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急中生智
    石来宝见王二呆接连打败自己门下的两位徒弟,又见他此时信心大增的站在场中,前后神色判若两人,心中暗自奇怪,想不出个所以然,问道:“这位少侠好功夫,不知道令师是哪位大侠?”

    王二呆知道对方在打探自己的师承,对自己的便宜师傅,王二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说出来指不定能让对方还有所顾忌,笑道:“江南第一神捕就是我师尊。”

    ““千里追魂”柳如风!”石来宝惊叫道。

    其他人也纷纷动容,除了郭春燕这一方的人外。

    其实柳如风并没有收王二呆为徒弟,但是确确实实的传了他功夫。

    既然传了王二呆功夫,为什么不是他的师傅?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一年,王二呆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他和刀无垢两人在老家的湖边撒网打渔。

    谁知道一网下去,鱼没有打到一个,反倒打上来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江南第一神捕,江湖人称“千里追魂”的柳如风。

    柳如风当时身受重伤,在王二呆和刀无垢两人的帮助下,才捡了一条性命。

    王二呆见柳如风一身打扮,就知道是传闻中的江湖豪客,等柳如风一醒来,就恳求收自己为徒。

    柳如风的命是王二呆救的,想到自己也没有衣钵传人,起了收徒的心思,但是他并不知道王二呆的为人,要知道柳如风一生正直不阿,收徒自然考虑对方的心性,若是心性不好,他是万万不会收的。

    当问到王二呆有什么理想的时候,王二呆想都不想,说道:“铲奸除恶,杀了那些狗官。”

    柳如风是公门中人,听了这话,哪里还敢收王二呆为徒。

    最后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的千里追踪术传给了王二呆,也算报了救命之恩,但是并不承认王二呆是自己的徒弟。

    “原来是柳神捕的高足,失敬、失敬。”石来宝客气了许多。

    王二呆暗道:“还是便宜师尊的名号好用。”当下笑道:“好说,好说。”

    被石来宝请过来助拳的人,见王二呆是柳神捕的弟子,原本想露一两手的人遂打消了念头,大家都是老江湖,不想得罪柳如风,那样实在是费力不讨好。

    殊不知王二呆是扯着大旗作虎皮,根本不是柳如风的徒弟。

    这样一来,王二呆打败了泰山派的大弟子侯万全,其他人又不出手,小一辈的泰山派弟子更不是对手,无奈之下,独眼老者又站了出来,说道:“老夫来领教少侠高招。”

    王二呆如今有了依仗,也不惧怕,说道:“看来你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呀。”

    独眼老者哼了一声,说道:“泰山派长老秦东来,请赐教。”

    “秦东来”三个字一出,除了泰山派的人外,场上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一阵哗然。

    “金刀”沈阔海大声说道:“我说你怎么有点眼熟,原来是你这淫贼,二十年前,你不是被逐出泰山派了吗?”

    “怪力老叟”方忠友也沉声说道:“石掌门,你是不是应该给在场的江湖朋友一个交代?”

    秦东来,论辈分是石来宝的师叔,二十年前作恶的时候,刚好碰到“铁掌神剑”张不平,那时候的张不平年轻气盛,哪里看的过去,直接刺瞎了秦东来一只眼睛,随后又带着他回到泰山派,交给泰山派掌门处置。

    最后,秦东来被打穿了琵琶骨,废除了武功,逐出了泰山派。

    也是秦东来命不该绝,在西域碰到一个高人——玄冥法王,不但给他续筋接骨,还收他为徒,传了他一身本领。

    秦东来苦练武功,这次回来是想报仇雪恨,谁知道张不平死了。

    有道是父债子还,当秦东来得知“清风剑”张奇峰是张不平的儿子后,毫不犹豫的出手,打穿张奇峰的琵琶骨,废了他功夫,以报当年之仇。

    石来宝打了个哈哈,笑道:“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如今秦师叔弃恶从善,这是天大的好事,难道各位豪杰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

    石来宝这样一说,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要是还说下去就显得自己心胸狭窄,最主要的是秦东来最近还没有恶迹。

    “好,能和泰山派长老过招,在下荣幸的很,请。”王二呆说道。

    秦东来毕竟是老一辈高手,对一个后辈也拉不下脸面先动手,说道:“还是你先请吧。”

    “我好歹是代表主人,你是客人,主人怎么能先动手,你不要有顾虑,动手吧。”王二呆说道。

    按江湖规矩,约斗的时候,自然是客人一方先出招。

    听王二呆的口气,好像一个长辈对晚辈一样,秦东来听的火冒三丈,心想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

    “若是三招之内不能生擒你,算我输。”秦东来说道。

    话音未落,秦东来长臂一伸,蒲扇般的大手抓向王二呆。

    看似随意一抓,其实暗暗笼罩住了对方的“期门”、“檀中”、“将台”、“肩井”四处要害。

    王二呆见状,心头微沉,有种无处闪避的感觉,根本看不出秦东来要点自己哪出要害,这就是功力不到的缘故,眼力自然要差上许多。

    王二呆把心一横,施展“寻花问柳”,大烟杆往前连点三下,随后烟斗朝下,往回一拉,扫向秦东来的腰间软肋。

    秦东来纵声大笑,左手一弹,右手招式不变,仍旧抓向王二呆。

    铛的一声,王二呆虎口生疼,大烟杆差点脱手而出。

    “第两招。”郭春燕在一边喊道。

    其实秦东来刚才左手弹开大烟杆,只是防守,自然算不得一招,最多只能算半招,但是秦东来也不在意,在他看来,王二呆绝对躲不开自己的一抓。

    见避无可避,王二呆急中生智,一口浓痰吐向秦东来,拧腰闪躲。

    秦东来想不到对方会使出这样粗鲁的举动,要是被浓痰吐中,纵然自己胜了,那也是颜面无存,身子微微一侧,避开浓痰。

    嗤的一声,王二呆胸前的衣服被秦东来撕下一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