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春江楼
    郑尽忠不急不慢的来回走踱着步子,可以看得出他在想问题,至于想什么,除非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要不然谁会知道?

    半晌后。

    郑尽忠脚步一顿,看着周平说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周平笑不出了,他是一个孝子,家中的娘亲是他的软肋。

    周平暗自镇定的说道:“没有什么人了。”

    郑尽忠“嘿”了一声,看的周平心里直发毛,郑尽忠玩味的看着周平,嘿嘿的笑道:“你......”

    郑尽忠故意顿了顿,一股无形的气势压在周平的胸口,让周平喘不过气,脸上的神色也不自然了,周平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颤声说道:“家中还有一位老母亲。”

    “你确实识时务。”郑尽忠纵声大笑,说道:”圣上即位,杀了一大批逆臣贼子,知道为什么没有动你的家人吗?”

    这句话说的不带一丝杀气,就好像是朋友之间聊天一样,可是落在周平的耳中,令周平如坠冰窖,感到浑身发寒。

    周平忐忑的说道:“奴才不知。”

    郑尽忠说道:“当初没有人知道你们的行踪,咱家认为留着你的老母亲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周平面无血色,感激的说道:“谢过督主对奴才娘亲的不杀之恩,奴才万死难报。”

    “嘴巴到是挺会说的,你不会像背叛朱允炆一样背叛咱家吧?”郑尽忠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说道。

    “奴才不敢有二心,若有二心,身首异处,不得好死。”周平大声的说道。

    “咱家相信你是聪明人。”郑尽忠心情大好,说道:“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吗?”

    周平说道:“替督主找到“太祖宝藏”的下落。”

    “咱家等你的好消息。”郑尽忠说道,转身朝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有空的时候,将你的老母亲接到京师来纳福,这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周平浑身一震,自责、惶恐、不安的神色在脸上交替出现,此时他内心的苦楚已不是言语所能形容,谁又会懂他心中的苦楚?

    ......

    十一月中旬,江南迎来了第一场大雪。

    漫天雪花簌簌而下,大地一片苍茫,好不壮观。

    这场雪从昨晚开始下,断断续续已下了一整夜。

    船,靠岸了。

    刀无垢和毒公子两人一跃而下,看着远去的船儿,两人皆有一种恍如做梦的错觉,太不真实了,自从最后见了极乐岛主一次后,一个月下来,极乐岛主再也没有见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好像把两人给忘记了一样。

    “总算回来了。”毒公子感慨的说道。

    “是啊,终于回来了。”刀无垢笑道。

    就像一个多年未归的游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熟悉的山,熟悉的水,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刀无垢忍不住仰天长啸,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毒公子看着刀无垢突然问道:“刀兄,你说极乐岛主为什么要杀毛盛?却偏偏不对我们动手,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说出秘密?”

    “想那么多干嘛,他自然有他的用意,咱们又没有损失。”刀无垢也想不明白。

    毒公子哑然失笑,自己还真是庸人自扰,刚想开口邀请刀无垢去喝几杯,却听刀无垢朗声说道:“白雪纷飞飘万里,魔刀伴我走天涯,毒公子,刀某有要事在身,告辞。”

    展袖一拂,纵身一掠,声音还未落下,刀无垢的身影却已消失在前方的一片树林中。

    毒公子不禁有些惆怅若失,喃喃自语的说道:“刀兄,一路顺风。”

    刀无垢和毒公子分别后,径直奔往应天府,他以为应天府还是京师,却不知道朱棣即位后,将京师迁到了以前自己的封地燕京,燕京也改名为了顺天府。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刀无垢到了应天府,买了顶毡帽,随后七弯八拐进了一家酒楼,酒楼的牌匾上写着三个烫金大字——春江楼。

    春江楼,应天府最大的酒楼,屹立在秦淮河畔,这里可谓是应天府最为繁华的地方,没有之一,王孙贵族,江湖豪客皆喜欢来此一饱口腹之欲。

    春江楼的生意很兴隆,几乎是一天忙到晚。

    生意好,自然是因为来的客人多,人多,消息自然传的快,消息传的快,前来打听消息的人就越来越多,来的人多,春江楼的生意也就越来越好。

    这是一个很好的循环。

    为此,春江楼可以说的上是日进斗金。

    江湖豪客还知道,春江楼不但卖酒,还卖消息。

    传闻只要你出得起钱,就算你想知道皇帝老子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裤,他们都能帮你打听到,虽然可能有些夸大其词,但是从侧面说明他们打听消息的能耐不小。

    俗话说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

    春江楼的人要是没有本事,他们也不敢放出这样大的话,要不然岂不是被江湖同道耻笑?

    此时正值申时初刻。

    这个点上,客人稀少的很,偌大的一个大厅中,才三个客人围在一起闲聊。

    刀无垢径直来到柜台前,说道:“你们老板在吗?”

    掌柜瞟了刀无垢一眼,见刀无垢戴着毡帽,毡帽的边缘压的有点低,根本就看到刀无垢的面貌,掌柜头也不抬的说道:“老板不在,有什么事情和在下说一样。”

    刀无垢盯着掌柜,说道:“在下找钱万金。”

    听刀无垢将自己东家的名字都说了出来,掌柜不敢大意,轻声说道:“阁下是......?”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桩生意要和钱老板谈。”刀无垢说着,掏出一片金叶子轻轻的放在了柜台上。

    掌柜双眼放光,拿起金叶子,说道:“朋友稍等。”随后敞开喉咙叫道:“李三,他娘的就知道偷懒,贵客上门,吩咐厨房送一桌上好的酒菜到楼上来。”

    一个贼头贼脑的活计从一个角落蹿出来,笑嘻嘻的说道:“好勒。”

    “朋友,请!”掌柜在前面引路,领着刀无垢朝楼上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