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夜谈
    半个多月后。

    当刀无垢和小泉君踏上花泽城的地界,渡边建便得知了消息。

    一个侍卫找到了刀无垢两人,冲着刀无垢行了一礼,说道:“城主大人已经摆好了宴席,请刀公子随同小的一起前往城主府。”

    刀无垢看了小泉君一眼,对着来人说道:“我想先回一趟樱花山庄。”

    侍卫说道:“刀公子,樱花山庄的人现在正在城主府。”

    “看来我是不得不去咯。”刀无垢自嘲的笑道。

    小泉君突然接口说道:“对不起。”

    刀无垢淡淡的说道:“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之间本来只是一场交易。”

    小泉君一本正经的说道:“城主大人绝不会对刀公子不利。”

    刀无垢笑道:“我相信他是一个聪明人。”

    马蹄声起,尘土飞扬,三人三骑朝城主府飞奔而去。

    刀无垢还没有到大门口,老远望见渡边建亲自在城主府的大门口领着众人相迎,凝目看去,朱允炆、周平、丁牛、德川樱子、柳生十兵卫等一干人也在,唯独不见海大路和厉强。

    “吁——”刀无垢一勒缰绳,健马应声而停。

    渡边建迎上来,满脸的笑意,说道:“刀公子,此行可顺利?”

    刀无垢心中暗自觉得好笑,小泉君早已告知,何必明知故问?说道:“幸不辱命。”说着掏出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

    渡边建接过天玉圣膏,连声叫道:“好,好,好!”

    刀无垢走到朱允炆的跟前,恭敬的说道:“让公子担心了。”

    朱允炆颔首说道:“你能平安归来便好。”

    渡边建将天玉圣膏转手交给织田屿,热情的说道:“在下早已摆好酒宴为刀公子接风洗尘,刀公子,请。”

    一群人鱼贯而入。

    无独有偶,渡边建摆宴席为刀无垢接风洗尘的时候,临海城的城主府来了一群神秘的客人。

    这些神秘的客人带来了两样东西——两箱子黄金、五张画像,千叶仁义见到五张画像后,立马为这些大方而又神秘的客人大摆宴席。

    一场酒宴,从下午一直吃到晚上,这才主宾皆欢,各自散去。

    刀无垢一群人回到樱花山庄的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

    刀无垢满怀心事的躺在床上。

    门外陡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刀无垢警觉的喊道:“三弟?”

    周平心中暗自一惊,在门外开口说道:“二哥的功力似乎精进了不少。”

    刀无垢说道:“三弟,这么晚了还没有睡?”

    周平笑道:“二哥不是也没有睡。”

    刀无垢一跃而起,打开房门,只见周平一手提着一壶酒,刀无垢问道:“有事?”

    周平点了点头,说道:“咱们去外面聊聊。”

    两人来到山庄中的一座凉亭中,一人一壶酒。

    正值皓月当空,繁星满天。

    夜色虽美,但是两人却各怀心事。

    周平仰起脖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大口酒,说道:“二哥,今日见到公子,是不是感觉公子和以往有些不同?”

    刀无垢一怔,沉声说道:“三弟,你喝多了。”

    周平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没醉。”

    平缓了下激动的心情,周平接着说道:“二哥,我知道咱们做下人的不应该妄加揣测主子,但是公子真的有些变了,我不信二哥没有感觉到。”

    刀无垢何尝没有这个感觉,今日在宴席上,刀无垢就感觉到了,不但感觉到了,而且看到了。

    刀无垢灌了一口酒,咳了一声,避开话题,说道:“大哥和四弟了?怎么不见他俩?”

    周平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你和他们天天在一起,你会不知道?我看变了的人是你吧?”刀无垢有些恼怒,接连喝了好几口酒。

    酒本是好个好东西,可是如今刀无垢却感觉好像是穿肠的毒药,苦,很苦,苦的想吐。

    周平正色的说道:“二哥,你误会我了,我是真不知道,在你走后的第三天,大哥和四弟就不见了踪影,我问过公子。”

    刀无垢连忙说道:“公子怎么说?”

    “他说,不该问的别问。”周平说道,感觉有些憋屈,自己尽心尽责的护着朱允炆,想不到换来的却是不信任,这种事情不管是谁碰到了都不会开心。

    刀无垢愣住了,好一会都没有开口说话,一个劲的喝闷酒。

    周平接着说道:“后来我问了丁牛他们三人,他们也是一无所知。”

    刀无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你今晚找我,不会是为了说这些的吧?”

    周平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二哥,我想走。”

    周平的话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雷的刀无垢里嫩外焦,雷的他不知所措。

    刀无垢沉声说道:“这个时候,你要离开公子?”

    周平自嘲的笑道:“他都不信任我了,我待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刀无垢无奈的说道:“公子这样做,或许有他的用意,咱们不要妄自揣测。”

    周平激动的说道:“那可是我的大哥和四弟,我难道不应该知道他们的去向?像他这种人,根本就不是当皇帝的料。”

    周平最后一句话可谓是大逆不道。

    刀无垢听的勃然大怒,说道:“这才是你的心里话吧?”

    周平说道:“咱们身处什么境地,二哥你不是不清楚,这个时候,大家更应该坦诚相待,可是......”

    刀无垢截口说道:“他是主子,没必要和咱们坦诚。”

    周平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愚忠,伯母还在老家眼巴巴的等你,你的红颜知己也在等你。”

    刀无垢将坛子里最后一口酒喝完,随手一扔,一声脆响,酒坛应声顿时四分五裂,刀无垢的心有些乱,沉声说道:“凡事可为可不为,但是我要对得起我的良心。”

    “我不和你争这个,今晚来,我是和二哥道别的。”周平淡淡的说道。

    刀无垢看着周平,用手捶着隐隐作痛的额头,说道:“你先别急着走,我明早亲自问公子,如何?”

    周平展颜一笑,似乎等的就是刀无垢的这句话,干脆的说道:“行,我等你的好消息。”话音一顿,接着说道:“二哥,早点休息。”

    望着周平离去的背影,刀无垢心中恍然大悟,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自己的这个三弟似乎越来越不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