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死里逃生
    突然,刀无垢好像想到了什么,面色陡然一变,冲着王勇说道:“快把箱子扔了。”

    王勇见刀无垢神色大变的模样,心中不禁得意万分,哈哈大笑道:“现在知道怕了吧。”

    刀无垢沉声说道:“要是我所料不错的话,箱子里面装的极有可能是炸药。”

    王勇和任飞微微一愣,随即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的连眼泪都出来了。

    任飞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炸药,亏你想的出,要是炸药的话,咱们岂不是也会死,真是好笑,笑死我了,哈哈”

    毒公子的面色也变的不好看了,要真是炸药的话,一旦引爆炸药,这条船肯定是保住了,在茫茫大海中,没有了船,自己岂不是要葬身鱼腹?

    毒公子说道:“我相信刀无垢的话,这个箱子里面如果是暗器的话,你打开的时候,别说刀无垢,就是我都能躲开,又怎么能杀的了刀无垢?”

    “我会信你的鬼话。”王勇讥笑的说道:“去死吧,刀无垢。”

    说着,王勇猛的一扳,对着刀无垢打开了箱子。

    刀无垢和毒公子在箱子打开的瞬间,身子朝刘福的房中一掠,躲了进去。

    轰的一声巨响,恍如一声炸雷,船体陡然剧烈的震动着。

    王勇和任飞的眼中闪烁着惊恐的神色,心中浮现出同一个念头:“还真是炸药。”随即念头被永久的黑暗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等响声过后,毒公子从房中蹿出来,恼怒的骂道:“被这两个蠢货给害死了。”

    只见船舱被炸的到处都是裂痕,爆炸的中心位置更是直接炸了个窟窿出来,海水瞬间涌了进来。

    “只怕不要一盏茶的工夫,这艘船就会沉。”刀无垢说道。

    毒公子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心中一个劲的暗道:“完了完了。”

    “愣着做什么,走去底仓,把逃生艇抬上来。”刀无垢大喊道。

    毒公子眼前一亮,跟着刀无垢跑向底仓。

    两人刚来到底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十多个水手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刀无垢暗道不妙,两人找遍了底仓,也没有见到逃生艇。

    “你不是说有逃生艇吗?怎么不见?”毒公子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刀无垢郁闷说道:“那个假的金光舟不见人影,估计他早就驾着逃生艇走了。”

    “那怎么办?难道咱们真的要死在这里?”毒公子不禁感到一阵绝望。

    “先上去。”刀无垢说着,跑到了甲板上。

    放眼望去,四周都是茫茫大海,陆地早已消失在大海的尽头。

    船在慢慢的往下沉,刀无垢的心也跟着慢慢往下沉。

    “直娘贱的马逸风,这个畜生,要不是他逼着老子留下来,怎么会有这样的境地?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毒公子几乎把自己会骂人的话全骂在了马逸风的身上。

    “冷静点。”刀无垢说道。

    毒公子早已绝望,也不再畏惧刀无垢了,冲着刀无垢吼道:“冷静有什么用,难道还能不死?”

    刀无垢冷笑道:“生死关头,冷静的人至少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你这样子,必死无疑。”

    这个道理谁都懂,毒公子自然也懂。

    一旦自己遇到生死关头,又有几个人能冷静的下来?

    只听见“锵”的一声。

    刀无垢突然拔出了断魂刀,身子往上一纵,跃到半空,瞬间对着甲板劈出四刀。

    断魂刀何其锋利,刀声呼啸,咔嚓四声,一块四四方方的甲板被断魂刀从船体上切了下来。

    毒公子六神无主,见状怒道:“你干什么,难道还嫌咱们死的不够快?”

    原本海水快要淹到了甲板上,此时,甲板突然被刀无垢切下来一块后,海水更是汹涌的从切口处涌了上来,甲板和船舱瞬间被淹没。

    毒公子连忙纵身跳到了桅杆上,苟延残喘。

    刀无垢的本意只是想切一块甲板暂时保住性命,但是见到毒公子跳到桅杆上后,眼睛一亮,挥刀斩向桅杆。

    咔嚓一声,桅杆应声而断。

    毒公子只好跳进海中,气的破口大骂道:“刀无垢你不得好死。”

    刀无垢也不在意,接连挥刀,将桅杆上的绳索斩断,扑通一声,自己掉进了海水中。

    就在此时,整艘船全部沉到了海中,不见踪影。

    唯独只有一块甲板和一根桅杆漂浮在海面上。

    毒公子大喜过望,看到了救命稻草,奋力朝甲板游过去。

    刀无垢生于洞庭湖畔,深谙水性。

    没有多久,刀无垢从海水中冒出来,拖着桅杆游到甲板旁边。

    “帮我拿着。”刀无垢喘着粗气,抱着一根桅杆游过来,纵然是他也有些吃力。

    毒公子虽然不明白刀无垢有何用意,但还是伸手拿住了桅杆。

    刀无垢拔刀对着桅杆三分之一处就是一刀劈下。

    咔嚓一声,桅杆被断魂刀斩断。

    甲板上光滑的很,毒公子顿时失去重心,噗通一声,再次掉进了水中,这次,毒公子没有破口大骂,他似乎知道了刀无垢的用意。

    刀无垢将桅杆劈成三段。

    两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才将其中两段绑在甲板的两端,做成了一个简单的木筏,把最后一截桅杆劈成两半,当成船桨。

    两人气喘吁吁的躺在刚做成的木筏上面,看样子,实在是累的够呛。

    死里逃生!

    毒公子是打心底服了,望着满天的星光,由衷的说道:“我还从来没有佩服过一个人,你是第一个。”

    刀无垢狭促的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

    毒公子沉默了半晌,诚恳的说道:“对不起,之前我误会你了。”

    刀无垢故作纳闷的说道:“之前?之前你说了什么?”

    过去了的事就让它过去,斤斤计较非大丈夫所为,这是刀无垢为人处世的原则。

    毒公子听刀无垢如此一说,感觉自己倒是小家子气了,不禁哑然失笑,说道:“在当时的情况下,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法子的?”

    刀无垢朗爽的笑着说道:“我只知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都不应该放弃生命,自己也没有权利放弃自己的生命。”

    求各位大大的支持,传说中的推荐票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