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渡边建的请求
    暴雨、尸体、几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大男人,这是一副何等凄惨的画面。

    刀无垢的心情也不好,把厉强拉到一边,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厉强说道:“当初我们逃离临海城后,在外面等了二哥你一个时辰,也不见你出来,最后咱们只好撤走,把公子安顿好后,我和三哥便偷偷的潜回来,在路上刚好碰到临海城的士兵押着一个黑衣人,我们还以为是二哥,当时可把我们吓了一大跳,我们准备出手救人的时候,走进了看才发现不是二哥。”

    刀无垢截口说道:“当初你们要是把织田屿救下就好了,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厉强弱弱的说道:“我和三哥见不是你,哪里会多生事端,后来找到柳生十兵卫一打听,才知道你被人救走了。”

    “还好当时我多了句嘴,将路上看到的事情和柳生十兵卫说了,柳生十兵卫说那个黑衣人是织田屿,就是他救的你,我们这才后悔没有出手相救。”

    “我知道二哥你的为人,既然你的救命恩人被抓,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所以我和三哥一商量,把丁牛叫过来,这几天咱们三人一直和柳生十兵卫在一起,等你出现,也好助你一臂之力。”

    刀无垢听完后感慨的说道:“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突然,老二大吼道:“带大哥和老三他们回家。”

    “回家!”其他几兄弟不约而同的齐声喊道。

    一行人踏上了归途。

    花泽城,城主府!

    渡边建心神不宁的在厅中踱来踱去,大厅中还坐着六人,都是沉默无言。

    自从刀无垢和花泽十义出发去营救织田屿开始,渡边建就没有睡觉,一整晚都待在大厅中,此时,他一脸的倦意,一脸的焦急,一脸的不安。

    渡边建时不时的问着同一个问题,“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可以看得出来,渡边建很着急。

    这场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雨过天晴,东方的天边出现一道彩虹,煞是好看,可惜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有闲情逸致去欣赏。

    一守卫神色慌张的跑进大厅,刚一进来,还不待渡边建说话,守卫哭丧着脸,悲伤的喊道:“城主,赤木君几位大人牺牲了。”

    渡边建听的浑身忍不住一颤,头晕目眩,双眼一黑,身子朝一边倒去。

    好在身边的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渡边建。

    可这一幕也把大厅中的人吓的不轻,几人惊叫道:“主上!”

    过了半柱香的工夫,渡边建悠悠的睁开双眼,焦急的问道:“织田屿了?他是死是活?”

    “主上。”织田屿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人未到声先至,只是声音中透着一股无力。

    织田屿是被人背进来的,不但织田屿是被人背进来的,还有四人也是被背进来的。

    虽然都是被人背进来,但是织田屿是活的,其余的四人却是四具尸体,冰冷的尸体。

    花泽十义中的老二把老大、老三、老四和老九的尸体并排放在厅中。

    这个时候,整个大厅都安静了。

    大厅中没有一丝响动,自然也就没有一点声音

    ,静的让人感到窒息。

    大厅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悲伤。

    渡边建那疲惫的双眼中滚落下滴滴热泪,突然一字一句的咆哮道:“千叶仁义!”

    老二几人出奇的没有哭,他们的泪早已经流干了,现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仇恨,要流也只有流血了。

    丁牛将背后的织田屿放在一张大椅上,渡边建看向织田屿,只见织田屿浑身湿透了,一身血迹斑斑,嘴唇发白,脸色苍白,好像大病初愈。

    渡边建对着刀无垢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多谢刀公子出手相助。”

    刀无垢连忙一把拖住渡边建,说道:“这件事本就由我而起,说到底,还是我害了他们。”

    渡边建说道:“刀公子言重了。”随后看向织田屿,说道:“你受苦了。”

    织田屿深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下激动的心情,道:“我情愿去死,要不然赤木兄弟也不会有此劫难。”

    渡边建沙哑的说道:“你无需自责,这或许就是命吧。”

    织田屿说道:“可惜我以后再也不能为主上效命了。”

    渡边建一怔,说道:“赤木君离我而去,难道你也要离我而去?”

    织田屿一脸的苦涩,说道:“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废人,纵然想效命主上,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织田屿的身上。

    渡边建更是三步并作两步走,来到织田屿的身前,伸手一把抓住了织田屿的脉门,惊声说道:“你手筋断了?”

    织田屿苦笑道:“何止是手筋,脚筋也被挑断,双腿更是被打断。”

    好残忍的手段,在场的人听的心神俱震。

    渡边建皱着眉头踱来踱去,看得出,他在沉思。

    大厅中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足足过去了一盏茶的工夫,渡边建看着织田屿开口说道:“你的伤虽然重,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只要得到一种神药,你就可以痊愈。”

    织田屿说道:“主上说的可是活死人,生白骨的疗伤圣药——天玉圣膏?”

    “不错,只要得到天玉圣膏,你就可以痊愈。”渡边建说道。

    织田屿苦笑道:“天玉圣膏可是天照神宫的至宝,传闻天照神宫的宫主脾气古怪,她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每年不知有多少人去求药,结果药没有求到,反而把命给丢了。”

    渡边建说道:“只要有一线希望,咱们就要去争取。”

    织田屿沉默,没有再开口说话。

    渡边建对着刀无垢说道:“刀公子,有劳你走一趟天照神宫。”

    不待刀无垢回话,渡边建接着说道:“当然不会让你白跑一趟,不管你有没有求到天玉圣膏,只要你肯出马,我将城外的樱花山庄送给你,也免得你们主仆几人居无定所,免受颠沛流离之苦。”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听的无不动容。

    花泽城的人是因为渡边建将自己心爱的庄园拱手送人而感到惊讶。

    刀无垢几人则是想不到渡边建竟然知道自己是主仆几人,几人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疑惑,他是怎么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