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幸存者
    丁牛说道:“没有。”

    德川樱子知道丁牛是一个憨汉,还以为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耐心的说道:“他们有没有告诉你,一旦走散了,你们在哪里汇合?”

    丁牛沉思了一会,木讷的摇了摇头。

    半晌后,丁牛开口说道:“咱们去找渡边建帮忙,他手底下人多,找人自然也方便。”

    “不行。”德川樱子担忧的说道:“樱花山庄虽然比较偏僻,但仍旧是花泽城的地盘,这里发生了大火,渡边建不可能不知道,他却无动于衷,咱们去了,也没有用。”

    丁牛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那怎么办?”

    德川樱子也有些茫然。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中。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把两人从沉思拉回到了现实。

    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去。

    只见小泉君领着一群人急匆匆的赶来。

    小泉君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的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德川樱子冷笑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心中暗自鄙视道:“想不到老实忠厚的小泉君也会装模作样,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小泉君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恼怒,问道:“朱公子呢?”

    “我正想问你。”德川樱子冷冷的说道:“朱公子呢?”

    小泉君纳闷的说道:“我怎么知道,知道的话也就不会问你啦。”

    德川樱子说道:“我怎么知道,知道的话也就不会问你啦。”

    那神情、语气和小泉君说话时几乎如出一撤。

    “你......”小泉君听的为之气结。

    男人和女人吵嘴,女人往往都有法子能让男人哑口无言,偏偏她们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所以和女人吵嘴的男人肯定是呆子。

    小泉君似乎明白了这个道理,不再理会德川樱子,看着丁牛问道:“这是谁干的?”

    “俺怎么知道。”丁牛没声好气的说道:“咱们刚回来,正想去城主府问你们,好好的樱花山庄怎么突然烧成了这个鬼样子?”

    小泉君一愣,大手一挥,说道:“大家四处找找,看看有什么线索,若是发现情况,就发出一长一短的啸声示警。”

    人群哄的一下散开,在樱花山庄里里外外寻找了起来。

    天色渐暗,很快就黑了下来。

    月亮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孩子,一跳一跳的升到了树梢。

    突然,樱花山庄的北边传来一长一短两声尖锐的啸声。

    在场的所有人都朝啸声处赶过去。

    十多支松油火把烧的滋滋作响,把现场照的一片通亮。

    只见一棵樱花树的树干上写着一行血字——马逸风,助纣为虐,下场有如此人,追梦人敬上。

    一阵清风拂来,火光跳跃,血字好像也跟在在晃动似的,显得格外的妖异。

    德川樱子盯着血字,若有所思的说道:“按上面的意思看来,这里不久前死了个人,而放火的凶手似乎是个叫马逸风的人,既然这个追梦人放出狠话,为什么不当时就杀了马逸风?”

    马逸风是谁?

    追梦人又是谁?

    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没有一个人知道。

    “刀大哥,你到底在哪里?”丁牛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仰天大吼。

    “我在这里!”

    众人一愣,想不到还真有人回答。

    丁牛喜上眉梢,大吼道:“刀大哥,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在这里。”声音又急又喜。

    三丈之外是樱花山庄的围墙,再往前五丈就是一口井,声音是从井里发出来的,说话的自然不是刀无垢,刀无垢又怎么会到水井里?

    丁牛把人拉上来后,眼睛瞪的好像牛眼一般,说道:“柳生十兵卫!”

    柳生十兵卫如一滩烂泥,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还好你们来了,要不然就算淹不死我,也非得把我饿死不可。”

    丁牛迫不及待的问道:“刀大哥,朱公子他们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起火?”

    丁牛一口气连问了几个为什么,其他人也是一脸疑惑,显然,他们也很好奇。

    柳生十兵卫回想起自己见到的一幕,脸上满是后怕的神色,过了半晌后,开口说道:“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

    丁牛怒道:“你在现场,怎么不清楚?难道你是瞎子,是聋子?”

    柳生十兵卫自然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

    “我真不清楚。”柳生十兵卫苦笑道:“昨天从城主府回来,我喝的大醉,还是你背我回来的。”

    但凡喝酒的人都知道,七分醉意的人一躺下去,马上就能睡着,喝的大醉的人头疼欲裂,反而睡不着,那种滋味真的是很难受。

    柳生十兵卫心有余悸的说道:“昨晚上,我吐了一宿,整晚都没睡好,到了早上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谁知道突然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把我惊醒了,当时我还以为是在做梦。”

    “我打开房门,只见两个手提钢刀的汉子见人就砍,刀刀毙命,吓的我心都差点跳了出来,那个时候,他们也看到了我,还好这里有一口水井,我直接跳了下去,他们以为我必死无疑,也就没有理会,这样我才逃过一劫。”

    丁牛知道柳生十兵卫会龟息**,在水里待上几个时辰都没有问题。

    “所以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有人杀上门?”柳生十兵卫满脸疑惑之色,随后猜测道:“你们说会不会是千叶仁义下的手?”

    小泉君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大声的说道:“不会,绝对不会。”

    德川樱子说道:“这次的事还真不是千叶仁义的手笔。”

    “这么说来,你们都不知道朱公子的下落?”小泉君低声说道,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德川樱子冷哼一声,讥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城主打的什么主意。”

    小泉君不悦的说道:“你胡说些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德川樱子冷笑的说道:“我胡说?我问你,据我所知,你们城主时时刻刻都在注意樱花山庄的动静,如今樱花山庄被人血洗,你们城主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眼睁睁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