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被困
    深夜!

    突然起风了。

    星光也随之黯淡,原本晴朗的夜空一下子变的阴晦起来,连皓月也躲进了云层。

    一时间,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到处一片漆黑。

    平安酒楼里面还亮着灯光,刀无垢几人围着一张方桌坐下,方桌上面是热气腾腾的饭菜。

    朱允炆说道:“吃吧,只有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

    几人也不客气,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顿显江湖豪气。

    大家都知道,吃了这顿安稳饭后,下一顿安稳饭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吃的。

    海大路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说道:“我先去把外面的探子解决掉,免得到时候泄露了行踪。”

    周平说道:“我和大哥一起去。”

    厉强赶紧接口说道:“我也去。”

    海大路看着两人,说道:“人去多了反而容易被对方发现,我和三弟去就行。”话音一顿,接着说道:“走!”

    两人转身走向后面的院子。

    院子里一片漆黑。

    海大路和周平两人有如两条鬼影,一闪而逝,瞬间不见了踪影。

    一盏茶的工夫过后,两人相继回到了大厅。

    朱允炆想不到两人如此快的速度就解决了外面的探子,问道:“办妥了?”

    海大路点了点头,说道:“公子,可以走了。”

    朱允炆看着刀无垢沉声说道:“无垢,你一定要活着。”

    刀无垢朗爽一笑,说道:“公子尽管放心。”顿了顿,接着说道:“事不宜迟,咱们分头行动。”

    熄灭了油灯后,几人一起出了平安酒楼。

    城主府!

    刀无垢和朱允炆几人分别后,径直来到城主府。

    城主府里面灯火通明,府里的守卫一波接着一波的在四处巡逻,说是“守卫森严”一点也不为过。

    刀无垢原本想大闹一番,把城主府附近的兵力全部吸引过来,确保朱允炆几人安全离开临海城,但是想到朱允炆最后的嘱咐,刀无垢改变了主意,决定擒住千叶仁义作为人质。

    一提气,施展轻身功法,身形犹如鬼魅一般,穿梭于阴影暗处,在城主府中如过无人之境,片刻工夫就到了城主府的后院。

    到了后院,刀无垢发现只有一个房间中还亮着灯,房门外有两个守卫一左一右的站着,恍如门神。

    刀无垢见状,丹凤眼一转,有了主意,弯腰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以重手法打出去。

    小石子去势极快,响起一道尖锐的破空声。

    两个守卫顿生警觉,不由自主的朝破空声响起的方位望去,齐齐轻喝道:“谁?”

    说时迟那时快,刀无垢从阴暗处猛的蹿出来,双手齐动,瞬间点了两个守卫的穴道。

    两个守卫心中大惊,可惜有口不能言,如木雕泥塑一般,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

    刀无垢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你来了!”千叶仁义笑道,随即合上了手中的书。

    刀无垢陡然一震,听语气,千叶仁义好像知道他会来一般。

    刀无垢不由环顾了下房间四周,多年的经验让他笃定,这是一间书房,里面并没有埋伏,只有千叶仁义一个人,这让刀无垢心生疑虑:“为何他如此淡定,难道是故布疑阵?”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刀无垢没有露出一点异样笑着问道,自己找了张椅子随意的坐下。

    千叶仁义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道:“我若不知道你会来,那我早就去休息了,哪里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刀无垢对此嗤之以鼻,嗤笑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在此设下埋伏?”

    “哈哈......”

    千叶仁义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刀无垢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很好笑?”

    “岂止是好笑,简直就是太好笑了。”千叶仁义用手揩了下眼角笑出的眼泪,笑道:“在你踏进城主府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中了埋伏,你说我还用得着在书房里埋伏吗?”

    话音一顿,接着冷笑道:“这里是城主府,不是鸡棚猪圈。”

    刀无垢争锋相对的说道:“我知道这里是城主的,但是在我看来和鸡棚猪圈没什么两样,只是比鸡棚猪圈要干净些罢了。”

    刀无垢指桑骂槐,可是千叶仁义却一点也不气恼。

    千叶仁义看着刀无垢,沉默了一会,叹气说道:“你还是太年轻了,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高明。”

    接着伸出右手握了握,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知道吗,此时此刻,你的小命早已在我的掌握之中。”

    刀无垢见千叶仁义有恃无恐,说的又那么肯定,心中隐隐感觉到不妙,可是又看不出危险到底在哪里,说道:“你说的,也正是我想说的。”

    千叶仁义站起身子,随意的走了两步,笑着说道:“我说过,你还是太年轻了。”

    “了“字刚出口,千叶仁义一个掠身,瞬间闪身进了书房里面的那个房间。

    刀无垢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从椅子上弹跳而起,紧跟过去。

    就在刀无垢进到里面那个房间的时候,一阵咔咔咔的怪声响起,一道由精铁所铸的铁门从拱门两侧的墙壁中伸出,瞬间将拱门堵死。

    这下子,书房里面的那个房间成了一间密室,一间没有任何出口的密室。

    房间里面没有一点光,漆黑一片,纵然以刀无垢的目力,所及之处也不过一尺左右。

    刀无垢静下心来,侧耳倾听,发现这个密室之中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千叶仁义竟然不知所踪,这一惊非同小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