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刘福的顾虑
    刘福说王勇和任飞是长江水帮的三舵主和四舵主,三人在长江水帮一起共事了七八年。

    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人,脸上都会长水锈,像刘福一样,脸上黄一块,白一块的,可是反观王勇和任飞,脸上细皮嫩肉,好像是一个公子哥,哪里像是在水上讨生活的人?

    刀无垢的脸上掠过一缕狭促的笑意,知道刘福是在暗示自己,眼前的两人根本就不是长江水帮的人。

    王勇和任飞不是长江水帮的人,为什么要冒充长江水帮的舵主?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刘福开始为什么装作不认识自己?

    刘福好像很畏惧他们,这又是为什么?

    刀无垢联想着近日种种的遭遇,眼睛陡然一亮。

    但凡江湖中人,都知道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人会长水锈,但是王勇和任飞却好像并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露出这样一个破绽。

    既然他们不是江湖中人,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同时也明白了刘福为什么会惧怕他们。

    常言道,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斗。

    因为王勇和任飞是官府的人,所以刘福才有之前莫名其妙的举动,也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

    只是刀无垢还有一点没有明白,刘福说的三年前,七月十五这又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刀无垢明知道对方是官府的人,说不定船上还有官府的人,但是他艺高胆大,内心中没有丝毫的惧意,心中暗忖道:“说不定还可以得知公子和三弟的下落。”

    有了这样的打算,纵然这里是龙潭虎穴,刀无垢决定要闯一闯。

    刀无垢的心中刚才闪现了诸多的念头,但是脸色却没有露出丝毫异样。

    任飞笑道:“他乡遇故知,可谓是人生一大喜事,咱们去船上喝几杯。”

    刘福看着刀无垢,一脸回忆的神色,说道:“刀老弟,我记得你好像不喝酒,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刀无垢一怔,明白这是刘福提醒自己不要去船上,但是自己却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开口笑道:“想不到刘大哥还记得,但是近些年我也学会了喝酒。”

    王勇瞪了刘福一眼,随即笑道:“这就对了,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咱们去船上坐一坐,老朋友叙叙旧,多好。”

    刘福刚想开口说话,刀无垢抢先说道:“我还真是为了坐船而来。”

    任飞笑嘻嘻的说道:“那你算是找对人了。”

    刀无垢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们长江水帮的生意越做越大,想不到都做到东瀛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王勇笑道:“只要有钱赚,咱们就做,是吧,刘老哥?”

    刘福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显得心事重重。

    码头水浅,大船开不进来。

    刘福的大船停在离码头三十多丈远的地方,刀无垢四人乘了条快船过去。

    四人有说有笑,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这条大船比上次的沙船还要大上不少,又大又结实,甲板洗的一尘不染,连人的倒影都能照见。

    刀无垢刚踏上甲板,由衷的说道:“这船不错。”

    刘福得意的说道:“自然不错,这是咱们金大哥的坐船,你说能差吗?”

    刀无垢惊讶的说道:“难道你们长江水帮的帮主“水龙王”金光舟前辈也来了?”

    一提及“水龙王”金光舟,刘福神色一黯。

    王勇说道:“不错,大哥就在船上。”

    听到外面的说笑声,一道人影从船舱走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毒公子,毒公子刚出来,抬头一看便看到了刀无垢,二话不说,掉头就往回走。

    王勇一手搭在刀柄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毒公子眼力无双,想必认得这位朋友吧?”

    毒公子身形一顿,转过身子,见王勇一副动手的架势,心中暗骂道:“蠢货,你自己找死,何必还要拉上我。”脑海中急速转过好几个念头,冷冷的说道:“我认不认识关你什么事,难道我有必要和你说?”

    说完,毒公子转身进了船舱。

    这句话说的难听又带刺,可以说是不给王勇一点面子。

    毒公子不像刘福家大业大,有手下一帮子兄弟要顾及,毒公子的情况就好比一句俗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所以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行事全凭自己喜好。

    王勇碰了个钉子,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当下怒极反笑道:“直娘贱的东西,他算哪根葱,竟然在老子面前摆谱。”

    如今刀无垢未除,要是自己人窝里反,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任飞连忙打圆场说道:“他这人一向眼高于顶,和这样的人动怒实在是不划算。”随后对着刀无垢笑道:“让刀兄弟见笑啦。”

    刀无垢摆了摆手,说道:“毒公子的师尊活阎王是江湖榜排名第五的高手,他有点脾气也是正常,呵呵......”

    王勇冷声说道:“要不是仗着活阎王给他撑腰,他连个屁都不算。”

    “那是,那是。”刀无垢笑道,随即岔开话题问道:“不知道这船何时启程?”

    任飞一本正经的说道:“咱们今天早上才过来,估计要到明天才能启程。”

    刀无垢心中腹诽道:“鬼才信你。”

    刀无垢摆出一副焦急的模样,说道:“我有要事出海,既然你们不便,那我只好去找其他的船了,告辞。”

    两人好不容易将刀无垢弄上船,怎么会轻易让他离开。

    王勇冷静下来,眼珠子一转,拦在刀无垢的身前,笑道:“刀兄,你看江面上除了咱们的船可以出海外,其余的船能出海不?只怕一个风浪打过来就会连船带人都喂鱼。”

    放眼望去,江面上船只到是不少,但是能漂洋过海的大船还真没有几条。

    任飞心中冷笑不已:“原本想让你多活一会,想不到你倒是急着找死。”脸上挂满了笑容,笑着说道:“刀兄弟别急着走,容小弟去问一问咱们大哥,可好?”

    刀无垢等的就是这句话,拱手说道:“有劳任兄弟去问下金前辈,在下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