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劫法场
    临海城,东南西北四张城门大开。

    城西的菜市口,这是临海城处决要犯的地方。

    此时的菜市口人头攒动,临海城官兵正在现场维持秩序。

    织田屿名震东瀛,听闻要处决织田屿,临海城的百姓来了一大片,都来看热闹。

    看热闹似乎是人类的一个天性,喜欢看热闹的人总比不喜欢看热闹的人要多,而且要多的多,他们都想看看这个男人是否有三头六臂,死后是不是和普通人一样流的也是红色的血。

    昨天是第三天,期限已过,刀无垢并没有出现,可织田屿也并没有死。

    今天是第四天。

    天气阴沉,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中。

    但是这样的天气并不妨碍临海城百姓看热闹的心情。

    织田屿被吊在菜市口的牌匾下面,脚不着地,双手被麻绳绑着,一身白色的囚衣血迹斑斑,看样子似乎受了大刑,垂着脑袋,好死不活的,哪里还有往日的威风。

    此时的织田屿就好像是一条死狗,吊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千叶仁义坐在一边,一双眼睛不断的在人群中扫视。

    竹海先生坐在千叶仁义的身边,一脸淡然,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高手风范展露无遗。

    其余的人都是站着的。

    刀无垢和花泽十义,还有花泽城的二十名死士早已经混在人群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花泽十义的老大看着织田屿的样子忍不住热泪盈眶,恨不得立马上去救人,他一动,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

    刀无垢的手搭在老大的肩头,低声说道:“冷静。”

    老大哽咽道:“织田屿大人都那样了,我还能冷静的下来吗?”顿了顿,冲着刀无垢说道:“你是不是怕了?”

    刀无垢明白老大的心情,所以并不气恼,说道:“要是怕,我也不会来了。”

    老大说道:“那还等什么?”

    刀无垢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这是一种直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这种直觉,在好几次性命攸关的时刻救了他的命,所以刀无垢现在还活着。

    阴风怒吼,乌云盖顶。

    天气阴沉的可怕,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加藤右一附在千叶仁义的耳边说道:“主上,还等下去吗?”

    千叶仁义笑道:“据咱们在花泽城的密探发过来的消息,刀无垢、花泽十义昨天晚上就离开了花泽城,要是我估计不错的话,现在他们已经来了。”

    加藤右一担忧的说道:“刀无垢虽然来了,但是他要不出现怎么办?”

    千叶仁义说道:“他不出现没关系,花泽十义肯定会出手,到时候,他想不出手只怕都不可能。”

    果不其然。

    花泽十义的老大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十道身影从人群中激射而出,直扑织田屿。

    刀无垢暗道要糟糕。

    临海城的官兵见有人劫法场,立刻蜂拥而上。

    一时间,人群大乱,慌忙逃窜。

    打杀声、尖叫声、呐喊声、惨叫声,声声入耳,此起彼伏。

    前来看热闹的临海城百姓慌乱逃跑,还不到一炷香的工夫,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被踩伤,甚至被活活踩死。

    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一个道理,原来看热闹并不是一件安全的事,现在自己也成了别人眼中的“热闹”,看热闹的反而成了热闹,多么的令人讽刺。

    刀无垢知道自己不出手不行了。

    从拥挤的人群中一纵而起,人实在是太多了,密密麻麻,恍如一片大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无奈之下,刀无垢只好踩着人的肩膀一路飞奔过去。

    千叶仁义眼睛一亮,陡然喝道:“刀无垢。”

    一直无动于衷的竹海先生动了,也仅仅是眼皮动了,抬了下眼皮,看了过去。

    好一个刀无垢,只见他疾如风,几个呼吸就从远处来到了织田屿的身边,竟然比花泽十义还要先到。

    手起刀落。

    砍断麻绳。

    刀无垢扶着织田屿说道:“还能走吗?”

    人是织田屿没有错,但是这双眼睛却不是织田屿的眼睛,刀无垢和织田屿两人曾经对视过,那双眼睛,刀无垢绝对不会忘记,因为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刀无垢一怔,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轰!

    电闪雷鸣!

    织田屿突然诡异的一笑,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猛刺刀无垢的心窝,速度快若闪电。

    织田屿的速度是快,但刀无垢的速度更快,比闪电还快。

    因为刀无垢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绝非织田屿,所以出手毫不留情,一掌狠狠的打在“织田屿”的胸口,“织田屿”惨叫一声,心脉震断,一击毙命。

    匕首停在半空,再也刺不下去。

    血水不要命的从嘴里汩汩流出,“织田屿”满脸的错愕,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退。”刀无垢大吼道:“他不是织田屿。”

    随手砍翻了几个前来的士兵,准备突围。

    当看到刀无垢一掌击杀织田屿的时候,花泽十义几乎是亡魂皆冒,此时听到刀无垢的话,才知道自己中了千叶仁义的圈套,心中大恨,可惜为时已晚。

    大批士兵好像是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

    见偷袭未能凑效,千叶仁义一拱手,对着竹海先生说道:“接下来拜托先生了。”

    “嗯!”竹海先生点了点头,话音未落,人却已经蹿了出去,手中的细剑直取刀无垢的后心。

    感受着背后的劲风,刀无垢猛的一个转身,施展绝技“断魂一刀”。

    一招分九式,九式能分开使用,也能连贯起来使用,其中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可谓是变化无穷。

    竹海先生陡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多少年了,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这种感觉,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