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猎人和猎物
    就在刀无垢打败竹海先生,断魂刀抵在竹海先生咽喉的刹那间,场上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黑牙回想着德川樱子的话。

    德川樱子是这样说的,若是连竹海先生都不是刀无垢的对手,千叶仁义必会死于刀无垢之手,你若还死心塌地的跟着千叶仁义,最终也难逃一死。

    黑牙的耳边萦绕的德川樱子的话,看了一眼千叶仁义,不动声色的冲进了倾盆大雨中,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第二件事是千叶仁义对着加藤右一说道:“快,把织田屿和那贱人带上来。”

    加藤右一领命,冲入了暴雨中,方向和黑牙离开的方向竟然出人意料的一致。

    花泽十义想不到刀无垢除了自己一行人外还有帮手,看周平几人个个都勇猛异常。

    周平虽然左腿受伤,但是和柳生十兵卫相互照应,倒也没有大碍。

    柳生十兵卫反反复复的施展刀无垢所教的一招刀法,杀的临海城士兵不敢近身。

    厉强手起刀落,周围一丈之内几乎成了一片空地。

    尤其是丁牛,一双肉掌刀剑难伤,打的临海城士兵哭爹喊娘,混元一气童子功的霸道立刻展露无遗。

    老大暴喝一声,士气大振,花泽十义依靠着阵法朝丁牛几人所在的方位杀过去。

    竹海先生到现在才知被加藤右一糊弄了,可他也不解释,因为他是一个绝顶高手,输了就是输了,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竹海先生闭上双眼,一副坐以待毙的模样。

    刀无垢说道:“你走吧。”

    竹海先生陡然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不杀我?”

    刀无垢笑道:“我从来不杀手无寸铁的老人。”

    被可怜了,被怜悯了!

    竹海先生又闭上了双眼,胸口起伏不定,好像心中有万千感慨。

    刀无垢真的没有杀他,转身就走,没有一丝犹豫。

    竹海先生再次睁开双眼,捡起地上的断剑,猛的刺进了自己的肚子,断剑从背后出来。

    刀无垢听到背后的动静,转身一看,见竹海先生倒在了血泊之中,心中不免唏嘘不已,想不到这个老人竟然如此刚烈。

    竹海先生还没有断气,一脸痛苦之色,开口说道:“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从来没......”

    “没”字刚说出口,噗的一口血喷出,顿时气绝身亡。

    竹海先生一死,千叶仁义看着场中仅剩的三百不到的临海城士兵,千叶仁义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一想到织田屿和德川樱子在自己手上,又安心了不少。

    织田屿和德川樱子来了。

    织田屿是黑牙背过来的,德川樱子是自己走过来的。

    织田屿浑身血迹,连走都不能走,看样子还真吃了不少苦头,德川樱子面容憔悴,看样子过的也不如意。

    黑牙背着织田屿,领着德川樱子并没有走向千叶仁义,而是朝刀无垢飞奔过去。

    黑牙这是要干什么?

    千叶仁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牙已经到了刀无垢的身边。

    千叶仁义怒了,咆哮道:“黑牙,你为何要背叛我?”

    黑牙没有说话,德川樱子嬉笑道:“因为他还不想死。”

    千叶仁义暴跳如雷,骂道:“你个贱人,是不是你在从中作梗?”

    德川樱子笑道:“千叶仁义你别急着生气,先保住狗命要紧。”

    德川樱子的话宛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不知道谁大喊道:“保护城主。”

    幸存的临海城士兵纷纷舍弃了对手,聚集在千叶仁义的跟前,城主府的高手则在千叶仁义的左右。

    千叶仁义失算了。

    他特意让城门大开,请君入瓮,还特意减少了刑场的守卫,人多了,他怕刀无垢不敢出手救人。

    他设下圈套,找人易容成织田屿,原本想暗算刀无垢,可惜被刀无垢识破。

    就算圈套被识破,他也无惧,因为他请到了竹海先生,在他看来,竹海先生就算打不过刀无垢,牵制刀无垢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

    可惜,竹海先生死了,竹海先生的死是千叶仁义所料不及的。

    但是,千叶仁义仍旧不惧,因为他还有最后的底牌,织田屿和德川樱子在自己的手中。

    谁都不曾想到,黑牙却在关键的时刻,反水了,救出了织田屿和德川樱子。

    千叶仁义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算,如今他的脸上全是慌张的神色,好像有种想要临阵脱逃的冲动,可他毕竟是一城之主,何况加藤右一没有回来,千叶仁义相信加藤右一不会弃自己而去。

    黑牙把织田屿交给了花泽十义,看着浑身血迹斑斑,极其虚弱的织田屿,花泽十义十兄弟目呲欲裂。

    老大热泪盈眶的喊道:“大人!”

    织田屿有气无力的说道:“撤。”

    德川樱子说道:“撤什么,现在正是杀千叶仁义的绝佳机会。”

    老大觉的有理,将织田屿转交给身边的死士,说道:“照顾好大人。”同时暴喝道:“兄弟们,活捉千叶仁义。”

    花泽十义十兄弟率先冲向千叶仁义。

    千叶仁义脸上的慌张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笑意。

    千叶仁义笑了,那是得意的笑容。

    刀无垢顿生警觉,喊道:“小心。”

    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街道两边的房舍里突然冒出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全部都是临海城的官兵,楼上的官兵分为两种,一种手持大网,一种手持弓箭,楼下的官兵则全部都是弓箭手。

    这些官兵刚一现身,十多张大网从天而降,朝刀无垢一群人的头顶当头罩下,大网还没有落地,咻咻咻......万箭齐发,比暴雨还疾。

    这才是千叶仁义真正的杀招。

    猎人一下子成为了猎物,而猎物转眼间成为了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