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疑窦丛生
    时至晌午。

    十月的太阳依旧那么烈,晒的人头昏眼花。

    刀无垢没有进临海城,而是在临海城外绕了个大圈子,目的地当然是码头。

    距离码头还有大半天的路程,刀无垢在路边找了个面摊,准备填一下肚子。

    面摊不大,上面架着一张雨布,用来遮风挡雨,下面摆放着四张小桌子,面摊的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汉,头发花白,眼角的皱纹清晰可见。

    老汉见来了生意,殷勤的迎了上去。

    “来碗热干面,再来一壶酒。”刀无垢说道。

    在老汉看来,这可是一笔大生意,一壶酒足足有五斤,卖一壶酒出去比卖十碗面出去还要赚。

    老汉眉开眼笑,把酒先送上,没有多久,热气腾腾的热干面送了上来。

    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候,不管是谁,都想填一下肚子。

    刀无垢刚吃了几口面,喝了几口酒。

    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可怜巴巴的跑了过来。

    老汉面色一冷,两个乞丐这样一来,谁还有心情来自己的面摊吃面,开口呵斥着两个乞丐,生怕两个乞丐打扰了自己的小本生意。

    对于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乞丐,似乎人人都可以教训几句,就连看着老实本分的面摊老板也是如此。

    骂不如自己的人好像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本事。

    两个乞丐没有走,死皮耐脸的乞讨着,见面摊老板心如铁石,来到了刀无垢的身前,也不开口乞讨,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刀无垢,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任谁都知道这两个乞丐是要吃的。

    老汉又气又急,要不是自己年老力衰,只怕动手打人的心都有了。

    可是偏偏还是有客人上门。

    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人,脸色蜡黄,刚一到面摊,就大喊道:“老板,来碗面,牛肉、白菜、豆干多放点。”

    老汉顾不上驱赶两个乞丐,应了声,不到片刻工夫,一碗有牛肉、有白菜、有豆干的面端了过去。

    刀无垢看着两个乞丐眼睁睁的盯着自己,还真有点吃不下,放下碗筷,拿起酒壶,准备走人。

    见刀无垢站起身子准备走人,谁知道其中一个乞丐气冲冲的说道:“看你相貌堂堂,想不到为人也这样小气,你好意思让我们吃你剩下的?”

    刀无垢莞尔一笑,重新坐下来,说道:“老板,给他们下两碗面,我请客。”

    老汉端着两碗刚下好的面送到刀无垢的桌子上。

    另一个乞丐冷哼了一声,将两碗面推到一边,不屑的说道:“咱们开口你才请客,看来你一点都不诚心,你以为咱们哥俩稀罕你的面,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说完,两个乞丐大摇大摆的走了。

    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今天刀无垢不但收到了两封莫名其妙的信,还碰到了两个莫名其妙的乞丐。

    老汉搓着手,说道:“大爷,这面......”

    刀无垢笑道:“算我的。”

    钱出了,面却是吃不下了。

    老汉见刚下的两碗面,倒掉有些可惜,给别的客人是万万不行,自己还没有吃饭,索性自己吃,也不浪费。

    刀无垢

    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心中想着刚才那两个乞丐,他们行为古怪,其用意何在?

    刀无垢边走边想着这个问题。

    两个乞丐,乞讨到了两碗面,却又不吃,他们还算乞丐吗?

    若他们故意刁难自己,为什么却又突然离开?

    刀无垢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刀无垢才走出不到几丈远,只听见后面一声仿佛是野兽临死前的咽呜声陡然响起,回头一看,只见面摊的老汉一头栽在地上,脸色乌黑,嘴里含着面,嘴角还流着黑血。

    面里有毒,还是剧毒。

    面自然是刚才端着刀无垢的,只是刀无垢没有吃。

    下毒的人显然是想毒死刀无垢,阴差阳错之下,面摊老板做了替死鬼。

    至于是谁下的毒,刚才在面摊的人都有机会下毒,但是嫌疑最大的要数刚才急匆匆离开的两个乞丐。

    刀无垢心中大惊,展开身法,恍如一阵风,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追上了先前的两个乞丐。

    “两位做了好事就想离开,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刀无垢拦住两个乞丐,满脸的狭促。

    两个乞丐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只见他们面如金纸,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七窍流血,便没有了动静。

    死人自然不会有动静。

    “好厉害的毒。”刀无垢皱着眉头。

    对方宁愿死也不愿吐露半个字,这是为什么?

    他们既然不怕死,为什么要急着去死?至少可以在死前奚落自己,威胁自己,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性命。

    刀无垢带着疑惑上路了。

    一边想问题一边赶路,时间过的似乎比平常快了许多。

    在不知不觉中,夕阳衔山,倦鸟归林。

    眼看天色已晚,刀无垢在镇子上唯一的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要了三碟小菜,一壶酒,让客栈伙计送到房间。

    一路上自从知道有人要加害自己后,刀无垢无时无刻都在暗自戒备,当送饭菜的客栈伙计走后,刀无垢关上门,将饭菜和酒用银针试了个遍。

    没毒!

    刀无垢不由苦笑了一声,暗笑自己太过紧张,一个人在房间里面自斟自饮。

    可是偏偏有人和刀无垢过不去。

    “笃”的一声,一颗小石子打在窗户上,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刀无垢连忙放下酒杯,打开窗户,只见窗户的正对面一个人贼头贼脑的冲自己傻笑,随后一个转身,撒腿就跑。

    “想逃?”刀无垢冷笑不已,身子如蝙蝠一般从窗户里飞出去。

    刀无垢如鬼魅一般出现在那人的身前,说道:“朋友,来了何必急着走。”

    谁知道那人面色大变,好像遇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面如金纸,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七窍流血而死。

    和两个乞丐的死法一模一样。

    从那人临死前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会死,他也不想死,可是最后还是死了。

    刀无垢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隐隐已经把握住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