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隔墙有耳
    江湖上有些高手性情古怪,一言不合就取人性命,胖子两人身为江湖人,不但听说过,还亲眼见过。

    一念及此,两人哪里还吃得下饭,一张脸好像六十岁女人的脸上涂了一层粉,没有一点血色。

    趁着对方还没有动手,自己求饶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两人相视一眼,扔下碗筷,不约而同的跪在了地上。

    “大侠,饶命。“

    ”之前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大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小的一马,小的感激不尽。”

    喧闹的大厅陡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瘦子和胖子,最后目光停在刀无垢的身上,许多人心中浮现出同一个念头:“此人是谁,竟然有这般威势?”

    刀无垢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两人一样,从两人身边走过,径直来到柜台,说道:“掌柜,可还有房?”

    掌柜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点头说道:“有。”

    “来一间上房。”刀无垢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随后跟着伙计上了楼。

    哄的一声,大厅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声,那架势仿佛要把屋顶掀翻。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胖子和瘦子的脸红的好像是猴屁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此时此刻,哪里还待的住,一言不发,两人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两人奔出去将近三十丈远才停下。

    “真丢人,要不是看你跪下去,我压根就不会跪。”瘦子埋怨道。

    胖子恼怒的说道:“你还有脸说我,明明是我看你先跪下去,我才跟着跪的。”

    “明明就是你先跪。”

    “是你。”

    两人斗了几句嘴,瘦子郁闷的说道:“这要是传出去,咱们哪有脸在江湖上混?师傅知道了,只怕都饶不过咱们?”

    “那怎么办?”胖子问道。

    瘦子沉思了一会,说道:“等半夜的时候,咱们放一把火,烧了客栈,只要有人逃出来,咱们躲在一边用暗青子招呼他们,把他们全部干掉,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了。”

    说完,瘦子得意的笑了起来,他都有点佩服自己。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仿佛来自九幽地狱,冰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阁下的心未免太狠毒了吧。”

    “谁?”两人俱是一惊。

    声音还未绝,瘦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师弟。”胖子一声惊呼,伸手一探,发现瘦子没有了气息,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连人影都没有看到,师弟就死了,胖子吓的肝胆俱裂,狂吼一声,跑向远处。

    一高一矮两道人影出现在瘦子的尸体前。

    看身影似乎是一男一女。

    “这家伙太阴险了。”女子似乎还不解恨,踢了尸体一脚,有些埋怨的说道:“师兄,你干嘛要放走那家伙?”

    男子苦笑道:“杀人本就不是一件好事,咱们杀了出点子的人,何必还要再造杀孽?”

    “咱们这是行侠仗义。”女子白了男子一眼,说道:“难怪爹老说你有时候心肠太软,不适合行走江湖。”

    男子神色一黯,说道:“师尊教训的是。”

    两人不再言语,不疾不徐的走进了福祥客栈。

    借着灯光看去,男的约莫三十岁上下,浓眉大眼,长的英俊,女的约双十年华,身材小巧,长的也好看。

    两人进了客栈后,直接上了楼,看样子早就已经开好了房间。

    ......

    亥时初刻。

    大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只剩下凛冽的寒风在空中哭嚎。

    刀无垢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突然,隔壁房间的声音传了进来,客栈的墙壁是用木板隔开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以刀无垢的耳力,可以将隔壁房间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何况隔壁的人似乎有些激动,声音比平时还要大上一点。

    “咱们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干嘛要鬼鬼祟祟。”女子有些不悦的说道。

    男子苦笑道:“师妹,这样晚了,你也该去睡觉了吧。”

    “还早着哩。”女子俏皮的笑道:“师兄,你说爹为什么要咱们来挖张不平的坟?”

    “嘘!”男子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低声说道:“你声音小点,小心被人听到。”

    可女子的话还是落到了刀无垢的耳中,刀无垢一怔,来了兴趣,从床上一跃而起,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偷听了起来,心中想道:“隔壁住的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挖一个死人的坟?”

    女子不以为意的说道:“师兄,你也太小心了,这个时候,别人睡得都像头死猪了,哪会偷听咱们说话。”

    刀无垢暗自觉得好笑,心里偷笑道:“我就在旁边听哩,你们想不到吧?”

    男子说道:“小心无大错。”

    “是,是!”女子撅着小嘴,模样很是俏皮,顿了顿,接着说道:“一个死人的坟有什么好挖的,我真想不明白爹是怎么想的。”

    男子苦笑道:“你一路上问了我不下十遍,我要是知道还会不告诉你?”

    女子娇嗔道:“谅你也不敢。”

    男子突然皱着眉头说道:“其实我是不同意师傅的做法,张不平毕竟是受人敬仰的一代大侠,咱们去掘人家的坟,着实是不好。”

    女子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咱们该怎么办?”

    男子抿了抿嘴,说道:“依我看,咱们在外面玩几天,然后回去复命就好了,也不要真的去挖人家的坟。”

    “好你个风无悔,竟敢欺骗我爹,你这是大逆不道,亏我爹把你当成儿子一样看待,你说,你这样对得起他老人家吗?”女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风无悔”三个字一落到刀无垢的耳中,刀无垢立马猜出了隔壁住的是谁,心中暗道:“他为什么要指使弟子掘张大侠的坟,难道张大侠的死和他有关?还是有别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