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荒野酒楼
    这是一座两层的小房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一片荒凉。

    房子的前面立着一根大腿粗的木杆,木杆有两丈多长,上面挂着一张黑底红字的大旗,旗帜的正中间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

    很明显,这是一家酒楼。

    把酒楼开到这荒山野外,岂不是个亏本的买卖?

    然而,这家小酒楼的生意却异常的火爆,比闹市的酒楼生意都要好上许多,因为这里是去天照神宫的必经之路,过了这个酒楼,往前二十里就是天照神宫了。

    天照神宫周围二十里之内就只有这一家小酒楼,你说他的生意能不好?

    这不,又来了两位客人。

    一位长的较高,可惜身材偏瘦,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腰间别着一把漆黑的大刀,另一位中等身高,长的虎背熊腰,浓眉大眼。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刀无垢和花泽十义的老二小泉君。

    两人刚一进门,小二就殷勤的迎了上来。

    大厅中早已经有十多位客人,在刀无垢两人进门的刹那间,原本正在喝酒的客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大门口,随后又各自喝各自的酒,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虽然大厅中的人不少,但是却静悄悄的,除了小二迎客的声音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说话,显得有些怪异。

    刀无垢两人的运气好到了极点,刚好还剩下一张空桌,两人走了过去,点了几盘下酒菜,然后又要了两坛酒,顺便要了两个大碗,大碗喝酒,豪气干云。

    时值正午,外面烈日当空,烘烤着大地,热的人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一阵喧哗声,只听有人叫骂道:“什么鬼天气,竟然这样热,还让不让人活。”

    “还好这里有座酒楼,咱们进去歇歇脚,顺便解解渴。”

    话音未落,一群人簇拥着一位华服公子走了进来。

    一群人刚进大门,就为之一愣,听里面静悄悄的,原本以为没有客人,想不到里面早就已经人满为患了,连一张空闲的桌子都没有,难道自己一群人要站着喝酒?

    坐着喝酒自然要比站着喝酒要舒服,而且要舒服的多。

    华服公子的目光在大厅中扫视了一番,最后落在刀无垢那一桌上。

    因为只有刀无垢那一桌是两个人,柿子当然要捏软的。

    华服公子领着一帮大汉径直来到刀无垢的身前,还没有开口说话,原本正在喝酒的小泉君一饮而尽,放下了手中的大碗,这下子,华服公子自然也看清楚了小泉君的样子。

    华服公子一怔,惊声道:“阁下是花泽十义老二小泉君?”

    小泉君眉头一皱,看着华服公子,硬邦邦的说道:“正是在下。”

    华服公子讪讪一笑,不再说话,随后走向旁边的酒桌。

    华服公子对着左右使了使眼色,左右的人会意的点了点头,其中一人走出来,伸手在桌上猛的就是一巴掌。

    啪!

    桌子上的碟子,酒杯都被震的铛铛作响,那人傲然的说道:“我家公子来了,还不赶紧让座滚蛋。”

    有热闹看!

    于是大厅中的其他人都一脸看好戏的看了过来。

    坐着的四人看着华服公子他们一群人足足有十三人,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四人起身,恨恨的瞪了华服公子一眼。

    华服公子身边一人立刻喝道:“看什么看,是不是皮痒痒?”

    四人红着脸,一声不吭,灰溜溜的走向外面。

    引的华服公子一群人一阵哄笑。

    大厅中的其他人一脸失望,想不到四人竟然没有一点骨气,连个屁都不敢放就逃了,热闹自然没有“热”起来就胎死腹中。

    四人还没有走几步,一道高大的身影从外面一晃而来,好像一阵风,大厅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

    大厅中的人见到老者,俱是一惊,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脑袋,好像生怕被老者看到一样,仿佛老者就是洪荒猛兽。

    当然也有人没有低下高傲的头颅,那就是刀无垢,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老者是何方神圣。

    老者一进来,就叫囔道:“这鬼天气,还真要命。”

    随后往大厅中看去,那神情和华服公子刚进酒楼的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老者一怔,想不到没有座位了。

    老者微微一笑,来到了华服公子的桌前,说道:“老人家来了,还不赶紧让座滚蛋?”

    说话的神情和语气简直和刚才的人如出一撤。

    华服公子见到老者,佯装发怒的对着手下叫骂道:“你们眼睛长屁股上了啊,看到了秋水前辈还不快让座。”随后看着老者赔笑道:“秋水前辈,请坐。”

    一干手下连忙站起身子让出座位。

    那个被唤作秋水前辈的老者大马金刀的坐下,也不讲究,直接拿起桌上的酒坛就往嘴里猛倒,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大口,说道:“痛快。”

    随即看着华服公子等人说道:“你们怎么还不滚蛋,老人家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一张桌子,再说你们也没有和老人家同桌喝酒的那个资格。”

    话音一顿,冷声道:“滚!”

    华服公子一愣。

    老者不耐烦了,出手快若闪电,反手就是一巴掌,华服公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被抽飞,摔出五尺多远,脸上一个猩红的巴掌印触目惊心。

    现在有热闹看了,可是大厅中却没有人敢看,都低着头喝酒。

    华服公子也是被打懵了,张口一吐,竟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可见刚才老者那一巴掌力道之重,华服公子捂着红肿的脸,歇斯底里的叫骂道:“秋水四郎你敢打我,给我上,砍了这个老王八。”

    秋水四郎,东瀛有名的顶尖高手,为人亦正亦邪,行事全凭个人喜好。

    有时候无论你怎么骂他,他都不以为意,有时候却只是因为你多看了他一眼,他就要挖你双眼,置人于死地,性情古怪,可见一斑。

    去和秋水四郎打,那是找死,但是公子发话了,不去的话,回去了也没有好果子吃,一干手下左右为难。

    华服公子怒了,骂道:“你们聋了。”

    见自家公子动了真怒,无奈之下,一干人只好硬着头皮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