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神宫宫主
    江口正成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口中血水不停的往外冒,一个字也吐不出,双目陡然圆瞪,带着心中的疑惑永远的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红袍人在看到彩裙小姑娘的一瞬间,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说道:“师尊?”

    师尊!

    刀无垢听的为之一愣,此时此刻也来不及多想,见红袍人失神,刀无垢知道机会来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刀无垢握着刀从地上一跃而起,施展断魂一刀斩向红袍人。

    刀光快若闪电,一闪而逝!

    红袍人看着胸口的刀伤,噗的一声,一口血猛的喷了出来,看着刀无垢不甘心的说道:“你......你......”

    话还没有说完,身子缓缓的倒在地上。

    在场的都是高手,都听见了之前红袍人喊的“师尊”二字,看向小姑娘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小姑娘对此毫不在意,弯腰捡起断魂刀,缓缓的走到红袍人的跟前,开口说道:“逆徒,你也有这般下场。”

    声音显得无比的苍老,好像一个**十岁的老人。

    一个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长的恍如画中的仙子一般,声音却有**十岁老人那般苍老。

    在场的人听的感觉很是怪异,同时都肯定了一个信息,眼前看上去像小姑娘的女子就是天照神宫的当代宫主,一个传闻年纪已经超过了百岁的人,同时也是东瀛武林第一高手。

    宫主似乎还不解恨,猛的踢起一脚,将红袍人的尸体踢到了河水中,顷刻间化为了一具白骨。

    秋水四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宫主的身前,讨好的说道:“恭喜前辈,贺喜前辈。”

    宫主冷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何喜之有?”

    秋水四郎讪讪的说道:“前辈能除此恶徒,这还不是大喜之事吗?”

    秋水四郎这般说,无疑是想告诉宫主,自己一群人费尽千辛万苦帮你解决了两个欺师灭祖的恶徒,能不能给点好处。

    宫主听出了秋水四郎的言外之意,却没有理会秋水四郎,而是看着刀无垢,把玩了一下断魂刀,说道:“好刀,好刀法。”说着将断魂刀扔向刀无垢。

    刀无垢一把接住断魂刀,抱拳说道:“前辈谬赞。”

    虽然知道她就是传闻中的神宫宫主,但是自己一个大人喊一个面貌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为前辈,刀无垢感觉有些别扭,可一想到对方是东瀛第一高手,刀无垢立马肃然起敬。

    宫主笑道:“年轻人不该谦虚的时候就不要谦虚,要知道过分的谦虚就不好了。”

    刀无垢恭敬的说道:“前辈教训的是。”

    宫主见刀无垢严肃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单论刀法而言,你的刀法足可以称得上天下第一刀。”

    刀无垢讪讪一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宫主的一双美眸环顾了下四周,看着在场的众人说道:“本宫送一桩天大的造化给你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胆量接受?”

    秋水四郎等的就是这句话,心中隐约已经知道宫主口中说的“造化”是指何事,连忙接口说道:“请前辈吩咐,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晚辈绝不皱一下眉头。”

    宫主微微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似乎也明白“造化”是什么意思,不约而同的点头说道:“请前辈吩咐。”

    宫主见刀无垢不言不语,说道:“你呢?”

    刀无垢苦笑一声,白天在酒楼的时候,刀无垢就发现了宫主已经身受内伤,而且还不轻,要不然也不会让红袍人如此嚣张而不出手。

    秋水四郎见刀无垢犹豫不决,开口提醒道:“刀公子,前辈可是天下第一高手,咱们听前辈的,准没错。”说着,还连忙冲着刀无垢使了使眼色。

    刀无垢正色说道:“前辈,晚辈想事成之后,前辈答应晚辈一个要求。”

    和天下第一高手谈条件,秋水四郎吓的心跳都慢了半拍,传闻宫主的脾气古怪,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若是恼怒了宫主,以宫主的功夫,顷刻间让在场的人死无葬身之地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秋水四郎连忙咳了一声,说道:“刀公子说的什么话,宫主德高望重,还会少了咱们的好处。”

    宫主嘴角微翘,一脸玩味的神色,笑道:“你有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刀无垢说道:“晚辈想要神宫的灵药——天玉圣膏。”

    “哈哈......”宫主听得不由大笑道:“本宫还不知道是什么了,原来是天玉圣膏,本宫答应你。”话音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事成之后,在场的诸位每人可以得到两样武功绝技。”

    众人听的两眼放光,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自己来到天照神宫不就是为了求功法秘籍吗?于是众人不约而同的说道:“多谢前辈。”

    宫主正色说道:“诸位不是三岁小孩,应该明白天底下没有白得的好处。”

    “那是,那是。”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应道。

    宫主颔首说道:“本宫要诸位所做的事情便是杀了本宫那欺师灭祖的大徒弟,诸位可有这个胆量?”

    秋水四郎疑惑的说道:“前辈功参造化,何不亲手清理门户?”

    宫主白了眼秋水四郎,说道:“实不相瞒,本宫昨天被三位逆徒打成重伤,如今还没有痊愈,要不然,也不会借诸位之手。”

    秋水四郎讪讪的说道:“前辈可以养好伤后再做打算,何必急于一时。”

    显然,秋水四郎并不认为自己一行人可以对付得了宫主的大徒弟,一个红袍人就差点让自己一群人全军覆没,更为厉害的大徒弟,秋水四郎想想都有些胆怯。

    宫主见秋水四郎开始答应的好好的,如今推三阻四,不由当场把脸一沉,俏脸上寒霜密布。

    众人见状无不变色,暗自戒备的望向宫主。

    宫主冷冷的说道:“逆徒投靠了丰臣将军,一旦他离开神宫到了丰臣将军的地盘,到时候再杀他,纵然本宫武功盖世,也只怕机会渺茫,很难清理门户,何况神宫有祖训,一入神宫,终身都不能离开神宫半步,否则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