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凌空追魂指
    提刀人拍飞灯盏后,还没有走出几步,突然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在场的人定眼看去,只见提刀人头顶冒着青烟,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滋滋声,好像是人掉进了油锅里,发出的那种滋滋声。

    江口正成面色大变的惊叫道:“有毒。”

    “救我。”提刀人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一双手不由自主的在脑门上撕扯,连头皮都被撕扯了下来,还不自知,依旧在猛抓。

    血淋淋的头皮看得众人触目惊心。

    提刀人挣扎了一会后,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惨叫声后,口中黑血狂吐,气绝身亡。

    刀无垢双目圆瞪,冷声说道:“好厉害的毒。”同时心中恍然,难怪这灯火是碧绿色,原来含有剧毒。

    红袍人不以为意的笑道:“一般一般,三步追魂散放在灯油里,效果还算过的去,嘿嘿......”

    众人面色大变的看着其他悬挂的灯盏,纷纷躲到一边,生怕灯盏里面的毒掉到自己身上步了刚才那人的后尘。

    秋水四郎环顾了一下,发现自己一群人一路走来,如今只剩下十三人,不由大义凛然的说道:“大家一起上,对这欺师灭祖的恶徒,不用管什么江湖道义。”

    红袍人讥笑道:“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小人,也配讲江湖道义,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一起上正好,省的麻烦。”

    秋水四郎爆喝一声,化作一道残影冲向红袍人,双掌猛翻,一股无形的暗涌朝红袍人拍过去。

    其他人也趁机围了过去。

    好在墙壁已经被拆掉了十之**,一下子空旷了不少。

    刀无垢对着小泉君说道:“你自己小心点。”说完,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红袍人。

    红袍人大笑一声,右手一挥,将来到身前的暗涌化解于无形。

    自己凌厉的一掌被红袍人如此轻松的化解了,秋水四郎自己都做不到,眼前的红袍人比之前的绿裙女子明显要厉害了许多,秋水四郎心中不由大骇,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不颜面,连忙抽身往后急退。

    呼!呼!呼!

    也不见红袍人发出暗器,众人头顶的三盏灯火莫名其妙的挟带着呼呼风声往下掉落,看得众人亡魂皆冒,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去攻击红袍人,众人连忙施展身法闪躲,生怕灯油里的三步追魂散溅到自己身上。

    灯盏掉在地上,灯油溅的到处都是,沾到灯油的地方立刻冒起了青烟,冒青烟的地方漆黑一片,好像被火烧过一般。

    众人一脸心有余悸的神色,还不及庆幸,又生变故。

    突然,一声惨叫响起,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如遭重击,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飞退,眼看黑衣男子已经飞出走廊,掉向河里。

    说时迟那时快,小泉君从一边蹿过来,伸手一把抓住了黑衣男子。

    小泉君抓住黑衣男子后,并没有发现黑衣男子有挣扎的迹象,心中暗自纳闷,一吸气,右手猛的一提,将黑衣男子提上来,定眼看去。

    只见黑衣男子心口有一个食指大小的血洞,鲜血从里面汩汩地往外流,显然被一击洞穿了心脏,哪里还有命。

    刚才众人都没有看到红袍人出手,可是黑衣男子却死了,这种神乎其神的功夫让刀无垢一行人的心不断往下沉,看向红袍人的目光中种满了畏惧。

    秋水四郎年纪大,阅历丰富,当下沉声说道:“凌空追魂指!”

    红袍人得意的笑道:“还算有点见识,呵呵......”

    秋水四郎一脸恍然,难怪之前自己的一掌被轻而易举的化解了,秋水四郎无比凝重的说道:“凌空追魂指,能伤人于两丈之内,大家小心。”

    刀无垢眉头紧锁,此行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许多。

    不管是摄魂魔音还是凌空追魂指,放在中原武林都是一等一等的上乘功夫,何况对方还是东瀛第一高手的亲传弟子,一身内力修为比在场的人只高不低。

    刀无垢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来,眼前的红袍人是刀无垢自出道以来见过最强大的敌人,在中原武林,江湖榜排名前几的高手,刀无垢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而红袍人的功夫足以排进江湖榜前五。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敌!

    值得庆幸的是红袍人并不知道刀无垢的厉害,红袍人没有把在场的人放在眼中,他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自信,同时这也是刀无垢的机会。

    刀无垢明白自己有一刀断魂的机会,若是一击不中的话,对方有了防备,想要杀红袍人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刀无垢握刀的手用为用力,指节都已经发白,这不是害怕所致,刀无垢的内心有些兴奋。

    刀无垢深呼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激动强行压制下去,冷冷的望着红袍人,准备随时给予致命一击。

    其他人则是既紧张又兴奋。

    紧张的是眼前的红袍人太厉害了,凌空断魂指不但霸道,而且防不胜防,因为红袍人的双手都被宽大的衣袖给掩盖住了,谁也不知道红袍人什么时候出手,对谁出手。

    兴奋的是只要杀了这个红袍人,自己离天照神宫的功法秘籍又近了许多,一旦得到这些功法秘籍,自己也有红袍人这般厉害,这能不叫人兴奋?

    有时候贪婪会让一个人忘记害怕,变的自以为是的强大。

    既然不知道红袍人什么时候出手,会对谁出手,在场的人明白,自己必须先下手为强,绝不能让红袍人把自己一干人各个击破。

    于是,江口正成率先出手了,一出手就是五种暗器。

    五种暗器可不是五枚暗器,每一种暗器都有四枚,不多不少刚好有二十枚之多。

    四柄柳叶飞刀,四枚铁蒺藜,四枚透骨钉,四枚钢针,四粒钢珠,五种不同的暗器,二十枚暗器分上下左右中五个方位打向红袍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