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两封信
    众人顺着目光看去,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正笑着走来。

    书生刚走到众人跟前,疑惑的问道:“杨千户,小毒物怎么突然走了?”

    中年人也就是杨千户,怕又横生枝节,满嘴胡说道:“或许是脑袋抽筋了,我也不是很明白。”随后向各位介绍道:“诸位,这位便是威震江湖的马逸风马大侠,江湖人称“怪书生”。”

    马逸风这个名字可能在场的不熟悉,但是“怪书生”三个字却是如雷贯耳,“怪书生”马逸风,江湖榜排名第七的高手,一手点穴打穴的功夫独步江湖。

    众人想不到威震江湖的“怪书生”竟然是一副穷酸书生的模样,与想象中的威武形象可谓是天差地别,还真是有点“怪”,心中不由有些鄙夷,嘴上却客气又恭敬的巴结着。

    身在官场的人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们这一群人把官场上的做派表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毒公子仍旧在跟踪刀无垢,而马逸风一伙人却朝相反的方向走,隐藏在人群中那双明亮的眼睛的主人有些头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因为有时候人生中的一个选择往往会改变人的一生,所以一旦到了选择的时候,就往往会让人头疼。

    眼看毒公子和马逸风两伙人越走越远,此人一拍脑袋,随即陡然惊醒,满脸的笑意,看那欣喜的模样应该是做出了选择。

    突然,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一手拿着一封信屁颠屁颠的来到刀无垢的跟前。

    “叔叔,你的信。”小男孩才五六岁,长的很是讨人喜欢。

    刀无垢莞尔一笑,知道躲在暗处的人终于忍不住了,接过信封问道:“这封信是谁要你给叔叔的?”

    小男孩甜甜一笑,转身就跑。

    躲在暗处的毒公子见刀无垢拿着信封,心中默念道:“快打开啊,打开啊,还愣着做什么?”整个人显得既紧张又兴奋,好像只要刀无垢打开信封就会有了不得的事情发生。

    突然,毒公子的脸色变的难看了。

    因为正当刀无垢准备打开信封的时候,一个大人气喘吁吁的跑来,手里同样拿着一封信,刀无垢见到此人,手上动作一顿,信也就没有打开。

    大人来到刀无垢的身边,瓮声瓮气的说道:“你的信。”说着将信封递给刀无垢后,不待刀无垢说话,扭头就走。

    刀无垢看着手中的两封信感觉到又惊讶又好笑,今天是收信的日子吗?要不然转眼间自己怎么会收到两封信?

    这不是一个好笑的问题。

    刀无垢收起笑意,脸上露着沉思之色。

    第一封信是小孩送来的,当时自己一直在走,一个小孩又怎么会跟的上自己的脚步?很显然,这封信的主人当时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可惜当时自己没有

    想这么多。

    第二封信是个大人送来的,大人跑的气喘吁吁,看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托付送信的人应该在远处。

    问题来了,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来见自己,反而要送信给自己?刀无垢感觉一个脑袋两个大。

    可是毒公子的脑袋更大,想不到在关键时刻会有人坏自己的好事。

    既然想不明白,说不定答案就在信封里面,于是,刀无垢拆开了信封。

    刀无垢拆开的是大人送过来的信封,当时大人送信封来的时候,刀无垢手中已经有了一封信,当收到第二封信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会很自然的将第二封信放在第一封信上,于是,拆开的信封也自然是刚收到的那一封信。

    展开信件,只见信的中间空白处写“小心”二字,右下角的落款处写着“追梦人”。

    “小心”是要自己小心什么?

    “追梦人”一定不会是一个人的名字,刀无垢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过有人姓“追”。

    刀无垢感觉有意思,脸上不知不觉露出了笑意,这个“追梦人”提醒自己小心,却不明说要自己小心什么,明明对自己是好意,却又不告诉自己名字。

    这又是为什么?

    刀无垢淡然一笑,随即拆开了手中另一封信。

    这一封信比之前拆开的那一封还要有意思,竟然一个字都没有,赫然是一张白纸。

    难道是有人存心捉弄自己?

    可是在东瀛,除了朱允炆几人外,自己并没有朋友,也就没有人会这样捉弄自己,刀无垢不禁摇头轻笑,感觉一股淡淡的异香袭来。

    刀无垢面色微变,心中划过一道亮光,连忙止住呼吸,终于明白了“追梦人”要自己“小心”的是什么。

    刀无垢将手中的信件揉成一团,随手扔在了一边。

    不知道谁家的一条黑狗,还以为是肉团子,欢快的跑过来,鼻子嗅了又嗅,见不能吃,失望的走开了,可是没有走几步,呜的一声,倒在地上,双目无神,可怜兮兮的看着路人。

    路人惊呼不已,纷纷看向刀无垢。

    刀无垢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奇怪,因为在他闻到那一丝异香的时候,就明白那张空白的信纸上被人涂了迷药,至于为什么不在上面涂毒,原因很简单,毒性太轻的话,以刀无垢的功力可以轻易的逼出,毒性若是太强的话,一张纸又如何能承受得住强烈的毒性,只怕早就会化为灰。

    所以在信纸上涂迷药最有效,一旦刀无垢中招,就会如同刚才的黑狗一般四肢无力的躺在地上任人宰割。

    在东瀛对自己不利的人,刀无垢几乎想都不用想,除了千叶仁义还有谁?

    可惜这次刀无垢猜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