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一路北上
    钱万金,春江楼的幕后老板。

    江湖传闻钱万金的钱多的连他子孙三代都用不完,可见此人做生意确实很有一手,江湖上没有一个人不佩服她,不是因为她钱多,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一个女人能赚这样多钱,本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如今,钱万金就坐在刀无垢的对面,桌上摆了一桌的菜。

    这是一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蛾眉螓首,肌肤吹弹可破,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可以看出来她是一个很会保养的女人,岁月几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看上去恍如双十年华。

    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看上去还是这样年轻、漂亮,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几乎每个男人看到她都会移不开眼睛,她也引以为豪。

    可是现在的她却有些失落。

    因为刀无垢自从进房到现在都没有看过她一眼,这对她似乎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难道自己真的老了?

    刀无垢低着头,一直盯着眼前的酒杯。

    钱万金咯咯的笑道:“这位朋友,听说有一桩买卖要和奴家谈?”

    “不错。”刀无垢头也不抬的说道:“我想知道最近京师有没有抓到特别的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三片金叶子,一一摆在桌上。

    “哟......这叫奴家如何回答。“钱万金笑道:”说实话,京师天天都在抓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奴家看来,每个人都特别,你更特别,咯咯......”

    “只要你说出他的名字,奴家自信能帮你打听到。”钱万金很自信的说道。

    刀无垢在犹豫,若是将朱允炆的名字说出来,无疑就是告诉了她朱允炆还活在世上的消息,告诉了她,相信不要多久,整个江湖都会弄的人尽皆知,这不是刀无垢想要看到的。

    朱允炆还在世的消息,一旦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刀无垢不敢赌也不想去赌,略一沉思,说道:“陈良住在哪里?”

    “陈良?世上叫陈良的太多了,还请朋友明示?”钱万金笑嘻嘻的说道。

    “前御林军统领陈良。”刀无垢说道。

    “朋友请慢用,奴家去去就来。”钱万金说着,走出了房间,来到了一间只有她才能进的书房。

    书房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看上去很普通。

    钱万金提笔写下“前御林军统领陈良住址”十个字后,将纸条卷成圆筒,拉开左手的第一个抽屉,书桌上的砚台却突然转动了,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钱万金将纸条扔进洞里面,纸条进入机关后,直达春江楼地下的某个密室。

    春江楼的办事效率真的很快,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刀无垢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春江楼。

    ......

    陈良最近很低调,看着以前亲近朱允炆的人,一个个被满门抄斩,他怕哪一天轮到自己,他不得不小心谨慎,毕竟活的好好的,谁愿意去死?

    “回来了,陈将军。”

    陡然响起的一句话,让陈良浑身一震,好像见到了鬼。

    陈良慌忙打开房间,探头探脑的往瞧了瞧,随后关上房门,说道:“刀无垢,你怎么来了?”

    刀无垢笑道:“看来你并不欢迎我这个老朋友,别紧张,没有人知道我来你这里。”

    “亏你还笑得出。”陈良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说道:“你知道吗,自从新皇登基以来,过去凡是亲近朱允炆的,没有一个人落的有好下场。”

    “满门抄斩的不知凡几,死了还好,有些比死还难受,有好几家......男的全部处以极刑,女的卖到教坊司,整日遭受凌辱,生不如死,你莫要害我,快走吧,我死不要紧,可怜我这一家老小,唉......”

    “这些畜生。”刀无垢气愤不已,稳了稳心神,说道:“我来只是为了打听一个消息,以后绝不会来打搅你的生活,你放心。”

    “你想要知道什么,赶紧说。”陈良忐忑的说道。

    刀无垢说道:“你现在看守城门,有没有发现他们抓了可疑的人?”

    陈良心头一震,惊声说道:“难道朱允炆被抓了?”

    “我也不清楚,所以才来找你。”刀无垢说道。

    陈良正色说道:“他们就算抓了人,也是送到京师,我哪里会知道?”

    “你既然看守城门,你又怎么会不知道?”刀无垢面色一沉,有些不悦。

    陈良苦笑道:“如今的京师是顺天府,你以为还是应天府啊。”

    “京师迁都到顺天府了?顺天府又是在哪里?以前从未听说有个顺天府。”刀无垢疑惑的说道。

    “顺天府就是以前的燕京。”陈良说道。

    “顺天府。”刀无垢冷哼了一声,冷笑道:“他还真会改名字,难道他是要告诉天下人,他登位称帝是顺天应命不成?”

    “现在整个天下都是他的,我劝你还是顺天应命的好,鸡蛋终究是碰不过石头,你又何必自寻死路。”陈良说道。

    刀无垢没有说话,打开窗户一掠而出,等陈良走到窗户边的时候,哪里还有刀无垢的身影。

    刀无垢从陈良家里出来后,买了匹马,一路北上,直奔京师顺天府,他必须要弄清楚朱允炆和周平的下落,要不然他寝食不安。

    过新沂,抵达郯城,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山东地界。

    此时,天色已暗。

    坐下的马早已筋疲力尽,只见马身上全是汗水,好像刚从河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刀无垢明白,再跑下去,非得把它累死不可,自己也有点困乏。

    瞧见不远处有一座酒庐,驱马上前。

    到了酒庐前,马还未停,刀无垢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冲着里面喊道:“老板,过来给马儿多喂点草料。”

    听闻来了生意,一个瘦不拉几的老汉从里面笑吟吟的跑出来,穿着厚厚的袄子,双手套在袖子里。

    刀无垢掏出一小锭银子抛过去,说道:“再给我来一壶酒,够吗?”

    老汉接住银子,笑呵呵的说道:“够了,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