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男儿泪
    黑牙和花泽十义的老大两人若是单打独斗,老大不是黑牙的对手。

    黑牙手中的匕首刚刺出,老大就一刀劈下。

    若是黑牙不退,虽然可以杀了老大,但是自己也会被老大劈成两半。

    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黑牙还不想死,所以黑牙只好收招,黑牙出招快,收招更快,但这还不是最快的,最快的是黑牙的变招,左手一缩一抬,快的好像他刚才就是施展这一招似的。

    铛的一声,格挡住老大由上而下的钢刀,同时身子往后一跃。

    老大怒吼一声,欺身而上,好像不把黑牙斩于钢刀下誓不罢休一样。

    要知道旁边还有城主府的高手在虎视眈眈,右边一柄剑刺向老大的右臂,左边一把刀砍向老大的腰间。

    老大早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不闪不避,钢刀砍向黑牙的脑袋。

    黑牙冷哼一声,腰身拧转,身子突然一折,避开了凶猛的一刀。

    老大一刀不中,还想扑过去击杀黑牙,突然感觉右肩传来一阵刺痛,同时腰间被钢刀砍中,钢刀砍进去足足有两寸多深,连内脏都看的见,顿时血如泉涌。

    钢刀镶嵌在腰部,还没有来及的抽出。

    老大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左手一把拿住腰间的钢刀,右手握刀猛的一挥,砍向偷袭自己的使刀高手。

    那个使刀高手想抽刀退后,可是刀被老大的左手,一时间,抽不出来,就在犹豫的一瞬间,头颅被老大一刀砍下,高高抛起,飞向一边。

    颈间鲜血喷出三尺之高,好不骇人,无头尸体直挺挺的倒下。

    “大哥!”老二几人听老大发出的惨叫声,纷纷朝老大看来,看老大差点被砍成两截,惊叫连连。

    这个时候,刀无垢掠身而来,一刀斩下,砍翻了老大右边的剑客。

    老二几人看的目瞪欲裂,出手就是完全不要命的凶悍打法,逼的城主府一干高手慌忙后退。

    刀无垢背着老大,喝道:“撤!”

    老二眼睛都红了,不甘心的说道:“走!”

    老二、老五、老六断后,老七、老八和老十背着老三、老四,老九的尸体,一行人朝着城门口飞奔过去。

    “追!”千叶仁义喝道。

    随着千叶仁义一声令下,一干高手和在场的官兵哄的一声,追了过去。

    大雨滂沱,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的眼泪?

    这一战,临海城的士兵死伤一百多人,菜市口血水横流,凄惨不已。

    刀无垢一行人刚出了城门,丁牛一个人突然返身回来,站着城门口,看着气势汹汹的追兵,仰天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暴喝道:“俺丁牛在此,想死的尽管放马过来。”

    见一个铁塔般魁梧的汉子挡在城门口,恍如门神,城主府的高手纷纷一扬手,七八十多枚暗器呼啸着朝丁牛射过去。

    铛铛铛!

    暗器打在丁牛的身上好像打在铁板上,竟然纷纷掉落。

    刀枪不入!

    城主府一干高手看的目瞪口呆,想不到丁牛一身横练功夫竟然练到了刀剑难伤的地步。

    厉强听到丁牛的豪言壮语,以为丁牛要去拼命,扭头一看,见丁牛拦在城门口,心中暗骂道:“这个蛮汉。”无奈之下,只好折返,说道:“快走。”说完,不由分说,拉着丁牛就逃。

    见刀无垢一行人越逃越远,有人出声问道:“还追不追?”

    黑牙一瞪眼,没声好气的说道:“想死的话,就去追。”说完,独自一人离开。

    黑牙回到了千叶仁义的身边。

    千叶仁义看着黑牙说道:“这次你立了大功。”

    黑牙说道:“可惜让刀无垢逃了。”

    千叶仁义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明明可以杀了那个贱人,为什么要放她离开?是不是舍不得?”

    黑牙心中一凛,他是喜欢德川樱子,打心底稀罕她,这当然不能说出来,黑牙脸上神色未变,说道:“属下不敢,属下之所以放过樱子,是想牵制刀无垢。”

    歇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毕竟樱子的功夫不高,在当时的情况下,她就是一个累赘,以她的美貌,刀无垢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到时候,只要刀无垢分心,属下就可以趁机杀掉刀无垢,好报断腕之仇。”

    千叶仁义笑道:“主意是不错。“顿了顿,接着说道:”走,回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返回了城主府。

    话说刀无垢背着花泽十义的老大,在暴雨中狂奔了将近五六里路,见临海城的官兵没有追来,在路边一株大树下停下了脚步。

    花泽十义中的老二等人连忙围了过来。

    周平背着织田屿走到老大的身边,织田屿看着老大腰部的伤口,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关切的问道:“赤木君!”

    老大伤的太重,嘴唇发白,脸色更是苍白的可怕,听到有人叫自己,眼睛费力的睁开了一条缝,看着织田屿,老大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虚弱的说道:“大人。”

    织田屿一脸的悲痛之色,说道:“都是我连累了大家。”

    老二几兄弟的眼睛立马湿润了,老二说道:“大人千万别自责,生死有命,咱们兄弟无怨无悔。”

    老大微微的点了下头,突然咳嗽了几声,嘴里血水狂涌。

    看的老二几人心惊胆跳,慌忙喊道:“大哥!”

    老大的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气喘吁吁,胸口起伏不定,双目猛的瞪大,似有不甘,张口呼道:“替......替我......报......报仇。”说完,噗的一口血喷出,人已没有了气息。

    “大哥!”老二几人失声惊叫道。

    可惜老大永远也不会回应他们了,死人又怎么会回应。

    悲伤,痛苦,自责的神色在几人的脸上显露。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生死别离。

    如今老二几人见老大撒手人寰,悲从中来,哭声震野,脸上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那一声声哭泣,恍如是一匹孤独受伤的野狼在哀嚎,震人心神,凄惨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