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秋水四郎
    一干下人硬着头皮上,不免有些心虚,一旦心虚就不免会畏手畏脚。

    秋水四郎见状,面露讥讽,依旧坐着,随意的一掌挥出,就好像是赶苍蝇一般,轻松惬意。

    一股无形的暗涌朝一干人涌过去。

    紧接着惨叫声响起,一干下人被秋水四郎雄厚的掌力给震的东倒西歪。

    秋水四郎哈哈大笑,笑声刚毕,冷晒道:“趁着老人家心情好,赶紧滚,如若不然,哼......”那最后一声冷哼的意味不言而喻。

    华服公子浑身一颤,大热天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慌忙从地上爬起来。

    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连酒都没有叫,样子比先前的四人还要狼狈。

    可是大厅中却没有一人敢笑,所有人好像没有看到一般,自顾自的喝酒。

    华服公子刚走,门口人影闪动,小二眼尖,立刻迎了上去。

    只见是一个年约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身段修长,面容姣好,皮肤白皙,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垂到腰间,一袭彩裙更是衬托出她出尘的气质,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好像大病初愈。

    小姑娘长的好看,所有人都不由多看了几眼,甚至有些人的眼睛一直盯着小姑娘看,目光中透着贪婪与猥琐。

    小姑娘不言不语,径直走到刀无垢的桌子边,然后在刀无垢的对面坐下。

    能来这里的人,无一例外不是去天照神宫,能去天照神宫的人,无一例外不是高手,所以别看小姑娘年纪小,但是毫无疑问她也是去天照神宫,自然也是一个高手。

    小二很是殷勤的问道:“这位姑娘,要点啥?”

    小姑娘依旧不言不语,看着桌面上的酒坛。

    小二恍然,说道:“要酒,是吧?”

    小姑娘点了点头,掏出一锭银子,足足有好几两重。

    小二眉开眼笑的接过银子,他最喜欢出手阔绰的客人,客人打赏的多,他得到的自然也就多。

    大厅中的人无不惋惜,小姑娘长的如此好看,想不到却是一个哑巴。

    刀无垢看着坐在自己一桌的小姑娘,见她面色苍白,眉头微皱,这是受了内伤,看样子,小姑娘受的内伤还不轻,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对一个小姑娘下如此重手。

    小姑娘见刀无垢盯着自己看,不由杏目圆瞪,瞪了刀无垢一眼。

    刀无垢心头一震,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是对上自己的师傅,刀无垢也没有这种感觉,难道这个小姑娘比自己的师傅还要厉害,要不然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刀无垢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但是他却没有露一丝异样,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是在下唐突了。”

    说完后,神色平常的喝酒,却在暗自戒备,只要有突发情况,刀无垢至少有五种应变之法。

    小姑娘面色缓和了许多,这个时候,小二端着酒菜过来,恭敬的说道:“姑娘,请慢用。”

    小姑娘又点了点脑袋,旁若无人的喝酒吃肉。

    这家酒楼的生意确实好,陆陆续续的都有人过来,虽然没有了座位,但是里面阴凉,在此歇歇脚,喝口酒总比外面晒太阳要强的多。

    秋水四郎吃饱喝足了,看着人满为患的大厅,突然开口说道:“在场的都是去天照神宫的吧?”

    这无疑是一句废话,若不去天照神宫,来这荒山野外做什么?

    没有人接话,秋水四郎感觉自己被无视了,面子也挂不住,顿时老脸一沉。

    其实是大家惧怕秋水四郎的威名,知道此人喜怒无常,万一惹他不高兴,自己小命不保,于是在场的人都默契没有接话,谁知道不接话反而惹得这个老怪物不高兴了。

    秋水四郎凶相一露,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在场的都是聋子还是哑巴,亦或是老人家人低言微,都不愿搭理老人家,是吧?”

    见秋水四郎动怒,大厅中许多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不敢,不敢!”

    “前辈有何吩咐,只管说,晚辈洗耳恭听。”

    “对,还请秋水前辈明示,晚辈无不从命。”

    小泉君听着大厅中的阿谀奉承,一脸的厌恶。

    小姑娘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虽然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刀无垢给看到了。

    刀无垢不动声色,一边喝酒一边注意大厅中的动静。

    秋水四郎面色一缓,说道:“众所周知,天照神宫可不是一处善地,每年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汉丧命其中,老人家是菩萨心肠,劝各位还是不要去送死的好。”

    大厅中陡然安静了下来。

    天照神宫确实不是一处善地,传闻天照神宫的宫主的脾气比秋水四郎还要古怪。

    几乎所有人都看着秋水四郎,心中无不鄙夷,你若有菩萨心肠,那天底下的菩萨可就遍地走了。

    秋水四郎笑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老人家就当各位同意了。”

    一个独眼大汉接话说道:“前辈,晚辈千里迢迢而来,就因为前辈一句话让晚辈无功而返,晚辈实在是不甘心。”

    秋水四郎嗤笑一声,人影闪现,眨眼间就到了独眼大汉的身边,右手五指箕张,抓向独眼大汉。

    独眼大汉感觉眼前人影一花,还没有反应过来,右肩一麻,右肩被秋水四郎抓住,半边身子不能动弹。

    独眼大汉心中大骇,厉声说道:“前辈,你这是要做什么?”

    秋水四郎松开右手,笑道:“你连老人家一招都接不住,如何过得了鬼哭林、黄泉走廊?去天照神宫岂不是送死,真是不自量力。”

    独眼大汉一张脸涨的通红。

    秋水四郎说道:“各位,老人家也不欺负你们,只要能接住老人家一招,就可以随老人家一起前往天照神宫,否则,只能打道回府,如若不然,休怪老人家翻脸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