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移形换影
    小泉君摔倒在地的时候,刀无垢也刚好稳稳地落了地。

    紫袍老者转过身子,冷冷的盯着刀无垢,脸上满是杀意,不屑的说道:“你们以为老朽会相信你们的鬼话。”

    刀无垢故作轻松的说道:“你不信?”

    “老朽当然不信。”紫袍老者讥笑的说道:“你怎么不说老朽的师尊还活着?”

    刀无垢呵呵一笑,说道:“不错,令师确实还活着。”

    “哈哈”紫袍老者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的前俯后仰,连眼泪都笑了出来,指着刀无垢笑道:“小子,你还真会打蛇上棍。”

    刀无垢自嘲的笑道:“我知道前辈不会相信。”

    世上的人有时候很奇怪,你说真话没人信,说假话反而有人会相信,而且还深信不疑。????紫袍老者看着刀无垢手中的断魂刀,说道:“若不是这把神兵,你早就见了阎王。”

    刀无垢反唇相讥的说道:“前辈若没有这样深厚的内力,也早就死翘翘了,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不是吗?”

    紫袍老者“嗯”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道:“纵然你有这把神兵,没有了别人的相助,二十招之内,老朽定能取你性命,信不信?”

    刀无垢满脸的苦笑,眼前的紫袍老者不管是内力还是轻功都比自己高上一筹,若是神宫宫主还不出手,刀无垢不敢想象,或许真如紫袍老者所言,自己撑不过二十招。

    见刀无垢沉默不言,紫袍老者笑道:“怎么不说话?也罢,安心上路吧。”说完,身体化作一道紫影扑向刀无垢。

    刀无垢凝目皱眉,断魂刀对着紫影就是一斩。

    紫影闪烁,刀无垢一刀斩下,断魂刀下空荡荡的,刀无垢方知一刀劈空,连忙移动身形。

    陡然,背后响起一道呼啸的风声。

    刀无垢反手一刀。

    紫影闪现,出现在刀无垢的身前一丈远的地方,露出紫袍老者的身影。

    紫袍老者冷笑道:“看来老朽还高估了你,十招之内定取你性命。”

    刀无垢并不理会,一脸凝重的看着紫袍老者。

    紫袍老者再次化作一道紫色的影子,时而出现在刀无垢的左边,时而出现在刀无垢的右边。

    紫袍老者的速度太快了,快的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于是,场上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只见刀无垢的前方、左边和右边各立着一道紫袍老者的身影,根本就分不清哪道才是紫袍老者的真身。

    刀无垢满脸的凝重,横刀立于胸前。

    突然,三道身影竟然同时扑向刀无垢。

    “死!”紫袍老者的声音在刀无垢的左边响起,声音响起的同时,左边一道劲风激射而来。

    左边既然响起了紫袍老者的声音,那么另外两道身影自然是残影,刀无垢举刀对着左边的紫影就是一刀斩下。

    这一刀奇快无比,在“死”字响起的瞬间,刀无垢就出手了,刀势一往无前,施展的正是断魂一刀,有进无退,有你无我。

    刀无垢一刀斩下,断魂刀碰到紫影,却没有一丝的阻拦,刀无垢心头闪过一个念头:“虚影?”心中暗道不妙,随即低头顺势往地上一扑。

    右边涌出一道狂猛的掌力,从刀无垢的头顶一掠而过。

    紫袍老者冷笑道:“反应挺快。”

    刀无垢有惊无险的避过了紫袍老者的杀招,一字一句的说道:“移形换影?”

    移形换影是江湖中的顶尖神功,来无踪去无影,一旦练成,让人防不胜防,端的是厉害无比。

    紫袍老者得意的笑道:“现在知道你和老朽之间的差距了吧。”

    刀无垢苦笑不已,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阴谋”之中,之前宫主并没有提醒自己一群人说紫袍老者会移形换影,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宫主不怀好意。

    至于宫主为什么要这样做,刀无垢一时间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让刀无垢多想。

    因为紫袍老者已经攻了过来。

    刀无垢手持断魂刀,对着紫袍老者的身影拦腰一斩,随即一个掠身,扭头奔向走廊内侧的墙壁,刀无垢的用意很明显,靠着墙壁,至少不用四面受敌。

    刀无垢的速度是快,但是紫袍老者的速度更快。

    刀无垢刚掠身上了走廊,眼前人影闪现,紫袍老者已经到了刀无垢的身前,刀无垢挥刀便斩,眼前人影一花,顿时失去了紫袍老者的身影。

    一道劲风从左边激射而来,打向刀无垢的腰间要害。

    刀无垢腰身一拧一侧,堪堪避过劲风。

    可是紫袍老者施展移形换影,瞬间到了刀无垢的身后,一掌陡然拍出。

    刀无垢心头狂跳,心中闪过要躲避的念头,要知道念头和动作并不是一回事,虽然有要躲避的念头,但是动作却没有这样快,更别提挥刀反击了。

    慌忙之中,刀无垢将一身内力运转到后背,硬抗紫袍老者的一掌。

    啪的一声,紫袍老者一掌拍在刀无垢的后背上。

    刀无垢闷哼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扑去。

    刀无垢扑倒在地,狼狈的滚了好几圈,最后将断魂刀往地板上一插,身体才止住去势。

    此时,刀无垢已经到第二重院落的拱门口,也就是走廊和拱门相接的地方,只感觉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五脏六腑好像移位了一般,气血翻滚不已,血水悄无声息的从嘴角处溢出,显然已经身受重伤。

    紫袍老者恍如看猎物一般的看着刀无垢,戏谑的说道:“老朽之前说过不要做垂死挣扎,你偏不信,唉。”

    刀无垢张嘴想要说话,一张嘴,一口血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落在地面上令人触目惊心。

    “想求饶?”紫袍老者戏谑的笑道。

    刀无垢吐了一口污血后,虽然还是感觉浑身无力,但是整个人却轻松了不少,虚弱的说道:“令师来了,真的,咳咳”说完,咳嗽了起来。

    紫袍老者大笑道:“死到临头还想骗老朽。”话音一顿,冷声喝道:“死。”

    说着,一掌拍向刀无垢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