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神秘女子
    女子倒也了得,危难之际,连忙伸出右手点向刀无垢的腰间软肋。

    刀无垢左手一伸,瞬间抓住女子的右手,两手交错,将女子牢牢锁住,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女子的整个身子都靠在刀无垢的怀里,动弹不得,心中是又气又急,暗道:“这个无赖是谁?身手怎么这样高?”

    其实刀无垢也在想着同样的问题,心中暗道:“这个女子是谁?身手比中原四公子也不遑多让,要不是自己故意卖出个破绽,一时半会还真生擒不了她。”

    女子初入江湖,缺少临阵对敌的经验,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快被刀无垢拿下,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子对奴家,好吗?”女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刀无垢听的一乐,笑道:“哈,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可不是什么君子。”随后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

    女子大约二十来岁,长着一张鹅蛋脸,精致的五官,一双大眼睛正往上可怜巴巴的瞅着刀无垢。

    四目相对,刀无垢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恐吓的说道:“你还不想说吗?看来我不剥光你衣服,你是不会知道我的厉害,嘿嘿......”

    女子目露惊惧之色,说道:“实不相瞒,丑道人是我师傅。”

    “早说不就好了,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刀无垢说道:“你来张不平的坟地是为了什么?你要是敢说半句假话,可别怪我不会怜香惜玉。”

    “算你狠,要是哪天你落到姑奶奶的手中,姑奶奶饶不过你。”女子心中暗骂道。

    突然,两道破空声由远及近,那是有人急速赶来,由于速度太快,风吹衣袂带动的声音。

    有人来了。

    刀无垢心中暗自一惊。

    女子感觉刀无垢手上的力道小了些,趁机施展“霸王卸甲”和缩骨功,身子往下一沉,双臂一振,如一条泥鳅滑了出去,女子刚一脱困,扭身连拍三掌。

    刀无垢在女子脱困的瞬间为之一怔,又见女子举掌袭来,身体往后倒滑,避开了女子的掌力,再看女子,发现她已经闪身进了林子里。

    刀无垢也顾不上她了,连忙来到张不平的尸身前,只见张不平的尸身**不堪,自己原本就没有见过张不平,更加辨认不出。

    匆匆看了一眼后,目光不经意的落在被司马彩蝶刺死的人身上。

    陡然发现此人嘴角渗的血迹早已变黑,脸色乌青发紫,明显是中了剧毒,心头亮光一闪,难怪之前此人躲都不躲一下,想必在司马彩蝶刺他的时候,他就身中剧毒已经死了。

    谁下的毒手呢?刀无垢想了一会,呼呼的风声越来越清晰,刀无垢来不及细想,朝假冒郭春燕的女子追了过去。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去而复返的风无悔和司马彩蝶两人。

    话说两人走了好几里路后,风无悔突然顿住身形,说道:“不对。”

    司马彩蝶纳闷的说道:“师兄,有什么不对?”

    风无悔懊恼的说道:“咱们给人骗了。”

    司马彩蝶心思聪慧,经风无悔一说,不由惊讶的说道:“你是说那个女人不是张大侠的儿媳妇?”

    “要真是张大侠的儿媳妇,半夜三更,她怎么会独自一人前来自己公公的坟地?而且看到张大侠的坟地被人掘开,连尸身都抛了出来,岂不会和人拼命?”风无悔说道。

    “对呀,看到自己的亲人被人掘坟抛尸,无论是谁都会拼命的,她却仅仅只是骂了几句。”司马彩蝶一脸恍然,骂道:“师兄......走,等下子抓住那妖女,我一定要给她几个大嘴巴子尝尝,竟然敢戏弄本姑娘。”

    两人随即折返回来,却发现人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两具尸体还在外面。

    司马彩蝶气的直跺脚,怒道:“咱们来晚了。”

    风无悔说道:“奇怪,她既然把咱们诓骗走,为什么没有动这里的一草一木?”

    两人哪里知道他们走后,刀无垢出来搅局,那女子根本就没有时间。

    风无悔轻“咦”了一声,看着被师妹刺死的汉子。

    司马彩蝶听到动静也顺着风无悔的目光看过去,说道:“呃,他怎么中毒了?”

    死人自然不会中毒,很明显这毒是在刺他之前就已经中了,两人看的面面相觑。

    “难怪我刺他的时候,他不闪不躲,原来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司马彩蝶恍然大悟的说道。

    风无悔略一沉思,说道:“咱们还是把张大侠埋了,然后回去复命。”

    ......

    刀无垢追出三里地后,发现雪地上有一排字迹,只见上面写道:“你若看到了这些字,说明你还不笨,若想知道其中缘由,明天午时三刻到张家一会,过时不候。”

    追到了这里后,雪地上的足迹渐渐多了起来,也分不清那女子究竟去了哪里,刀无垢呵呵一笑,自己明天本来就打算去张家,这样一来正和自己心意。

    如果那神秘女子真是丑道人的徒弟,为什么逍遥神君和丑道人都这样关心张不平的死?

    难道张不平的死有什么惊天秘密?

    刀无垢有好几年的时间没有踏足江湖了,如今重新踏入江湖,刀无垢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好像自己被世间给遗弃了一样,心中不免想到断魂刀的传说。

    由于断魂刀前两任主人的关系,刀无垢一入江湖,就被冠以“魔头”的称号,刀无垢心中不禁苦笑,自己谨记师傅的命令,并没有滥杀无辜,不过就是说了该说的话,揭露了几个伪君子的面貌,难道这也算“魔头”?

    如今江湖乱象丛生,自己这次重入江湖,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刀无垢心中想着事,不快不慢的原路返回福祥客栈。

    当他回到福祥客栈前的时候,一只夜鹰落到了风无悔的房门口,那一双鸟眼闪闪发光,在夜里显得特别的亮,好像是两颗夜明珠。

    刀无垢并没有在意,只是看了一眼,随后绕到自己房间下面,一个纵身,从窗户口掠了进去,躺在床上开始睡觉。

    等刀无垢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升得老高了,这一觉睡的到是舒服。

    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刀无垢暗道糟糕,退了房间,急忙赶往张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