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酒庐听闻
    啪的一声!

    剑还没有拔出来,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满是横肉的脸上多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五指印,胖子被打的往后一仰,跌倒在地,样子好不狼狈。

    再看刀无垢,好像没有动一样,端着酒杯悠闲的在喝酒。

    这一幕,可把两人吓的不轻。

    虽然没有看清楚刀无垢是怎么出的手,但是屋子里就四人,打人的肯定是刀无垢,两人武功不怎么样,但是眼力还是有的,知道碰到了高手,自己两人远非其敌。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等着瞧。”瘦子撂下句狠话,两人狼狈的离开了酒庐。

    老汉见刀无垢打跑了两人,走过来,叹气道:“不是老汉多嘴,你实在不应该惹他们。”

    “哦......为什么?”刀无垢笑道。

    老汉说道:“自从“铁掌神剑”张不平大侠过世后,在山东地面上,还真没有人敢得罪泰山派的人。”

    “铁掌神剑”张不平,中原四豪中的一位,江湖榜排名第八的高手,同时也是山东的第一高手。

    刀无垢听的差点跳了起来,惊讶的说道:““铁掌神剑”张大侠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今年十月份的事,才走了一个月的样子。”

    老汉侃侃而谈的说道:“以前张大侠在世,山东地面上倒也平静,哪帮哪派有什么冲突,张大侠都会出面调解,让双方握手言和,他可是一个大好人,可惜如今这世道,好人不偿命,唉......”

    “张大侠应该还没有六十岁吧,他是怎么死的?”刀无垢疑惑的问道。

    “说来也奇怪,张大侠的尸体还是被人送回来的,至于怎么死的,老汉还真不知道。”老汉说道。

    张不平的功夫已属江湖顶尖一流,能杀他的人不多,一念及此,刀无垢说道:“是中毒死的吗?”

    “绝对不是。”老汉摇头说道。

    刀无垢奇怪了,说道:“老丈怎么这样肯定?”

    老汉胡子上翘,得意的说道:“听闻张大侠过世,十里八乡的人几乎都过去看了,老汉我自然也是去了。”

    刀无垢心中疑惑,暗忖道:“这老头还真啰里啰嗦,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正题上。”

    老汉瞧着刀无垢的神色,用手比划着,说道:“咯,就隔这点远,我瞅着棺材里的张大侠,看的一清二楚,虽然我不是一个江湖人,但是我眼没瞎,耳没聋,听过不少江湖中的事。”

    难道人老了,都是这样啰嗦?刀无垢心中埋怨道。

    “听说中毒死的人脸色发黑或乌青,张大侠却不是那样,就和老死的人一样,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老汉说的津津有味。

    一代高手就此陨落,刀无垢听的唏嘘不已。

    老汉神色黯然,叹气说道:“张大侠一死,如今可就苦了“飞燕仙子”咯。”

    刀无垢一愣,好奇的说道:“关“飞燕仙子”什么事?”

    老汉古怪的看着刀无垢,说道:“少侠,你连这都不知道,还是江湖中人不?”

    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刀无垢不动声色的说道:“在下当然是,只不过是初入江湖而已,还请老丈给小子说道说道。”

    “这就难怪了。”老汉歇了歇,接着说道:““飞燕仙子”郭春燕嫁给了张大侠的儿子“清风剑”张奇峰。“

    ““飞燕仙子”嫁人了?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刀无垢忍不住插嘴问道,心中不免有种惆怅若失的感觉。

    “那是前年六月,结婚当天,那叫一个隆重,但凡山东道上有头有脸的人都去了,十里八乡的老百姓更是去了一波又一波,就连外地的都有好多人赶着去,宴席摆了足足三天。”老汉说的眉飞色舞。

    顿了顿,老汉讪讪的说道:“扯远了,咱们接着说刚才说的,张大侠死了不久,泰山派和威武镖局发生了冲突,发生这种事,平时都是张大侠出面调解。”

    刀无垢“嗯”了声,示意老汉接着说。

    “虽然张大侠死了,但是张家的威名在外,于是有人请“清风剑”张奇峰出面,张奇峰是出面了,可是泰山派却不给他面子,还把他打个半死,听说打穿了什么骨头,连功夫都没有了。”

    “琵琶骨。”刀无垢笑道。

    “对,就是琵琶骨。”老汉说道。

    刀无垢皱眉说道:“这泰山派下手也太狠了吧。”

    “谁说不是,张奇峰被打的连功夫都没有了,“飞燕仙子”哪里还坐的住,当天就找上了泰山派,别人看她是一介女流之辈,并没有下毒手,可她哪肯罢手,约定来一场比斗,为丈夫讨个公道。”

    难怪刚才泰山派的两人问自己去哪里,想必他们以为自己是去张家助拳的,刀无垢想通了,内心泛起一阵苦笑,看来她还是没有变,遇事总是那么冲动,这事没有遇到还好,既然遇到了,说不得也要助她一臂之力,毕竟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

    刀无垢说道:“不知道他们比斗是定在什么日子?”

    “十一月十八,午时三刻。”老汉说道。

    刀无垢说道:“那不就是明天。”心中微微一喜,时间上并不耽搁去京师打探消息,于是开口问道:“不知道张家怎么走,烦请老丈相告?”

    老汉得意的笑道:“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是好人知道了都会去张家帮忙,其实这阵子,还是有几个外地人打听去张家的路。”

    刀无垢心中暗笑道:“你若知道江湖中人叫我魔头,只怕就不会这样说了。”

    刀无垢的祖师刀魔和刀狂,当时在江湖上杀了不少人,要不然也不会落到遭人围攻的下场,刀无垢身为刀魔一脉的传人,江湖上的人很自然的把他看成了一个魔头。

    刀无垢得知了去张家的路后,又打听了下附近的客栈,驱马而去。

    福祥客栈,郯城马头镇唯一的一家客栈。

    虽然接近年关,但是客栈的生意一点也不差。

    大厅里面人声嘈杂,认识的朋友聚在一起,在这闲暇的时间里,天南地北的聊着。

    刀无垢刚进门,看到了两个熟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两人坐在离大门最近的那一桌,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刀无垢。

    见刀无垢不急不慢的朝自己走来,两人心中暗道不妙,刀无垢的身手两人可是见识过,此时心里兴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胡乱猜测道:“他追过来,难道是想要咱们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