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奇怪的事
    不说这个还好,一提及此事,毒公子满脸的怨恨。

    毒公子恨声说道:“别提了,想不到那姓杨的还提防我。”

    刀无垢看着毒公子,说道:“怎么说?”

    毒公子有些恼怒的说道:“当初我是坐在那条船来的东瀛,至于这条船上有什么人,我是一点也不清楚,我当时还问了姓杨的,可是他说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条船可能是来东瀛做买卖的商船。”

    “直娘贱的东西,我昨晚才知道马逸风就在这条船上,同行的还有长江水帮的人。”

    刀无垢知道一个人被骗任谁心情都不会好,同情的看了毒公子一眼,接着问道:“除了马逸风外,还有没有别的高手在这条船上?”

    毒公子想也不想,脱口说道:“绝对没有。”

    刀无垢微微一愣,说道:“你怎么这样肯定?”

    毒公子笑道:“之前我是不知道这条船上有些什么人,但是后来我知道了。”

    刀无垢“哦”了一声,并没有接话,内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暗忖道:“难道自己的猜测有误?”

    毒公子接着说道:“对了,昨晚上姓杨的回来后,做了一件奇怪的事,我至今都没有想通他那么做的用意何在。”

    每人都有一颗好奇心,刀无垢也不例外。

    “说。”刀无垢的脸上浮起了笑意。

    毒公子点了下头,笑着说道:“昨晚上姓杨的回来后,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我看着心中畅快不少,当时没有鞭炮,要不然我真恨不得放鞭炮来庆祝一下,哈哈......”

    “等一下,你说他脸色不好看?”刀无垢问道。

    毒公子点头说道:“不错,很不好看。”

    刀无垢笑道:“那你知道他的脸色为什么不好看吗?”

    毒公子微微一愣神,眼睛陡然亮了起来,说道:“或许是因为这次的行动失败。”

    毒公子的话刚说完,紧接着他的脸上闪过一缕疑惑的神色,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要是没有捉到朱允炆的话,他又何必急着回去?毕竟来一趟东瀛可不容易。”

    “有点矛盾。”毒公子沉思了半晌,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说道:“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刀无垢苦笑道:“我也觉的有些说不通。”

    两人说话的时候,船不知道什么原因慢了下来,但是谁都没有理会,刀无垢也没有注意,他烦心事很多,又怎么会去想船为什么会慢下来。

    “我还是说他做的怪事吧。”毒公子说道,脸上满是疑惑,接着说道:“昨晚上他回来后,不知道发什么疯,将两条船上的所有人都叫了出来,一一点数。”

    “清点人数?”刀无垢眼睛一亮,脱口而出的说道:“是不是发现少了一人?”

    毒公子惊讶的看着刀无垢,说道:“你怎么知道?”

    刀无垢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狭促的笑意,暗道:“看来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而且杨千户想的和自己一样,明白这个“追梦人”就是船上的人。”

    一想到自己的船上竟然有这样一个人,自己却被蒙在鼓里,杨千户自然没有好脸色,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刀无垢想着都觉得好笑。

    刀无垢并没有回答毒公子的问题,而是问道:“少的那个人是谁?”

    毒公子见刀无垢卖起了关子,不由翻了下白眼,没声好气的说道:“就是这艘船上的一个普通水手。”

    “不可能。”刀无垢说道,一个敢留下血字警告马逸风的人,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水手?

    毒公子惊诧的说道:“姓杨的当时也这样说,发疯似的逼着长江水帮的人交出那个人的底细,期间还杀了长江水帮的三舵主和四舵主,为了一个普通的水手,至于那样吗?你说奇怪不奇怪?”

    毒公子见刀无垢的脸上没有一点惊讶的神色,有些失望了,接着说道:“最可气的是,长江水帮的这些汉子,看着自己的舵主被杀,连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哪有一点江湖人的血性。”

    刀无垢摸了摸下巴,说道:“三舵主和四舵主也没有反抗吗?”

    “没有,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死的真他娘的窝囊。”毒公子说道。

    刀无垢想到中午宴席上刘福的举动,说道:“他们之所以不敢反抗,或许是因为他们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朝廷的人才敢肆无忌惮。”

    顿了顿,刀无垢接着说道:“最后那个失踪的水手的底细查出来没有?”

    “就一个普通水手,有什么好查的?”毒公子说道。

    刀无垢狭促的笑道:“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水手,杨千户会那么反常?”

    毒公子纳闷的说道:“可是长江水帮的人一口咬定是一个普通水手,如果不是一个普通的水手,那么此人是什么身份,竟然让长江水帮的人情愿去死也不愿意将他供出来?”

    “想知道吗?”刀无垢诱惑的说道,心中已经肯定这个失踪的水手无疑就是“追梦人”,只要找到“追梦人”,自己就会知道公子和三弟的下落,想着不免有些激动。

    毒公子盯着刀无垢,惊讶的说道:“难道你知道是谁?”

    刀无垢摇头轻笑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这条船上有人知道。”

    毒公子也不笨,只是沉思了一会,轻声说道:“你说的可是长江水帮的二舵主刘福?”

    “正是此人。”刀无垢说道:“他一定知道这个水手的底细。”

    毒公子郁闷的说道:“他们长江水帮的人连死都不肯告诉姓杨的,又怎么会告诉咱们?”

    “因为咱们不是朝廷的人。”刀无垢说道:“我和他关系不错,或许他会告诉我。”

    毒公子正在兴头上,也很好奇这个水手到底是什么身份,说道:“走,我带你去找他。”

    刀无垢心中暗喜,想不到会这样顺利的说服毒公子。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