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化尸水
    呜呜呜......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吹进来的风,在走廊里响起一阵令人毛骨茸然的呜呜声,碧绿色的灯火也随着风儿左右摇曳。

    此情此景,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半空,谨慎的行走在走廊上。

    黄泉走廊,四通八达,到处都是岔路口,走廊连着走廊,好像迷宫一般。

    半个时辰后!

    一行人依旧没完没了的朝前走着。

    江口正成停下脚步,沉声的说道:“好像有些不对劲。”

    没有一个人显得惊讶,明显不止是江口正成发现了不对劲,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劲。

    秋水四郎神色凝重的说道:“咱们好像在一直在兜圈子。”

    小泉君点头说道:“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咱们被一个大阵困住了。”

    刀无垢说道:“小泉君,你能破这个大阵吗?”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了小泉君的身上。

    小泉君摇头说道:“我破不了。”

    众人听的心里一下凉了半截。

    江口正成六神无主的说道:“那怎么办?”

    秋水四郎说道:“既然咱们破不了大阵,就一直往前走,在岔路口做好标记,我就不信走不出去。”

    小泉君听得一愣,大阵不破,任你怎么走也走不出,可是见大家热情高涨,也不好出言打击,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冲着刀无垢点了点头,跟着一行人往前走。

    走了半个时辰后,众人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做标记的路口,这下子,所有人都傻眼了,同时明白大阵不破,还真走不出去。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惶恐不安,不知所措。

    秋水四郎火气上涌,用手拍打着墙壁,恼怒的说道:“难道咱们要困死在这鬼地方。”

    刀无垢脑海中灵光一闪,惊喜的说道:“或许不会。”

    秋水四郎见刀无垢欣喜的模样,眼睛一亮,急切的问道:“刀公子有主意了?”

    刀无垢笑道:“我也不知道成不成。”

    秋水四郎连忙说道:“说来听一听。”

    刀无垢说道:“咱们之所以破不掉大阵,是因为这里面到处都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找不到阵眼,自然也就破不了大阵,可是这里全都是木头做的,咱们既然破不了大阵,何不把这碍眼的墙壁全部拆掉,到时候一览无遗,难道还怕走不出去?”

    “高明!”秋水四郎顿时眉开眼笑,冲着一干发愣的人说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动手。”

    黄泉走廊的地板、墙壁、房顶都是由木头做的,在场的又都是江湖高手,拆个木头做的墙壁简直就是不费力。

    有的掏出兵器,对着墙壁就是几下,木屑飞扬,墙壁立马分成了好几块碎木板,散落一地。

    有的用拳头,鼓起内力直接捣过去,咚的一声,墙壁被震的四分五裂。

    有的更是直接,用脚踹过去,墙壁哪里经受得住狂猛的脚力,咔嚓几声响,墙壁轰然倒塌。

    在场的人可谓是各显神通,拆墙拆的热火朝天。

    有一个用腿踹的高手止不住去势,连人带着墙壁直接扑倒到一边。

    只听见扑通一声,碎木板和人都掉进了水里。

    原来这条走廊是建立在一条河上,难怪之前不停的有风吹进来。

    见有人成了落汤鸡,走廊上有人不禁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掉进河水里的人发出几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随后便没有了动静。

    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掉进水里的人挣扎了几下后,化成了一具白骨,活生生的人转眼间就成了白骨,白骨随即往水里沉了下去。

    刚还在笑的人如今笑不出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恐。

    在场的人目睹了这一幕后,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寒毛直竖,一股寒意从脚后跟直冲脑门。

    “化尸水!”秋水四郎惊叫道:“大家小心点,千万别掉进水里。”

    其实不用秋水四郎嘱咐,其他人也知道千万不能掉进水里,要不然自己就是下一具白骨。

    “桀桀......”

    一阵怪笑声陡然在走廊上响起,循声望去,一位身穿红袍的中年男子站在不远处一脸阴冷的望着众人,看的众人心里直发毛。

    红袍甚是宽大,中年男子除了脑袋露在外面外,身体的其他部位全部都被红袍掩盖住,红袍男子笑道:“能过了三师妹守的鬼哭林,看来各位还有点能耐。”

    秋水四郎看着红袍人说道:“神宫历来就有规矩,不能参与江湖争斗,你们身为神宫弟子,出手截杀我们,是宫主的意思?”

    “宫主?哈哈......”红袍人大笑了起来,笑毕,阴冷的说道:“那个冥顽不灵的老不死早就掉进了河里,化成了一具白骨。”

    “你们竟然敢欺师灭祖?”秋水四郎是又惊又怒。

    欺师灭祖是江湖武林中罪大恶极的一种罪,也是所有人都不能容忍的一种罪,可谓人人得而诛之。

    其他人听的一颗心再次火热了起来,天下第一的神宫宫主已死,神宫就剩下了三位弟子,而之前在鬼哭林死了一个,偌大的神宫就只有两人了,若是把这两人击杀的话,神宫的无数灵丹妙药,功法秘籍岂不是自己的?

    众人想想就觉得激动不已,双眼中闪烁着阵阵杀机。

    “大伙一起上,杀了这欺师灭祖之辈。”有人提着刀,叫着冲向红袍人。

    眼看提刀的人就要冲过来,红袍人轻蔑的一笑,宽大的衣袖一挥,也不见他有什么别的动作,身前一丈处悬挂在半空的灯火突然往下掉。

    这一掉,刚好掉向冲上来的人的头顶上,那人右手提刀,只好将左手举过头顶,对着灯火就是一拍,想要将灯火拍到一边。

    砰的一声,灯盏被拍到了一边,掉到了河水里,但是灯盏里面的灯油却被拍的四下飞溅,其中有几滴灯油不偏不斜的掉到了那人的头顶。

    红袍人冷哼一声,看死人一样的看着提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