊椎,第三节腰椎是不是感觉有些刺痛?”

    秦东来暗自运功,果然,正如女子所言,腰椎的第三节确实有刺痛感,秦东来面色微微一变,说道:“把解药交出来,老夫饶你一命。”心中却另做打算,等拿到解药,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女子笑道:“当我三岁小孩吗?实不相瞒,你中的是三日绝命散,若是没有解药的话,三日后全身溃烂而死。”????其实她是在诓骗秦东来,秦东来中的只是普通的毒烟,以秦东来的功力最多只要一盏茶的工夫就可以将毒排出体外。

    秦东来冷声说道:“你要怎样?”

    女子说道:“你退后五十丈,然后背对着我,数到一千个数后才能转身,解药我就放在原地。”

    秦东来说道:“你要是趁机跑了”

    话还没有说完,女子咳嗽两声,每一下都咳出一口血,打断道:“如今我身受重伤,纵然就算让我跑半个时辰,又能跑到哪里去?我只想用解药换我的一条命。”

    秦东来阴森的说道:“哼,我还不如自己取。”

    “你别过来,要不然我情愿将解药洒到地上,咱们拼个玉石俱焚。”女子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口,做出一副往地上倒的架势。

    秦东来老奸巨猾,刚才一边说话,一边在暗自运功排毒,发现刺痛感没有开始那么强了,冷笑道:“老夫怎么感觉中的毒并不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啊,哈哈”

    女子一听,一颗心好像沉到了无底深渊,哪里还能镇定得了,眼中闪烁着惊恐之色,一颗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见女子如此模样,秦东来更加的确信了自己的推断。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要苦苦相逼。”刀无垢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先前秦东来追女子的时候,刀无垢并没有急着追过来,而是藏在暗处注意张家大院的情况,见双方并没有因此混战,这才放心的跟了过来。

    “刀无垢,救我。”女子见到刀无垢,仿佛溺水的人看到了救命稻草,眼中燃起了希望。

    秦东来心中早已知道女子不是暗算自己的人,此时见刀无垢走过来,冷冷的说道:“你就是在张家大院暗算老夫的人?”

    刀无垢笑道:“不错,在下看不惯你以强欺弱。”

    “有种。”秦东来怒极反笑,话音未绝,一记“玄冥阴风掌”拍向刀无垢。

    “他的掌力有古怪,千万别被他打中。”女子在一边提醒道。

    阴风扑面袭来,刀无垢本想闪避,但是听女子这样一说,心中反而激起了好胜之心,暗道:“这种阴风掌力,他能伤得了你,未必能伤得了我。”运转内力,举掌迎了上去。

    两掌相接,砰的一声,两掌陡然分开。

    秦东来身中毒雾,一身功力只能发挥出十之七八,当下被震的后退了六七步才稳住身形,反观刀无垢,身形被震的晃了晃,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一股奇寒从掌心传了过来,手掌被冻的有些气血不通,刀无垢运转玄功,眨眼间将手掌的奇寒驱散,恢复了正常,心中暗道:“果然有些本事,要是他功力再深厚些,只怕我还真承受不住。”

    轻视之心顿减,刀无垢好暇以整的看着秦东来,说道:“再来。”

    刀无垢不知道的是秦东来的玄冥阴风掌才练到小成,若是练到大成境界的话,冒然的对掌,刀无垢也会吃个苦头,不会像如今这般轻松,这一点和内力的高深无关。

    见刀无垢若无其事,这一下,把秦东来吓的够呛,心中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刚才自己中的毒烟真是三日绝命散,要不然怎么会打不过一个晚辈?”

    一念及此,也顾不上脸面不脸面了,掉头就跑,几个呼吸就不见了踪影。

    他哪里知道刀无垢在东瀛得到了天照神宫宫主的“醍醐灌顶”传功,凭空增长了二十年功力,一身功力早已不输于老一辈。

    “你怎么不留下他。”女子责怪道。

    刀无垢笑道:“他又没有得罪我,我干嘛要杀他?到是你,咱们的账还没有算清了。”

    女子被秦东来打成重伤,玄冥阴风掌的阴寒掌力侵入经脉中,她自己化解不了,身体冻的不停的颤抖,要是不及时化解体内的寒气,就算能保住性命,也非得在床上躺几年不可,到时候武功大跌,说不定还要落下残疾。

    女子年纪轻轻,哪里想落个残疾之身,可怜兮兮的哀求道:“之前我戏弄你是我不对,你先救我,到时候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哇的一下,又是一口血吐出,脸色愈见苍白。

    若要见死不救,刀无垢还真做不出。

    “唉,谁叫我是菩萨心肠。”刀无垢说着伸手探向女子的脉门,想要看看女子伤的有多重,谁知道刚碰到女子的手腕,刀无垢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一块寒冰,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好厉害的阴寒掌力。”刀无垢心中一惊,暗道:“幸亏她功力不弱,要是换一个功力稍弱的人,现在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