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弟94章 紫袍授首
    刀无垢躺在地上,看着紫袍老者缓缓落下的右掌,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紫袍老者看得一愣。

    就在紫袍老者愣神的瞬间,嗤的一声轻响,一道霸道的气劲从拱门后面激射而出,打向紫袍老者的脑袋,恍如一道闪电,奇快无比。

    “凌空追魂指......二师弟。”紫袍老者惊声叫道,哪里还顾得上刀无垢。

    紫袍老者脑袋往后一仰,避开打过来的凌空追魂指,同时双手猛的往前一翻。

    嘭的一声。

    气劲四溢,紫袍老者被震的往后退去。

    原来紫袍老者认出了凌空追魂指后,他对凌空追魂指可谓是知根知底,知道凌空追魂指有一杀招叫子母追魂指,二师弟既然要杀自己,肯定会用这一杀招。

    果不其然,紫袍老者避开第一道气劲后,第二道气劲无声无息的袭来,可惜被紫袍老者挡下。

    紫袍老者被震的往后退,还没有稳住身形,一道人影从拱门后闪现出来,恍若一道幽灵,飞向紫袍老者,双掌对着紫袍老者的胸口拍了过去。

    紫袍老者看清楚来人后,吓的惊叫道:“师尊?”

    见来人一脸得意的笑意,紫袍老者随即猛然清醒了过来,讥笑的说道:“三师妹,想不到你的忍术又精进了不少,差点被你给骗了。”眼中杀机闪现,运转鲸吞神功,挥掌迎了上去。

    啪!

    四掌相接。

    四掌好像磁铁一般,紧紧地吸附在一起,两人用的都是一门功夫——鲸吞神功。

    紫袍老者面色大变,失声尖叫道:“师尊!”

    宫主冷笑道:“逆徒,想不到吧。”

    因为双方用的都是鲸吞神功,都想吸收对方的功力,谁都不敢停手,一旦停手,一身功力就会被对方吸走,所以两人一开始就用了全力。

    两人拼命催动功法,两股绝强的吸扯之力胶着不下。

    一时间,两人都奈何不了对方,不由僵持了起来。

    宫主大喊道:“刀公子,快杀了他。”

    紫袍老者阴冷的笑道:“你还指望他,现在他只怕连动一下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刀无垢看着一丈之外的两人,苦笑不已,这么一点距离,平时自己抬腿便到,如今却有如天堑一般,难以企及,因为自己确实没有一点力气。

    宫主心中大惊,不动声色的开口建议道:“咱们一起收掌,如何?”

    紫袍老者虽然不知道神宫宫主是如何逃过一死的,但是当初宫主明明喝下了含有剧毒的茶水,后来又被自己三人偷袭,肯定受了重伤,不由冷笑道:“师尊,你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说话怎么还这样幼稚。”

    宫主恨声说道:“逆徒,你不得好死。”

    紫袍老者厚颜无耻的说道:“师尊,趁着还能骂,多骂一会,等下说不定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宫主的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俏脸上汗如雨下,银牙咬的咯咯作响,明显已经有些不支。

    “师尊,内伤发作了吧?”紫袍老者一脸讥讽之色,接着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师尊,怪不得徒儿了,这是你自找的。”

    宫主看着紫袍老者的身后,冷笑道:“你以为你赢定了?”

    紫袍老者得意的笑道:“难道还会有奇迹出现?”

    “你似乎把我给忘了。”说话的是秋水四郎,秋水四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后,恢复了些许力气,至少走路已经不成问题了。

    神宫宫主和紫袍老者双掌对接,吸扯在一起,此时此刻,两人的情况好像对拼内力一样,甚至比对拼内力还要危险,容不得别人一丝打扰,同样没有一点余力抵挡其他人的攻击,就算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都能轻易的让其中一人命丧黄泉,何况是一个会功夫的秋水四郎。

    紫袍老者浑身一颤,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拉拢的说道:“朋友,只要你杀了她,神宫的武功绝技任你选。”

    宫主嗤笑道:“你觉得他会相信一个欺师灭祖的逆徒所说的话?”

    紫袍老者慌了,急的满头大汗,慌忙大叫道:“朋友,我说的都是真的,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秋水四郎从地上站起身子,笑道:“是有点让人动心。”

    紫袍老者干笑道:“到时候,咱们一起投靠丰臣将军,共享荣华富贵,岂不快哉。”心中冷笑不已:“只要老不死的一死,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秋水四郎边走边说道:“呵呵,你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说话怎么还这样幼稚?”

    这句话正是之前紫袍老者说过的,此时在秋水四郎的口中说出来,每个字恍如一把锋利的刀,剜在紫袍老者的心上,令紫袍老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紫袍老者暗道不妙。

    突然,一阵锥心之痛传来,紫袍老者惨叫一声,低头一看,只见一柄钢刀透胸而过。

    秋水四郎淡淡的说道:“正如前辈所说,我实在是不敢相信一个欺师灭祖的人说的话。”

    紫袍老者受到致命一击,鲸吞神功的运转顿时一滞,吸扯之力也陡然小了许多,一身功力源源不断的被神宫宫主吸收了过去。

    宫主好像吃了什么大补之物一般,面色好看了许多,反观紫袍老者,瘦的好像只剩下了一层皮。

    秋水四郎看的大惊,暗道:“好霸道的鲸吞神功。”

    宫主双手一震,将紫袍老者震的往后倒退,跌倒在地,冷笑道:“逆徒,你可想过有今日?”

    紫袍老者一下子还没有断气,双眼恶狠狠的瞪着神宫宫主和秋水四郎。

    秋水四郎笑道:“刀公子曾说过令师来了,可惜啊可惜,人家说的是真话,你却不相信。”

    紫袍老者面露苦痛之色,带着不甘,气绝身亡。

    宫主见紫袍老者已死,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最后,舒了一口气,看着刀无垢说道:“刀公子,知道为什么你打不过逆徒吗?”

    刀无垢一怔,说道:“他的功力比小子深厚,身法比小子要快,小子打不过也很正常?”

    “错。”宫主摇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