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玄冥阴风掌
    王二呆暗道好险,大烟杆横在胸前,戒备的看着秦东来。

    一击不中,秦东来一跃而起,如雄鹰搏兔,直扑王二呆。

    阴风扑面,王二呆如坠冰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冻的身体都有些僵直了,心中暗道:“这是什么邪功,竟然这样厉害?”

    秦东来施展的是他师尊玄冥法王的独门功夫——玄冥阴风掌。

    玄冥阴风掌发出的时候,阴风四吼,令人如坠冰窖,这门功夫要是练到大成,触之必死,端的是厉害无比,秦东来也只是练到小成。

    “第三招。”郭春燕喊道。

    所有人都不免有些紧张了起来,好像在比斗的人是自己一样。

    两人功力相差太多,不管是硬碰硬还是闪避,王二呆都是必输无疑。

    若是再吐一次浓痰,那就是无赖了,何况秦东来未必没有防着自己这一招,王二呆急的眼皮直跳,暗道:“刀无垢啊刀无垢,你还不出手要到什么时候才出手?这个节骨眼上,你可戏弄不得我。”

    说时迟那时快。

    眼见秦东来就要抓到王二呆身上,突然,秦东来的脑袋莫名其妙的一偏,身子微微一顿,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身子也跟着斜飞出去一尺。

    “哎哟。”王二呆怪叫一声,小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往斜上方踉跄两步,王二呆眼观鼻,鼻观心,知道刀无垢在指点自己,趁机往地上一滚,堪堪避过秦东来抓来的大手。

    两人身体交错而过,秦东来的手离王二呆仅仅只有一寸的距离,只要他掌力吐出,就可以轻松要了王二呆的命,但是他先前开口说要生擒王二呆,纵然打死王二呆,他也不算赢。

    秦东来愣在原地,老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突然怒吼道:“是哪个不要脸的暗算老夫。”秦东来一偏头,一条硬虫从耳朵里掉了出来。

    在场的人除了王二呆外,其他的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举目四望,看不到半个人影。

    郭春燕嘲笑道:“三招已过,输了就是输了,想不到你还找这样可笑的借口。”

    秦东来怒不可遏,顺着刚才虫子打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并没有看到可以藏人的地方,随即拔地而起,扑向房顶。

    只见房顶人影闪现,看身形竟然是一个女人。

    在场的人俱是一惊,想不到还真有人在暗处,王二呆惊讶的是此人竟然不是刀无垢,心中的惊讶更甚过别人。

    女子行踪暴露,边跑边怪叫道:“追我做什么,使坏的是刀无垢。”

    话音未绝,女子已经掠出去三十多丈,轻功之高,令在场的人又是一惊。

    让人震惊的事情接连出现,当听到“刀无垢”三个字后,在场的众人似乎被震惊的麻木了,慌忙举目四望,好些人心中几乎浮现出同一个念头:“刀无垢这魔头来这里干什么?”

    原本想要追上去的人身形一顿,生怕刀无垢蹿出来暗算自己。

    石来宝怕秦东再次来遭到暗算,大喊道:“师叔,穷寇莫追。”

    可是秦东来刚从西域返回中土,哪里知道刀无垢是何许人,心中恼怒的他径直追了过去。

    一炷香的工夫过后,女子见秦东来紧追不舍,轻功和自己不相上下,可是对方年纪比自己大了许多,内力肯定比自己深厚,一旦等自己内力不济,迟早会让对方追上。

    女子心中暗暗叫苦,不由暗自咒骂起刀无垢来。

    反正逃不过,何不趁自己有一拼之力的时候斗一斗这个老头?女子想着,身形一顿,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逃了?”秦东来站在女子三丈外的地方,独眼中闪烁着摄人的光芒。

    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哈,我何必要逃,你这个人真是笨死了,暗算你的又不是我,你还一个劲的追我。”

    女子说话极快,像连珠炮一样,不等秦东来接话,接着说道:“我也很讨厌暗算你的那个人,说不定他正在暗处瞅着咱们,咱们打起来的话,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秦东来见女子不像说话,心中半信半疑,独眼朝四周的林子里望去,却不见半个人影。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女子见秦东来左顾右盼,身形一晃,来到了秦东来的跟前,双手笼罩住秦东来胸前六处要害,施展的是极为厉害的大擒拿手。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秦东来讥笑道,不退反进,手掌一翻拍了过去。

    只见一股阴风迎面扑来,女子感觉全身血液都好像快要凝结了似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缓,她的功力到底要比王二呆深厚,不像王二呆身体都有些不听使唤。

    好厉害的邪功,女子心中大惊,还好刚才没有用全力,留了三分余力以防不测,想不到还真救了自己一命,女子连忙止住身形,可还是被秦东来的掌风扫到了肩头,肩头有如刀割一般的疼痛,一个跟头往后翻了过去。

    女子还没有站稳,秦东来右掌一翻,雄厚的内力汹涌而出,紧接着对着女子发出一记劈空掌,掌力恍如凛冽的寒风,令人冷彻心扉。

    砰的一声,无形的掌力打在女子的胸口,女子惨呼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感觉胸口奇寒无比,差点晕死过去,连忙运转内力想要化解胸口的奇寒,身子有如断线的风筝,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飞出去三丈多远,狼狈的摔在地上。

    秦东来纵声大笑,不急不慢的走过去。

    其实以女子的本领也可以抵挡秦东来好几十招,只是一时不察对方竟然练有武林中罕见的阴风掌力,一着不慎,几招就被秦东来打成重伤,可谓是冤枉至极。

    女子惊慌的看着越走越近的秦东来,说道:“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晚辈一马。”

    “你暗中使坏,害老夫颜面尽失,光这一点就饶不得你。”秦东来阴测测的说道,其实一交手,他发现女子功力不高,心中明白眼前的女子不是暗算自己的人,如此一说,只是找个借口罢了。

    说完,蒲扇般的大手伸过去一抓,五指如钩,恍如地狱勾魂使者的利器。

    “老匹夫,去死。”女子叫骂道,右手猛的一抖,啵的一声,一股黑色的烟雾顿时袭向秦东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