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一夫当关
    织田屿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们带着他先走!”

    老大说道:“大人,还是你带着他先走,咱们兄弟断后。”

    离花泽城还有一百多里路程,逃了一下午,织田屿一行人早就已经筋疲力尽,若是没有人阻拦临海城的大军,想要逃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织田屿也知道花泽十义守葫芦口比自己一个人守要稳当的多,但是花泽十义如今已经力竭,自己的功力比花泽十义要深厚,万一守不住要逃的话,自己明显要强过花泽十义。

    织田屿催促的说道:“还不快走。”

    老大知道不管谁留下来,都是危险重重,自己已经临阵逃走过一次了,不想再临阵逃走,于是倔强的说道:“请大人先走。”

    其他九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请大人先走。”

    织田屿心头一热,眼眶中泛出雾水,说不出话来,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过了好一会,吼道:“走,这是命令。”

    见花泽十义还是不肯走,织田屿把刀横在颈间,说道:“要我死了你们才肯走吗?”

    花泽十义见状不由大惊失色,他们深知织田屿的秉性,十人热泪盈眶的说道:“大人,保重!”说完,背起刀无垢,转身离去。

    花泽十义走了不到一炷香的工夫,临海城大军如期而至。

    织田屿双手抱刀,站在葫芦口,一身黑袍无风自动。

    他面庞坚毅,目光如冷电,一人独挡千军万马却毫无惧色。

    此时,一轮冷月升上树枝头。

    冷月如霜,月光冷清,人的心更冷,但刀光比人心还要冷!

    刀光?

    哪里来的刀光?

    此时,织田屿拔出了手中刀,在冷月的照映下,手中的刀散发着无比凛冽的冷意,冷的让人颤抖,冷彻心扉!

    黑牙等一干城主府高手站在最前方,后面是五位将军,再往后则是三排弓箭手,弓箭手后面则是上万的临海城士兵。

    “上!”黑牙说道,自己则在一边养精蓄锐,恢复体力。

    黑牙是城主府第一高手,千叶仁义跟前的红人,这一声令下,无人敢不从。

    立马上去四名士兵,最多也只能上去四人,因为这里是葫芦口,地形狭窄,易守难攻。

    这是第一波进攻,结果了?

    四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上去的四人身亡。

    第一波攻击刚结束,第二波攻击马上开始,同样是上去四人。

    同样的结局。

    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黑牙打的主意就是累也要把织田屿累死,毕竟马不停蹄的逃了一下午,他不信对方还能逞凶多久。

    果不其然,织田屿杀死一拨人的时间比开始要多了一倍还要多,黑牙知道时机成熟了。

    “射箭!”黑牙喝道。

    咻、咻、咻......

    三排弓箭手轮流射击,箭矢如骤雨,又疾又快,又准又狠!

    织田屿左脚猛的点地,身形急速倒退,手中的刀舞的密不透风。

    铛铛铛......

    没有一支箭矢能射到织田屿的身上,眨眼间的工夫,织田屿已退后了三丈之远。

    黑牙出手了,三柄柳叶飞刀呈品字型直射织田屿的胸口三处大穴要害,同时,整个人好像离弦的箭一般朝织田屿飞扑过去。

    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人群如潮水一般涌过去。

    织田屿面色一沉,自知逃生无望,手中的刀往胸前一挡,铛铛铛,将激射而来的三把柳叶飞刀挡下,自己借着飞刀之力,后退的速度更快了。

    然而,黑牙更快。

    一掌拍出。

    织田屿想都不想就是一刀斩下。

    黑牙腰身一扭,避开这看似凶猛的一刀。

    织田屿一刀用老,来不及回防,伸出左手和黑牙对了一掌。

    噗!

    织田屿吐血倒飞,倒在两丈远的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他身上的伤到是不重,但他已经没有了力气,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黑牙一愣,想不到织田屿已经虚弱到了如此地步,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织田屿在城门口和临海城士兵激战了半个时辰,后又逃了一下午,来到葫芦口才休息了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又一人守住葫芦口,守了快半个时辰,就算是铁打的也受不了,何况是血肉之躯的人?

    三把刀,两柄剑同时刺向织田屿。

    织田屿心中坦荡,临死前脸上没有一丝惧意,一脸的安详,竟然还泛起了一抹笑意,好像回忆起了什么美好的往事,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意。

    他心中暗道:“死就死吧,哪个人都会死,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到头来还不是一死,有什么可怕的?”

    自从爱妻死后,他一下好像老了几十岁,双鬓斑白,形如老者,对他而言,死了或许是一种解脱,活着反而是在受罪。

    “住手!”

    一声春雷般的喝声陡然响起。

    三把刀,两柄剑都停了下来,刀尖、剑尖离织田屿不到一寸远,说话的是加藤右一。

    所有人都看向加藤右一。

    加藤右一削瘦的脸上泛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阴鸷的双眼中闪烁着狡诈的光芒,说道:“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留着有大用。”

    “还追不追?”黑牙问城主府的第一智囊——加藤右一。

    加藤右一摇头说道:“耽搁了这么久,追只怕是追不上了,但是咱们擒了织田屿,这可是大功一件,回去吧。”

    立刻上去两人,押着织田屿,大军浩浩荡荡的启程前往临海城。

    话说柳生十兵卫躲在角落,看到刀无垢随着花泽十义逃出了临海城,心中松了一口气,眼睛一转,突然面露喜色,朝城主府飞奔而去。

    此时千叶仁义领着城主府的一干高手围剿刀无垢,城主府必定空虚,柳生十兵卫想想都觉得十分激动,脚下生风,直奔城主府。

    果然,柳生十兵卫轻车熟路的潜入到了城主府,挨个房间的搜查,翻箱倒柜,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土匪。

    柳生十兵卫已经搜了十多个房间,腰间早就鼓鼓的,小脸通红,显然是兴奋异常。

    收获颇丰!

    柳生十兵卫准备离开城主府。

    “你说刀无垢抓到没?”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两个城主府守卫一边闲聊,一边巡视城主府。

    “谁知道,那家伙太凶悍了,简直就不是人。”

    声音越来越近,柳生十兵卫正在走廊上,当下一惊,四下环顾,轻手轻脚的藏进了最近的一间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