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张府约斗
    张府!

    在山东地面上,姓张的人多了去了,张府也多不可数,但是没有一个姓张的府邸有这家有名,因为这家府邸的主人是“铁掌神剑”张不平,一个受人敬仰的大侠。

    府邸看上去,既不豪华,也不阔气,只是比平常人家的多了几间房间而已,平日里,宅子里面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如今却冷冷清清,说是门可罗雀也不为过。

    这一切只因为张不平死了。

    张不平生前,张府可谓是宾客如云,里面欢声笑语不断,谁知道张不平死后还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张府就萧条成了这般光景,世态炎凉,人心冷暖,令人唏嘘不已。

    若是张不平看到的话,只怕会感到“不平”,可惜,死人是不会看到了。

    当你有钱的时候,天天陪在你身边的朋友不一定是真心的,只有当你穷困潦倒,不得志的时候,还能陪着你、鼓励你的人那一定是好朋友。

    看得出,张不平的朋友大半都不是真心的,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如今还不到午时三刻,张家的大院里已摆了七桌酒席,没有一个人入座。

    院子里站着七个人,都看向大门口,好像在等什么人。

    此时,天色阴沉,愁云惨淡,寒风怒吼。

    七人的心情也好像此时的天气一样,脸上愁云密布,满是凝重之色。

    站在最中间的是“清风剑”张奇峰,张奇峰脸色苍白,恍如大病初愈,琵琶骨被打穿,武功被废,看来对他的打击不小。

    “飞燕仙子”郭春燕站在他的身边,脸色也不好看,因为自从请帖发出去,邀请张不平的朋友过来助阵,谁知大多都是推脱有病不能前来,来的还不到十人,仅仅只有五人而已,人心冷暖,可见一斑。

    这五人中还有一人并没有收到请帖,只是听说了,就星夜赶来,到是令郭春燕大感意外。

    这个人身材修长,肌肤胜雪,容色靓丽,双目有如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高雅出尘的气质,令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世上多少女子都自愧不如,可惜,他是一个男人,此时正叼着一杆大烟枪,吧嗒吧嗒的抽着,时不时的吞云吐雾,看样子,显得心事重重。

    美好的一面瞬间崩塌,似乎世上美好的事物往往不能长久,有如昙花一现。

    这个人姓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到了三岁才开始说话,于是他爹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王二呆,其实他一点也不呆,不但不呆,而且很聪明,若是有谁认为他是一个呆子的话,那人绝对是个呆子。

    王二呆也是刀无垢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真正的好朋友,他们可以为了对方去死,你说这种朋友好不好?

    “难道就咱们这几人吗?”王二呆吐了一口烟,看着身边的几人,心中暗忖道:“若是只有这点人的话,到时候,只怕不但不能讨个公道,反而会自取其辱。”

    另外的四人分别是威武镖局的局主“金刀”沈阔海、“鹰爪王”甘蒙、“怪力老叟”方忠友和“双剑客”田长顺。

    “飞燕仙子”郭春燕是出了名的暴脾气,随即接口说道:“这次收到了二十七份拜帖,你要是怕的话,趁着现在赶紧走,没有人会怪你。”

    按照江湖规矩,收到二十七份拜帖,对头自然会来二十七个人,人数足足是自己这一边的四倍还多,张奇峰成为了废人,不能上场,自然不能算上他。

    “呵,我要是怕就不会来啦。”王二呆笑道,心中想着反正只是比斗,就让对方揍一顿,至少也落个好名声。

    “我没有看错你,你果然还是我的好朋友。”郭春燕说道,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王二呆附和的说道:“咱们当然是朋友。”

    突然,一阵大笑从外面传了进来,只见外面人头攒动,不下于二十人,走了进来,为首的赫然就是泰山派的掌门石来宝。

    石来宝笑道:“朋友这两个字可不是随便叫的,年轻人。”

    王二呆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个时候也不便自己说话,毕竟自己不是主人。

    石来宝身边一个独眼老者,满脸的猥琐之色,目露邪气的看着王二呆,调笑道:“妞儿,咱们人多势众,识相的,来这里,大爷护着你,要不然,嘿嘿......”

    王二呆咳嗽的一声,差点被烟给呛着,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老子可是堂堂正正的爷们。”

    石来宝一群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独眼老者江湖阅历颇丰,一眼就看清了王二呆是男人,只不过是为了故意折辱他一番,好杀杀对方的士气,看着郭春燕笑道:“看来你们真是请不到帮手哩,连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人都请来了,哈哈......”

    又是一阵哄笑。

    刀无垢听到院子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没有迟来,四下环顾,正想找一处隐蔽之地。

    突然,一道白影打向刀无垢。

    刀无垢听到破空声,心中一惊,连忙闪避,发现打过来的是一个小雪球,刀无垢顺着雪球打过来的方位看过去,只见一个女子趴在屋脊后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刀无垢定眼看去,正是昨晚自称丑道人徒弟的女子,刀无垢见她捉弄自己,也不气恼,一个掠身,上了屋脊,还没有走过去,却听女子轻声说道:“站住。”

    “不是你要我过来的吗?”刀无垢低声的嬉笑道。

    女子乐了,笑道:“哈,你这人脸皮还真厚,我告诉你最好别轻举妄动,要不然,你死定了。”

    刀无垢不以为意的笑道:“我死定了,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女子眼珠子转了转,不怀好意的说道:“笑......你接着笑,刀无垢。”

    刀无垢一怔,忍不住说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认得我?”

    女子得意的说道:“不算老一辈,年轻一辈中能打败我的屈指可数,昨天还没有想通你是谁,如今看你的兵器,还有你的年纪,我猜想你应该就是刀无垢,果然,被我猜中了。”

    好狡猾的女人,原来刚才是在试探自己,刀无垢瞪了女子一眼,说道:“你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