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鬼哭林
    全场哗然!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刀无垢的身上,在场的人都浮现出同一个念头,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当然不简单,能接住秋水四郎一击,还把秋水四郎坐下的长凳打碎,这是一个简单的人能做到的?

    秋水四郎一怔,毕竟人老成精,随即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竟然能接住老人家六成的功力。”

    其实秋水四郎用了七成的功力,他偏偏只说用了六成,这样他也有面子,毕竟他没有用全力。

    见秋水四郎没有恼羞成怒,江口正成机灵的连忙搬了条长凳过来。

    秋水四郎赞赏的看了江口正成一眼,随后坐下,说道:“刀公子,不知道你去天照神宫,所为何事?”无形中言语客气了许多。

    天照神宫,不但有灵丹妙药,还有许多绝世武功,所以纵然危险重重,每年依旧都有许多人趋之若鹜而来。

    刀无垢也不隐瞒,简单而又直接的说道:“求药。”

    秋水四郎看着小泉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鬼......鬼......有鬼......有鬼啊......”

    陡然,一声声失魂落魄的惨叫声从外面传来,大厅的人为之一愣,顿时骚乱了起来。

    秋水四郎的身影一闪,当先出了大门,其余的人紧跟的走了出去。

    只见先前的华服公子披头散发,满脸惊慌失措的踉跄跑向酒楼,跑着跑着,突然一头栽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秋水四郎伸手朝华服公子一探,发现鼻息全无,人刚刚死去,秋水四郎面色微微一变,眼中闪现精光,朝前方望去,哪里有半个人影。

    一个大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死了,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令许多人都毛骨茸然。

    有人喃喃自语道:“难道真的有鬼?”

    刀无垢不急不慢的走出来,接口说道:“世上哪有鬼,只有人装神弄鬼罢了。”

    秋水四郎点头说道:“刀公子说的不错。“话音一顿,接着说道:”他应该是从鬼哭林跑回来的,就算真有鬼,老人家也要会一会。”

    刀无垢笑道:“算我一个。”

    在场的人本就是要前往天照神宫,而鬼哭林是去天照神宫的必经之路,见秋水四郎和刀无垢领头,群情激奋,个个叫囔着要去会一会所谓的“鬼”。

    秋水四郎领着一群豪杰朝鬼哭林走去,刀无垢回头看向大厅,偌大的大厅如今只剩下小姑娘一人在悠闲的自斟自饮,刚才大门口发生的一幕小姑娘好像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一般。

    “走。”刀无垢轻声说道,两人不急不慢的跟在一群人身后。

    鬼哭林,离酒楼不到二十里的路程,以这些江湖豪客的脚力,不到一个时辰的工夫便到。

    放眼望去,古木参天,枝叶遮天蔽日,虽然正值申时三刻,太阳依旧火辣辣的挂在天上,但是阳光却很少能透过枝叶照射下来,让林子里显得阴森恐怖。

    “一入鬼哭林,又添无数魂,可怜,可怜......”

    阴暗的林子里陡然响起一道虚无缥缈的女人声音。

    在场的人莫不打了个激灵,纷纷朝四下看去,可是哪里有半个人影。

    有人开口说道:“这鬼哭林我前些年来过,那个时候并没有这个声音。”

    有人附和道:“感觉是有些不同了。”

    秋水四郎朗声说道:“是何人在此装神弄鬼?”声音有了内力的加持,顿时恍如打雷一般,震的树叶簌簌往下掉落,不远处的几只鸟也被惊的拍着翅膀飞向别处。

    “一入鬼哭林,又添无数魂,可怜,可怜......”

    回应秋水四郎的只是这虚无缥缈的声音,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涌来,分不清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秋水四郎笑了,说道:“传闻天照神宫的宫主有三大弟子,其中有一人精通摄魂魔音,想必你就是那位精通摄魂魔音的弟子吧?”

    “一入鬼哭林,又添无数魂,可怜,可怜......”

    回应秋水四郎的依旧是这道声音,这把秋水四郎气乐了。

    秋水四郎笑道:“想不到神宫宫主的弟子竟然是装神弄鬼之辈,老人家长见识了,咱们走。”

    天照神宫的宫主是东瀛武林的第一人,宫主的亲传弟子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秋水四郎明白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展开身法,朝前急速穿行。

    秋水四郎想到了,其他人也想到了这点,各自展开身法,想要尽快离开阴暗的鬼哭林。

    但是每个人的速度都不一样,于是原本在一起的一群人拉成了一条长龙,殊不知这样正中了对方的下怀。

    秋水四郎的轻功和功力比其他人都要高出不少,他跑在最前面,紧跟在他后面的是江口正成,而刀无垢和小泉君不快也不慢,在中间位置。

    一群人刚跑出没有半里的路程,后面陡然响起一声惨叫。

    刀无垢暗道糟糕,转身便往回掠身过去,其他人也停住了身形,扭头往后看。

    只见两个人吓的面无人色,嘴里哆哆嗦嗦的叫囔着:“鬼,有鬼!”

    这个时候,空中又飘荡起那虚无缥缈的声音:“一入鬼哭林,又添无数魂,可怜,可怜......”

    秋水四郎也从最前面跑了回来,见两人神志不清,挥手就是两巴掌甩过去,两人一下被打的清醒了许多。

    秋水四郎厉声问道:“刚才那声惨叫是谁喊的?你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两人虽然清醒了许多,但是浑身像筛糠一样的颤抖个不停。

    秋水四郎没有那个耐心,反手就是几巴掌甩过去,瞬间把两人打成了猪头,烦躁的说道:“两个窝囊废。”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

    刀无垢突然开口说道:“两位也是七尺男儿,都是习武之人,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有什么好怕的,咱们连死都不怕,又怕什么鬼?”

    其中一人听了后,情绪平稳了许多,深吸了几口气,咽了口唾沫,指着身前不到三尺的地方,开口说道:“刚才走在我们前面的一个人活生生的被拖到了地下。”

    刀无垢惊讶的“哦”了一声,来到男子指着的地方问道:“是这里吗?”

    男子点了点头。

    刀无垢准备把地上厚厚的一层落叶扒开,小泉君说道:“刀公子,且慢,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