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无心插柳
    有句俗话叫无心插柳柳成荫。

    说的就是天意吧。

    天意难测,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柳生十兵卫原本想离开城主府,毕竟他的要求不高,只要偷些金银就可以了,这次他趁火打劫,在城主府收获颇丰,从他那“肿”了一圈的腰部就可以看出来。

    谁知道突然来了两个守卫,无奈之下的柳生十兵卫只好躲进了房间。

    这间房和之前他光顾过的房间不同,房间很大,里面的装潢无不充满了一种贵气,柳生十兵卫的眼睛亮了,机缘巧合之下,他来到了千叶仁义的卧室。

    金银珠宝就随意的放在床头的箱子里,柳生十兵卫的眼睛都直了,就好像看到了世上最漂亮的女人,眼睛再也移不开了。

    柳生十兵卫眼中只有这些金银珠宝,门外正走过来的两个守卫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穷怕了,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金银珠宝,激动的心情难以自制。

    找来一件衣服,抓起箱子里面的金银珠宝就往衣服上堆,显然是要打包。

    “有动静。”突然一个守卫说道。

    两人侧耳倾听之下,发现动静竟然是从千叶仁义的卧室中传出来的。

    两人不禁面面相觑,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千叶仁义的房间里作怪?

    两人推开房门,异口同声的喝道:“谁?”

    吓的柳生十兵卫几乎跳了起来,一头刚好撞在床头的架子上。

    哐当一声,架子上掉下来一把刀。

    柳生十兵卫低头一看,觉的眼熟,再一看,心中暗道:“这不是刀大哥的刀吗?怎么会在这里?”连忙弯腰捡了起来。

    柳生十兵卫在临海城也算是一个“出名”的人物,虽然这个名不是好名声,但是几乎大家都认识他,毕竟也是“出名”的人。

    “是你。”其中一个守卫鄙视的说道。

    两人见是柳生十兵卫,呵呵一笑,不怀好意的朝柳生十兵卫走去,等走近了,二话不说,两人心有灵犀的拔出佩刀,对着柳生十兵卫当头劈下。

    柳生十兵卫吓的脸色都白了,好像死人的那种白,没有一丝血色。

    眼看自己就要被劈成两半,柳生十兵卫本能的抽出了断魂刀,死马当活马医,施展出刚学会还不到一天的“铁索横江”。

    两名守卫见刀势凶狠,避无可避,吓的亡魂皆冒,惨叫着一头栽倒在地,到死他们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小乞丐的手中。

    看着倒地身亡的两个守卫,柳生十兵卫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好一会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滴个乖乖,我竟然这样厉害。”柳生十兵卫不可思议的说道,随即笑了起来。

    柳生十兵卫包了一大包的金银珠宝,拿着断魂刀,将房门虚掩上,心满意足的溜出来城主府。

    柳生十兵卫是开心了,可千叶仁义发现断魂刀不见后却暴跳如雷。

    ......

    第二天,清晨!

    花泽十义有惊无险的回到了花泽城,劫后余生,可是没有一个人开心,每个人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一脸的憔悴,一脸的担忧。

    十人刚到城主府,也来不及禀报,他们也不用禀报,一路小跑的进了城主府。

    一路上,守卫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花泽十义如此焦急的样子,当看到老二背上的黑衣人时,他们似乎明白了,他们还以为那个黑衣人是织田屿。

    织田屿在这些守卫心中恍如战神一般,不可战胜,如今战神“织田屿”是被人背回来的,这一惊非同小可。

    城主府炸开了锅。

    城主府的议事大厅。

    一个下属模样的人正对着一个年轻人汇报着花泽城近日的情况。

    年轻人年约三十上下,身着蓝袍,剑眉星目,一脸英气,正是花泽城的城主渡边建,渡边建一边听着下属的汇报,一边悠闲的喝着早茶。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紧接着花泽十义进来了,他们是跑着进来的。

    刚一进来,老大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哭嚎道:“主上,快救救织田屿大人。”

    一个大男人哭的像个小姑娘一样,稀里哗啦,眼泪直下。

    渡边建心中咯噔一跳,身子一颤,手中的茶杯哐当一声掉在桌面上,茶水从杯中倒出来,流在桌子上,又从桌子上流到自己的身上。

    茶水流了自己一身,渡边建没有去管,也没有心思去理会,站起身子来到老二身边,焦急的说道:“他怎么啦?”

    再定眼一看,渡边建轻“咦”了一声,说道:“他是谁?织田屿了?”

    老大已经泣不成声。

    老二说道:“他就是刀无垢,织田屿大人独自一人在葫芦口阻挡追兵,只怕......只怕......”说着说着却再也说不下去。

    他不敢想象一个人独挡千军万马会是什么结果。

    渡边建心中有万千疑惑,看着昏迷不醒的刀无垢说道:“不是叫你们去刺杀刀无垢吗?怎么反而把他给带回来了?”

    老二恨声说道:“我们都被宇泽田那狗东西给骗了。”

    渡边建沉声说道:“怎么回事?”

    老二把自己一行人进了临海城后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末了,说道:“请主上派大军救救织田屿大人。”

    渡边建沉思着,摇头说道:“来不及了,以织田屿的武功,应该早就回来了,此时还没有回来,应该是落入了千叶仁义的手中。”

    落入了千叶仁义的手中,焉能有命?

    花泽十义听的一脸煞白,身子微微颤抖,犹如秋风中的落叶。

    渡边建看着刀无垢,喃喃自语的说道:“万人敌......万人敌,好一个织田屿,好一个刀无垢,织田屿不会白死的。”话音一顿,接着说道:”先带他下去医治,老大留下来,其他人下去休息。”

    老十从老二身上接过刀无垢转身离去,但是其他九人却没有一人离开。

    渡边建一怔,知道花泽十义的秉性,沉声说道:“你们想要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