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还有其他人
    中原四豪,都是江湖榜上的绝顶高手,有好事者在年轻一辈中也选了四个功夫出众的人,江湖人称“中原四公子”,而风无悔就是“中原四公子”中的一位。

    他的师尊是江湖榜排名第二的逍遥神君,武功深不可测,为人正直,爱打抱不平,在江湖中名望极高。

    逍遥神君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叫司马彩蝶,在隔壁房间中的女子无疑就是司马彩蝶。

    若不是亲耳所听,刀无垢怎么也不会相信逍遥神君这样正直的人会让自己的徒弟和女儿来挖人家的坟,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刀无垢暗自鄙夷,想不到名门正派的人也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只听风无悔说道:“我知道不应该欺骗师傅,但是掘人坟墓岂是咱们正道中人所为,若是让人知道,咱们以后还如何行走江湖?”

    司马彩蝶哼了一声,说道:“我才不管哩,我只知道爹不会害我,照他老人家说的做绝对不会错。”顿了顿,司马彩蝶接着说道:“你要是不愿意就别去了,反正我也知道张不平的坟在哪里,等下我自己一个人去。”

    风无悔说道:“师妹......”

    “你别说了,胆小鬼。”司马彩蝶又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刀无垢陷入了沉思之中,掘人坟墓是不应该,但是正如司马彩蝶所说,逍遥神君是绝对不会害自己女儿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太反常了,刀无垢想不明白。

    如果死的不是张不平,指使人掘坟的也不是逍遥神君,刀无垢就是听到了也不会去管,但是现在牵扯到了两大绝顶高手,刀无垢也很好奇,看来想要知道其中的缘由,还要去一趟张不平的坟地。

    刀无垢轻轻的推开窗户,身影恍如一道幽灵,从窗户里面一掠而出,两个起落,如一片落叶飘到了客栈对面的房顶上,他的轻功也属顶尖一流,自信绝不会被人察觉到。

    随后,刀无垢隐藏在房顶屋脊的正脊后,刚好可以瞧见客栈二层的客房。

    没有过多久的时间,安静的客栈内响起一道轻微的开门声,紧接着一道娇小的人影从客栈内掠出来。

    见有人出来,刀无垢来了精神,只见人影身材娇小,所料不错应是司马彩蝶,就在司马彩蝶从客栈出来的瞬间,风无悔从房间走了出来,跟在司马彩蝶的身后,刀无垢也跟了上去。

    就这样,司马彩蝶走在最前面,风无悔跟在司马彩蝶的身后,刀无垢又跟在风无悔的身后。

    三人出了马头镇,直奔张不平的坟地。

    不到一个时辰,一片坟地出现在前方。

    人还么有走过去,便听见一阵“啃啃”的挖土声传来,司马彩蝶连忙停下脚步,伏身在路边的枯草丛,朝前方的坟地望了过去。

    在白雪的映衬下,只见一个黑影挥动着铁锨,正在掘坟。

    风无悔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司马彩蝶的身边,蹲下身形。

    司马彩蝶似乎早就知道风无悔跟在身后,没有感到一点惊讶,嘟着小嘴,很是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风无悔,似乎在说:“哈,我就知道你会跟来。”

    风无悔讪讪的

    笑了笑,似乎在说:“大半夜,你一个人出来,我能放心?”

    刀无垢掠身飞上一棵大树,凝目望去,想不到除了风无悔和司马彩蝶外,还有其他人也在打张不平坟地的主意。

    “这么多人都关心一个死人的坟,看来还真有蹊跷。”刀无垢聚精会神的盯着坟地的动静。

    司马彩蝶附在风无悔的耳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师兄,怎么办?”

    风无悔正不想动手去挖坟,如今有人代劳,自然是巴不得,说道:“不急,让他挖,省的让咱们自己动手。”

    司马彩蝶得意的点了点头。

    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棺材露了出来。

    只见黑影朝四周张望了一下,随后撬开棺材板,将尸体从棺材中拿出来,紧接着又将棺材板盖上,重新填土。

    这人想要干嘛?躲在暗处的三人看的莫名其妙。

    司马彩蝶沉不住气,率先跳出来,说道:“好你个恶贼,半夜三更竟然掘人坟地,偷人尸体,做这种损人阴德的勾当,真是该死。”

    她说的义正言辞,好像忘记了自己也是准备来掘坟的。

    那人还真的被她吓了一大跳,见对方只是一个女人,放下心来,阴冷的笑道:“我是个恶贼,你也不见得有多好,要不然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做什么?”

    司马彩蝶似乎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被说的哑口无言。

    风无悔从一边走出来,说道:“咱们连夜赶路,刚好路过此地,有什么问题吗?”

    “对,咱们刚好路过。”司马彩蝶附和道。

    刀无垢看着觉得好笑,这些正道中人就喜欢说些无用的废话,何不直接将对方拿下,然后问他的目的。

    那人见又出来了一个人,心中陡然一惊,不动声色的说道:“刚好路过吗?”

    话音未绝,双手一抖,打出一蓬钢针,射向风无悔和司马彩蝶。

    “哈,雕虫小计。”司马彩蝶讥笑道,长剑出鞘,一招“孔雀开屏”施展出来。

    剑法刚一施展,司马彩蝶身前三尺处,剑影重重。

    只听见一阵清脆的叮当声不绝于耳,其中还夹杂着一道怪异的声音,就好像是一个人的脖子被人勒住,发出的那种“呃”的声音。

    怪声响起后,立马被叮当声淹没,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声音刚落下,司马彩蝶提气一纵,连人带剑扑向对方,速度极快,恍如一阵风。

    那人好像吓呆了似的,竟然一动不动。

    嗤的一声,长剑将那人的胸口刺了个透明的窟窿,司马彩蝶自己都惊讶了,喃喃自语的说道:“这人傻了吧,躲都不知道躲?”

    刀无垢看的极为无语,好歹也要留下活口盘问一下,心中暗忖道:“嘴巴没毛,办事不牢,这人也是傻子,都不知道闪躲。”

    风无悔无奈的看着司马彩蝶,说道:“你刚才真不应该杀他。”

    司马彩蝶撅着小嘴,委屈的说道:“谁知道他这样不经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